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独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孤柴难燃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都是官吏无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难言!*”舞台上,涂靖屹饰演的朱帘秀不怒自威,声声泣血,似要将这控诉砸入众人心中,又替百姓吐尽心中愤慨。

这是她第一次出演《窦娥冤》,引得百姓满堂喝彩,却在结束后与关汉卿一起,收到奸臣改戏的命令,那人还留下一句,不演不改当心脑袋!*

关汉卿抵死不从,朱帘秀也宁死不愿改,但朱帘秀却不愿意关汉卿留下送死,她要他连夜离开。

关汉卿不肯:“你只是一伶仃弱女子,我怎可留你独自经历此般风霜。*”

朱帘秀摇头,语气坚毅:“我不怕虎穴投身,为万人吐喉中骨鲠,早准备好百折千磨。纵然为此闯下大祸,粉身碎骨浑然不怕,死也博个气壮山河。*”

关汉卿依旧不肯走,两人来来回回表忠心,朱帘秀又说道:“汉卿,世间不止一个朱小兰,你活着,能为更多朱小兰请命。而我,取义从来轻生死,敢将颈血溅奸臣。汉卿,我不怕。*”

到最后,关汉卿还是不肯丢下朱帘秀一人离开,到第二天演出时,朱帘秀按着原剧本,一字不差演了个明明白白。

而后,朱帘秀便被奸臣,与关汉卿一道关入死牢。

后来,两人在狱中相遇,互诉衷肠,自知死期将近,关汉卿为朱帘秀写了一曲《蝶双飞》,朱帘秀当即诵唱。

念罢《蝶双飞》,朱帘秀痴痴望着关汉卿,只道:“我们生死不言别。*”

关汉卿亦然:“千秋共此心。”*

这幕结束,贺琳琅徐徐吐出一口气,心生惆怅,好像跟着涂靖屹等人,一道经历了这一番跌宕起伏的故事。

更是在心中为涂靖屹饰演的朱帘秀心疼起来。

涂戍也在旁边叹了口气,摇着头低声喊了句:“小崽儿……”

舞台上故事还在继续,奸臣阿合马做过的恶事,最终还是被皇上知道了。

恶人受到惩罚,而在外面的人,也将保关汉卿与朱帘秀的万民贴,三次向大人巧抵上去。

大人决定改判二人斩罪,关汉卿被判驱逐出大都。

卢沟桥上,众人与关汉卿话别,朱帘秀本想与关汉卿一道南下,但她身上还有乐藉,无法离开。

朱帘秀望着关汉卿,压下心中不舍,含泪道:“好去者,望前程万里。*”

关汉卿亦是回望朱帘秀,几欲开口却无从出声。

最后踏上行程,只留下一句:“保重。”*

《关汉卿》至此结束。

全场没人说话,贺琳琅情绪埋在胸口,难以纾解,偶尔还能听见周围传来几声抽泣。

等他们所有人站成一排谢幕时,众人才回神卖力鼓掌。

贺琳琅鼓得很用力,他看着舞台正中的涂靖屹,而涂靖屹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他。

两人猝不及防地对视到一起。

明明贺琳琅脸上带着墨镜与口罩,涂靖屹却还是立马就认出了他,瞬间扬起一抹巨大的微笑。

贺琳琅深吸一口气,觉得这份微笑有些上头,他的心跳也超出了平时该有的速度。

贺琳琅对涂靖屹伸出大拇指,并用力点头,以此表示对涂靖屹这出戏的认可。

涂靖屹更开心了,歪着头无声说了句谢谢。

就在贺琳琅沉浸在和涂靖屹的互动中时,坐在他身边的涂戍突然开口道:“看到了吗,我家崽儿,正中间那个,他刚刚对我说谢谢呢!我好感动,这么多年没白疼他。”

贺琳琅:“……”

涂戍还不知足:“太乖了,我家崽儿简直世界第一好。”

贺琳琅深吸一口气,点头说:“他确实很棒,非常棒。”

第二场和第一场时间隔得很近,众人纷纷退场,涂戍表示自己要出去检票再看一轮。

贺琳琅没有第二场的票,他想了想,估计涂靖屹晚上得被涂戍拉去吃饭,干脆就趁现在刷脸到后台找涂靖屹。

化妆间里,涂靖屹他们正瘫在椅子上休息。

一场大戏下来,非常耗费精力,加上马上要演第二场,他们必须快速休息,补充体力。

涂靖屹也很累,虽说他是妖,但是这种累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精神上的。

全神贯注进入角色,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更别说他们这场戏足足有两个小时。

涂靖屹没坐两分钟就接到贺琳琅的电话,飞快跑到了贺琳琅所在的隔间小教室。

这个小教室位置很偏,连他们学校都有很多人不知道,涂靖屹跑过去的时候,里面果不其然只有贺琳琅一人。

“贺老师!”涂靖屹兴奋地跳到贺琳琅跟前,刚刚的疲惫在看到贺琳琅的一瞬间,被忘了个一干二净。

涂靖屹此时还穿着朱帘秀的那身素白裙,飘逸的长发落在身后,一张脸红扑扑的,美得不可方物。

“辛苦了,你表现得很出色。”贺琳琅想摸摸他的头,右手背在身后克制地捏紧,“非常棒。”

“谢谢。”在这件事上被夸奖,涂靖屹稍微有些害羞,垂着头不好意思道,“我本来想去接您的,但是之前太忙,连手机都没碰到,真的对不起。”

贺琳琅失笑:“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反倒是我,你那么忙,刚刚演了戏这时候正该歇会儿,我还厚着脸皮来找你。”

贺琳琅见涂靖屹还想道歉,便转移话题道:“我刚刚碰到你哥了,他坐我旁边。”

涂靖屹说:“我在台上看见了,真的好巧,你们竟然坐到一起!我大哥哥都是昨天突然回国,说要来看我的毕业大戏,本来我还以为家里人都不回来。”

贺琳琅点头:“我和他聊了几句。”

涂靖屹紧张道:“大哥哥没有为难您吧?”

贺琳琅摇头,不解道:“怎么会,他挺和善的。”

涂靖屹说:“您没有告诉他我们相亲的事吧?”

贺琳琅摇头,心想他就算是想告诉也没机会啊,刚刚他们聊天,几乎就是涂戍在全程炫耀涂靖屹,哪儿有时间留给他介绍自己,说是相亲对象。

涂靖屹尴尬道:“他之前不知道我相亲了,昨天我告诉他,他挺生气的,我没敢告诉他对象是您。”

贺琳琅一点都不意外。

就刚刚涂戍那模样,估计就算以后他真的和涂靖屹成了,这涂大哥也得是一大难关。

不过,对象是他?

这小孩儿倒是挺会缩略名词。

涂靖屹说:“我哥他从小都很宠我,有时候会稍微占有欲重一些,但是他人真的超好……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和他说清楚的。”

贺琳琅挑起眉梢:“说清楚什么,你的……对象是我?”

涂靖屹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他陡然反应过来,自己之前少说了两个字,是多么容易造成误解,不怪贺琳琅拿来调侃他。

涂靖屹结结巴巴道:“相,相亲对象是您。”

贺琳琅看着涂靖屹低下头,露出的那段纤长脖颈,轻声道:“嗯,对象是我。”

涂靖屹连脖子都红了。

他们俩没能聊多久,涂靖屹很快就被电话叫回去。

知道涂靖屹晚上估计要和涂戍吃饭,未免涂靖屹为难,走之前,贺琳琅告诉他,自己晚上有事,没办法一起吃饭,下次请客,再为涂靖屹毕业道喜。

涂靖屹有点失落,但也明白贺琳琅能来看他演出已经很不容易,两人各自道别。

这一别,就是两天。

涂靖屹的大戏彻底结束。

涂戍当天便带着涂靖屹去吃了顿大餐,他本想留在国内等涂靖屹毕业典礼后再离开,但非洲那边突然需要他回去,所以在三刷完涂靖屹的演出后,就坐飞机走了。

涂靖屹也没能休息,在大戏结束后的第二天,便被柳阑歌接到《昼落无声》剧组,开始正式拍摄。

-

贺琳琅到片场时,导演还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指着剧本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周围各个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手上的事,偶有几个在经过贺琳琅时,都笑着点头打招呼道,“贺老师好!”

贺琳琅也跟着点头,嘴角微微勾起,目不斜视地朝自己的化妆间走去。

在贺琳琅身后,跟着一个正埋头捧着手机不停打字的红衣姑娘,那是贺琳琅的助理,唐诗韵。

贺琳琅瞥了她一眼:“走路别玩手机。”

唐诗韵像是没听到般,还是低着脑袋任手指在屏幕上飞速跃动。

贺琳琅又说:“走路玩手机很危险。”

唐诗韵这次终于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随后又垂下头继续打字,并懒洋洋地回道:“哦。”

贺琳琅:“……”

贺琳琅:“你再这样我就告诉你哥了。”

唐诗韵手指动作一顿,然后当着贺琳琅的面将手机界面退回桌面,再点开通讯录翻到“唐桦”拨通,最后递给贺琳琅,面无表情道:“请。”

贺琳琅:“……你赢了。”

唐诗韵轻哼一声,这时电话已被接通,对面传来几声“喂?诗韵?”

唐诗韵把手机放到耳边道:“没事,我挂了。”

“等等!”对面的唐桦喊道,“琳琅最近怎么样?”

唐诗韵:“还能怎么样,吃饭睡觉拍电影,偶尔抱着手机看萌宠视频犯花痴。”

贺琳琅:“我们在外面,你小点声。”

唐桦那边又说了几句,唐诗韵表情逐渐变得不耐:“大哥,你是更年期到了吗,废话那么多?”

唐桦:“……”

贺琳琅摇着头走进化妆间,化妆师还没来,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唐诗韵跟在身后将门关好,随手将手机放到桌上按开扩音,再把手上提的大包打开,取出一个小毛毯。

唐桦:“……李妈又熬了碗芸豆猪蹄,叫我给琳琅送过去……”

唐诗韵面无表情地抖了抖手中的毛毯,递给已经坐下的贺琳琅。

唐桦对此一无所知,还在认真地说:“……小黑那边已经把下次颁奖典礼要穿的衣服送过来了,你记得回去之后让琳琅试穿,有不对的都记下来,好送回去改……”

唐诗韵端着牛奶杯从化妆间角落走过来,往已经热好的牛奶里加了两勺糖,“铛铛铛”利落地调散后,从包里取出一只小狗狗形状的棉花糖放到热牛奶上,递给贺琳琅。

贺琳琅抱着牛奶杯,轻声道谢,低下头继续看剧本,与唐诗韵不约而同的忘记了电话那边,还有一个人正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

很久以后,久到贺琳琅已经将牛奶喝完时,唐桦才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安静,大声道:“喂?喂?还有人吗,听得到我说话吗?”

唐诗韵走过去很认真地问:“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是贺哥的助理,你才是他的经纪人吧?”

唐桦一愣:“对啊。”

唐诗韵:“那你能不能说两句和经纪人有点关系的话?罗里吧嗦,一句话没用。”

唐桦沉默了两秒,忧愁道:“给你们一个有用消息,听说补位的男三今天要来了。”

贺琳琅闻言终于抬头。

他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起,语气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得意:“我早就知道了。”

延伸阅读

金童卡尔英语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bn9l.shtml
金童国际教育集团自2000年4月成立至今从仅有一家英语培训班发展到已拥有14所培训机

黎娜莎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x4wj.shtml
雅绮化妆品是一家合资企业。是从事化妆品研制、加盟代理、开发与加工集生产、销售、服务于

奥图码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g3ht.shtml

淘众福电子商务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dgx8.shtml
广州淘众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电子商务、连锁

羽笑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aqqo.shtml
羽笑家纺总部是浴帘、浴帐、防滑垫、台布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路达伟业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y15q.shtml
北京路达伟业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工程仪器及实验室分析仪器提供商,提供工程无损检测设备,

自然曲度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ga0g.shtml
暂无

金曲KTV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ssb7.shtml
杭州金曲餐饮娱乐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金曲KTV”为品牌经营,投资管理量贩KTV连锁

益友锻压机械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amkc.shtml
益友锻压机械在硬件投入的同时,不断培养、吸收技术人才。公司现有工程技术人员70余名,

杨凌圣加盟  http://www.scoliosistreatment-schroth.com/ne8p.shtml
杨凌圣奶粉是目前国内规模品类全的羊奶化生产企业。圣妃乳业经过圣妃人十年产品研发,四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种在线阅读救命【已修】

    “大哥……这娘们看起来怎么不怕啊……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别怕,”为首的修士举着短剑对着萧虞,咽了咽口水,道,“……不是说了吗,这人的金丹就是个摆设,比起路边的玻璃珠子来强不了多少,以我们兄弟三人的修为,对付她应当是绰绰有余的。”萧虞挑了挑眉,正要往前走,却被顾淮之给拽住了,“师父……”他自然也看

  • 梦转光年樱花雪在线阅读第8节

    尤其现在沈若月和王梓的关系不清不楚,剧组一大堆墙头草向那个小白脸献殷勤,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她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尤其那个王梓,天天压自己的戏!镜头都快被他抢光了!还总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她!同样是仗着金主的势,谁还比谁高尚了?她必须让这些蠢材看清楚,究竟谁的后台更硬!幸好沈若月这个蠢货经不得激,居然

  • 英雄联盟之热血青春第六章在线阅读

    然而,那笼罩在漆黑袍子下的男人并没有动手……而是做出了一样更惊人的动作!他居然将自己的右手伸出,然后毫不犹豫地将戴着那枚戒指的无名指给砍了下来。他砍下来之后,更加诡异的是,居然又飞快的收回手,李天河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他手流血的样子……不知道他流出来的血液究竟是什么颜色,又或者,根本没有任何血液流出

  • 全能护花学生元晶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庞学峰也不再多想,微微松了口气,这时才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医院的临时检查床.上。正要起身,可没想到后背上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别动,你需要什么对我说。”姜明妃赶紧把他按在了床.上。“没事,我就是想坐起来试试。”庞学峰说道。“不行,你现在身上有伤,我已经让朋友去办理住院手续了

  • 纵横异世之剑如虹之私生女??

    竹院凉亭晓芙将最后一道汤端至桌上,与杨逍对上的眼神,羞涩的笑,低头坐下,这一举一动不知惊慌了谁的心,杨逍吃着饭也不忘看着晓芙(杨逍:真是个可爱又漂亮的傻丫头)。晓芙笑看着雁儿,给雁儿夹菜:“来~雁儿。”杨逍看着晓芙举起酒杯的手一顿,问到:“晓芙,问你个问题,你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当掌门吗?”饮下

  • 我继承了一个世界在线阅读第1节

    暑假已经过去了一半,但身为高二学生的萧动却依旧不自觉,作业更是一点都没有动过,还躲在空调房中玩着**。按照他的说法,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作业没写完,有学霸可以抄。所以他不怎么担心这一点,还在疯狂的挑夜灯玩**。这不现在他又玩迷上了一款叫做瘟疫公司的**。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投入进去。瘟疫公司这款**

  • 剔刀明之莫名其妙的偶遇

    俞熠想了好几天那天池邬说的那些话,本来自己已经决定放弃,不再打扰了,现在突然志愿滑档,又来了这个学校,又遇见了路也,会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吗,让他再努力一次的机会,俞熠依然有些退缩。刚开学学业比较轻松,但是池邬的本性暴露出来了——懒癌晚期。俞熠看着已经瘫在桌子上睡眼惺忪的人,非常无语。“俞哥俞哥,记得做

  • (福尔摩斯同人)十一月伦敦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炭治郎推开佛堂的门,探头焦急喊道:“没事吧!”一直能听见的轻微的咯吱咯吱声停下来,背对着炭治郎坐在地上的鬼放下手中的肢体。······鬼正在吃人。炭治郎在此刻无比清晰的意识到,鬼,是真的会吃人的。水木和祢豆子也会这样吗?会这样杀人,然后大快朵颐吗?不,不会的,水木和祢豆子不是这样的人,即使变成

  • [海贼]守墓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现在已经是上午12点,屏幕上显示的则是一连串的未接电话,以及不少短信提示。毫无疑问,这些都是来自葛浩的老板!“葛浩,你TM还想不想干了,九点十分了还不来?”“还不借我电话,可以啊你。”“最后给你十分钟,如果还没看到你人,这个月工资扣一半。”“......”“葛浩,恭喜你自由了,明天来公司办理离职手续

  • 基因沙盘在线阅读灰色的黎明

    “离我远点,远点。”“爸爸,不要离开。”林雨然挣扎着拼命睁开了她疲惫的双眼。她蜷缩起来,林雨然昨晚还是做了恶梦。梦见自己被丧尸追着跑,一直都在跑着,还梦见自己爸爸跑了……不要自己了。厨房里传来了瓷器与金属碰撞的细微声响。墨痕还在这里啊,起码墨痕还在我身边,两个人还在一起,就像毒岛冴子(《校园默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