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撒旦少爷PK野蛮丫头之暮烟姑娘的一曲梨花殇(9)

作者:茉雅子怡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少夫人,这老夫人不在,苏婉乃是二公子的陪读丫鬟,这老奴在赵家几十年了,是看着苏婉长大的,这以苏婉的品性不可能会拿走您的陪嫁之物,况且府中人众所周知苏婉她对这些身外物向来没有兴趣呀。”管家赵伯先开了口。

“赵伯难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了她了?好,馨桃命人搜所有人的房间,我就不信,这些时日就只有苏婉她进出我的房中。”

一炷香的功夫,馨桃便带着小武拿着玉如意出现在众人面前。“禀少夫人,在婢女苏婉房中搜出玉如意。”

“苏婉你还有何话说”

这种低级债脏的伎俩,苏婉还没开口。

“大嫂,苏婉是我房中人,你要怎么罚,等母亲回府之后再做定夺可好?”赵匡义急忙的干了过来。

“如今人证物证都在,此次若不罚,怕是府里其他人也没了规矩。这次老夫人不在,暂且罚苏婉去后院做个粗使奴婢吧。”说完转身离去。

“这苏姑娘至进府以来从未做过任何出格之事,这粗使奴婢这。”赵伯为难的看着苏婉。

“赵伯,不用担心我可以的。

苏婉回到房间收拾东西,搬去后院的粗使奴婢房间,她看着那块玉佩,也许过些时候他就回来了。后院苏婉之前很少来过,只是知道是这几年搬来汴梁府中人口多了些,用些奴婢洗衣劈柴。苏婉也和她们一样换上看了粗布衣裳,这间屋子很简陋,五人一间通铺。苏婉收拾好了自己东西。

这里管事的是崔婶。

“苏姑娘,这些粗活怕你干不惯,你歇着吧”崔婶人倒是和蔼两年前她儿子生病苏婉给了她几个月的月钱,她始终感激。

“无妨,我可以的。”苏婉笑着对崔婶说道。她伸手去洗堆积成山的衣服,水有些凉。其他的四个女孩也都苏姑娘,苏姑娘的叫着。“快都别这么叫了,叫我婉儿吧。”

苏婉笑盈盈的和她们一起干活,虽苦虽累可是每天过的倒也充实。“呦这不是苏姑娘吗?如今在这过的可好?”馨桃得意的不行,“我就是来看看你在这今天过的可好,枉少夫人对你那么好,你却做出这样的事来。走吧夫人叫你过去。”

贺美琳端坐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苏婉,“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做个傻子一样,每当我问你关于夫君的事,你是不心里很得意,两年了,你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我。夫君他心里有你。这次回来也是为了娶你吧,行!今日我便把你逐出府去!”。

“少夫人,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

还没等苏婉去解释。

贺美琳拿起面前的香炉朝自己的额头狠狠砸去,血顿时从贺美琳的额头顺着脸颊流了出来。苏婉赶紧过去扶她。“少夫人你这是为何?”

贺美琳笑笑到“为何?为了赶你出去!”

“来人啊,苏婉因为不满少夫人的责罚砸伤了少夫人!”

“馨桃你!”苏婉没想到为了赶自己出府贺美琳竟会用这样的方式。苏婉知道贺美琳此时恨自己至极。府里上下乱作一团,最后请了大夫给贺美琳诊治。

而苏婉即刻就被押去了柴房。每次被关进柴房都是和赵匡胤一起,这次苏婉却被双手被反绑了起来,无人问津。苏婉浑浑噩噩的睡去,赵伯偷偷过来。

“苏姑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把少夫人伤成这样,听大夫说重伤至头部,现在还在昏迷,以后额头上都会留疤,不知道何时才能醒过来。哎!”最后他叹了一口气。

“赵伯我真的没有,不是我!”这是苏婉头回为自己辩解。可是这个辩解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恐怕无人会信,他像之前一样从破旧木门的门缝塞过一个馒头,可是这次苏婉真是吃不到了。

就这样苏婉伴着咕噜的肚子叫声,不知道过了多久有浑浑噩噩的睡着了,梦里赵匡胤回来了,两年了他又威武英气了很多,他过来对自己说“婉儿我回来了。”

苏婉的就被背后巨大的打击晕了过去。

赵匡胤一身戎装不停的说着“婉儿等我,婉儿等我。”这句话一直在苏婉的脑中回荡。

“少夫人,都办妥了。苏婉我已卖给了人贩,估计是到偏远的地方给人家做奴婢或是小妾了。少夫人不必担心,梁大夫那里我已打点好了,就算是老夫人明日回来,任谁也说不出什么,苏婉她把你重伤。你赶她出去合情合理。公子回来也怪不到你头上。这回找不回苏婉,他回来怎么迎娶侧室。”馨桃得意的在贺美琳床榻边说着。

“这样会不会对苏婉太狠了些?”贺美琳内心还很害怕必定单纯开朗的她,如今做了这种事情心里还是有些胆怯的。

“少夫人放心,若是苏婉不走,公子回来定会娶她,他们自小一起长大,那您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其实馨桃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她暗地里买通人贩已把苏婉卖去了这京城中最为有名的“勾栏院”那种风月场所,就算公子将来有一天找到了她,还能娶她为侧室夫人?就算公子跟她情深意重,老爷和老夫人也不会同意,她一个风尘女子进入赵家的家门的。若是有天公子发现了苏婉,这件事情也可以栽脏给少夫人。本来公子对她也没什么感情,知道这件事更为气愤,至于怎么责罚,于她馨桃都有利。时光慢慢我馨桃的心仪之人,我会慢慢的争取。什么才学聪慧,什么大家闺秀,到最后也未必如我。

苏婉头疼的厉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是哪里?苏婉的双手被反绑,口中还被塞了一块粗布。面前这个房间灯火通明,设施奢华,隐隐的传来乐曲的声音。

“呦姑娘你醒啦?来人啊把她口中的粗布拿开。”苏婉眼前的这个中年女子,胭脂香气扑鼻,华丽的衣着和精致的头饰。看起来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这是哪里?”苏婉的头还在隐隐的痛。

“恩仔细的看了看着丫头的长相还算可以,待我精心□□一番,日后定是头牌。”“头牌,这里是?”

“姑娘别慌张呀,这里是汴京城里第一的勾栏院呀。你呀很快就会成为这里的姑娘,哦不,是已经是了。”

真的没有想到命运会如此的弄人,自己兜兜转转的这么么多年最终还是回到这里。苏婉的头还是有些疼。

“那姑娘既然已知晓了这里的情况就安心的,梳洗打扮准备吃香的喝辣的吧。”

你若是不从那就先吃些苦头,不过不要怪我没有奉劝过你,早晚的事何必多吃那么多的苦。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啊?”

“我不愿意”声音虽然微小但还是坚定有力。

“还挺嘴硬的,不愿意啊,那就只能先吃些苦头了。来人带下去!”然后苏婉就被架带到了一间暗屋绑了起来。

“素梅姑娘听说今天红姨买了位绝色佳人呢,说是以后说不定稍加□□会接你头牌的位置呢。”

“买来的姑娘多着了,每个红姨都说能□□成头牌。”

“哦当真,什么货色我们去暗室一看便知。”

说完便韩素梅和秀娥来到了暗室,这暗室常年不通风,一盏油灯发出弱弱的火苗,里面的人也不知到底是白天和还是黑夜。血腥味扑鼻。韩素梅和秀娥对这里并不陌生,这勾栏院的姑娘哪个不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但是素梅不一样,她从小被卖进了勾栏苑,看惯了这些,所以到了年纪既然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为何要受些无谓的苦。她走到披散着头发苏婉的面前。把苏婉散乱在脸前的头发别到耳边。

“恩不错,长像的确清秀。”然后视线到了苏婉手腕上看着那个挂着小玉珠子的红色手链。

“苏婉。你是苏婉?”她的声音有些激动。

苏婉由于几天滴水未进的,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自己眼帘的是一个面若桃花般的女子,然后苏婉就又闭上了眼睛。

“来人啊,快把这位姑娘送到我的房间。”她着急的吩咐下来。因为今时今日她在勾栏院的地位除了红姨也就是她了。

当苏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那个美若仙子的人正坐在自己的身边。

“苏婉你可好些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苏婉这才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美人,皮肤雪白如凝脂,细细长长的眉毛下一双灵动水汪汪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朱唇。这么精致的五官。再看双峰挺立,杨柳细腰,身着湖蓝色单衣,瀑布般的黑发梳成个发髻,戴着只精致的步摇。竟有如此的美人。

“姑娘你是?”美人笑了笑

“我是韩素梅你可还记得我?”韩素梅,苏婉脑海中飞速的闪过,那个和她一起被贩卖的小女孩韩素梅,那个当初赵弘殷把自己从从红姨手中买走,留下的韩素梅那个小小的身影。如今正坐在自己面前的美人是韩素梅?当年红姨买走了她这么多年她果真在这里。

“素梅你是素梅?”苏婉看着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子竟是那个和自己一起被贩卖的脏兮兮的小女孩。

“你怎么认出的我?苏婉看着她。韩素梅伸手抬起的的手腕上那串带着小玉珠的手串。“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当初我送给你,岂会认不出来。”

“可是素梅,你就一直在这里吗?”“是呀,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呢?红姨对我很好,我在这里自从清风姑娘嫁给了指挥使为妾,我就成了这勾栏院的头牌。”

“你呢?你当初不是被一个将军买走了又怎么会被卖到了这里?这些年你过的好不好?”提起这些苏婉想起了赵匡胤,想起了这些年如梦般的日子。

“以后慢慢和你说我的事吧,红姨那里?”

“哦,婉儿放心红姨那里就交给我,她喜欢的是银子,只要你能替她多赚些,她不会在意你的方式。再说了勾栏院也并非就是你想的那样。

在韩素梅的悉心照料下不出几日苏婉便恢复了身体。她在红姨那里夸下海口说苏婉主意多一定能为勾栏院赚上一笔。而苏婉除了会些诗句,也就只有琴还算能听,但和这里的姑娘比起来那还差的很远。这几日苏婉在和素梅一起学习跳舞,跳舞啊苏婉以前可从未跳过,看着素梅她们柔软的腰肢在那轻盈的舞动,而她硬生生的动作,还踩到自己的裙角摔了一跤,红姨看着苏婉的每样功课除了叹气就是摇头。

这些年在赵府,除了读书,写写策论,就是下棋,不然就是赵匡胤拉着苏婉舞蹈弄枪的,这些女子的东西苏婉一样不会。唯一庆幸的是,学会了些花拳绣腿,和些许的轻功。可是勾栏院的姑娘这些似乎都用不上。除了卖身还真的不知道怎么给红姨赚银子。

就连韩素梅也是望着苏婉摇摇头。

“苏婉,你在赵府就是没想过除了骑马射箭读书写字,该做些女孩子该做的,又有哪位客官来到了我们勾栏院找个姑娘一起骑马射箭,谈诗论赋啊?”苏婉在那里拿着书本,脑子里有了主意。

“怎么不能谈诗论赋呢,怎么不能下棋对弈呢。素梅我想到了一个主意。”苏婉笑笑的看着韩素梅。

韩素梅好奇的看着苏婉,苏婉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耳语了一番。

“如此可以?”

“苏婉咬了手中的一大口苹果,试试呗,要不然数月内你觉得我的舞技能及得上这里的学了几年十几年的姑娘。”

赵府,杜夫人回来,听说了府上的事,知道苏婉被赶出了府。她呢想都想不用想就知道猜到了事情的缘由。只是贺美琳这个孩子这两年为赵家做了不少,平日也是贤惠孝顺有乖巧,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想必是知道了自己儿子和苏婉的事。气不过。杜夫人没有想过这些宅院里勾心斗角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家中。她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也担心苏婉会真的出事。全赵府的人在整个汴京城找了半月之久也未能找到苏婉。

过些时日就是赵匡胤回来的日子,她了解自己的儿子。若是知道苏婉走了,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也是不会轻易罢休。苏婉在赵府也有些年了自己也是不舍,可是这贺美琳平日里和苏婉的关系甚好,定是察觉到了什么。这苏婉从小在府里长大,自己有很是喜欢犹如自己的女儿般。可是这两年来贺美琳进门一来也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这个家,自己总不能罚她吧,何况这件事她也是受了伤的。若是匡胤娶了苏婉还觉得对不起人家,可是这苏婉不在了自己怎么和儿子交代呢。

勾栏院内灯火通明,推杯换盏,大家都等着看一场新的歌舞,

“素梅姑娘出来了。”下面的京城中各家的公子都望眼欲穿的等着韩素梅的出场。

一群衣着华丽千娇百媚的姑娘首先出场,然后韩素梅在中间偏偏起舞,韩素梅的舞技超凡脱俗,除了美丽的长相,舞技更是了得,这些富家公子看的如痴如醉。此时的苏婉也该出场了,苏婉一身红色舞衣,脸上带着面纱,从三楼握着丝带旋转而下,最后随着姑娘们的伴舞,苏婉一跃儿起打散了早就准备好的花苞,霎时间花瓣纷纷落下,所有人都看的如痴如醉。

一曲过后,整个勾栏院欢呼声不断,此后的几日一传十十传百,勾栏院的生意爆满,而每十日也就只有预约的几十名有钱的公子花了大价钱才能观赏到这神奇的落花殇的舞蹈,京城中的许多附加公子都想一睹这个神秘的蒙面女子和韩素梅姑娘的风采。当然苏婉不想叫人看见自己的容貌,暮烟也是苏婉给自己起的艺名。

在苏婉的建议下红姨可以说是日进斗金,看在韩素梅和大把的银子的面子上也就不再为难苏婉卖身的事。因为对于红姨来说赚的是银子,苏婉只是那个出主意的人。落花殇的舞蹈也不是天天都有,每十日演出一次,需要提前一月或是更久才能欣赏,因为天天看就会让人觉得没有意思。没有了新鲜和神秘感。苏婉也坚持不摘面纱,可以千量白银和暮烟姑娘对弈棋艺,若是赢了姑娘可一睹姑娘真容,若是输了棋局那就再付一千两白银。

汴京城的有钱公子多得是,攀比心也强很快便传了开来。所以红姨日进斗金那都不是问题。

“苏婉,你为何不摘面纱啊?”韩素梅问苏婉。

“我摘了面纱,有你这个绝世美人在谁能看我,就我那笨拙的舞技,也就自己会几下三脚猫的功夫,有些鬼主意。要不然怎么会勾起那么多人的好奇心?”

素梅看着苏婉笑笑。

“哪来的鬼点子?”

“兵书上,我也学了这么多年的兵法策略。不过棋艺可是真的。”苏婉想起了和赵匡胤一起的日子。伤心起来。这些天有空便和韩素梅聊起他们小时候各自的遭遇,素梅总说苏婉傻,换做是她定不会同意,同意赵匡胤迎娶那贺家小姐。韩素梅说若换做是她,她会不顾一切的和自己喜欢的在一起。

这个想法倒是叫苏婉算对她很是惊讶。这日苏婉一身素衣头戴面纱和一位公子对弈,下棋苏婉是没输过可是每次苏婉也是提心吊胆,这天下之大苏婉虽棋艺精进,但逢高手自己若是输了该如何,其实自己也是在堵。他步步紧逼,与自己不相上下。苏婉偷偷的透过面纱看了他一眼,觉得此人似曾相识。又不敢多看。他抬头看着苏婉的眼睛,笑笑,一子落地,苏姑娘冒昧了在下赢了此局。

“苏姑娘,他怎么知道自己是谁的?”苏婉呆呆的站在那里。

“苏姑娘可否摘下面纱,让在下一睹芳容啊?”苏婉呆呆的看着他。“敢问公子怎知我姓苏?”

他看着苏婉,“两年前在西郊湖畔姑娘在雨中晕倒是在下带姑娘回了客栈。”苏婉想起了两年前的事

“你是?柴大哥苏婉摘下脸上的面纱。

“姑娘怎么会到了这里?还成了这勾栏院的神秘暮烟姑娘?”

延伸阅读

全城寻味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6dff.shtml
全城寻味诞生于2011年,隶属于肇庆谷味佳餐饮连锁管理有限公司,是五谷杂粮健康饮食品

睿奕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pyue.shtml
睿奕服饰成立于2010年,公司位于经济发达的广州,以网络营销为主要经营模式,至今己发

金派硅藻泥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2ev.shtml
如果要创业加盟,肯定每个人都会找更有优势的项目,硅藻泥产品现在广受欢迎,我们的品牌真

吴叔公糯米蛋糕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6f42.shtml
吴叔公糯米蛋糕是如今人气较旺盛的品牌,很受消费者的信赖与支持,多样化的产品值得人们选

华翠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g1fr.shtml
华翠五金配件总部是纸巾架、毛巾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庭中宝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pmlb.shtml
暂无

心意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a9nr.shtml
心意毛绒玩具总部是毛绒玩具、公仔生产加工的公司。工厂设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拥有完整

建发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p3a9.shtml
建发礼品盒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私营独资企业,我厂生产、销售纸盒、彩盒、纸

海普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pygn.shtml
义乌市海普进出口有限公司生产的海普可洗尿布,在生活中获得众多妈妈们的认可,海普可洗尿

中肯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dcr3.shtml
帝斯曼中肯生物科技是以生产、经营微生物多糖类食品胶体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地处美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喋血无限之第九章(9)

    [君莫笑:副本去不去?][陛下万岁:去!]丞相操纵着陛下万岁到了埋骨之地,发现都是熟人,除了君莫笑,还有寒烟柔田七月中眠。田七在那边问:“大神,我们能破记录吗?”“呵呵,”君莫笑笑笑,“可以试试!”叶修盘算着,队里一个职业级的他自己,两个准职业级的妹子,两个老手,这阵容倒也能试试破纪录。不过这次一进

  • 帝王之魂游城

    “好了,子阳,快下来吧,屋子快塌了。”下面的杨小凡看起来有些狼狈。张子阳一听,心念一动,元气缓缓收入体内,落至地面。“哥哥,你还好吧?”张子阳跑了过来。“好,好,好。看你这么厉害,我真为你高兴。”杨小凡回答道,拍了拍他的手,脸颊上满是笑容。“嗯…那我们去西皇城吧,三个时辰太短了,。”张子阳拉着杨小凡

  • 我成了一缕灵气在线阅读开端

    李璟觉得自己仿佛处于闹市之中,但他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嘈杂的呼喊声促使他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打量着周围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一切。漆黑的浓烟,满脸是血、大声呼喊着的男女老少,满地的断壁残垣,每一处景象都在大力的冲刷着李璟的神经,他感觉头更疼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但李璟依稀可以分辨出这里应该

  • 抱紧我的吸血鬼之山中狩猎(2)

    秦四也缓缓起身,站在山狼旁边,冷漠的看着周围的狩猎者。“竟然跟来了”杨万山有些惊讶,他看了看旁边山狼身上的大石头,起码几十斤重,即使成年男子抱起来也费劲,这少年竟然能抱着大石头跳起来,精准的落下,就是自己队里这几个百里挑一的好手,都未必做得到。“你怎么抱着这石头上树的?”秦四也不多言,直接抱起了山狼

  • [综英美]纽约鬼怪日志第九章

    清晨的c城阳光还不太强烈,照在人身上格外舒适。早早起来的萧江老师刚推开门,就看见前边简沐白的身影,简沐白袖手站在院子里,看见萧江过来,脸上扬起笑容,笑容淡淡,不会过分亲热,也不会让人觉得冷淡。“早啊萧老师。”萧江摸了摸头发,笑着回:“沐白起的这么早。”“还好,昨天睡多了。”萧江看了看别的屋子门都是紧

  • [综]抽卡少女在线阅读第2节

    我和魏耀走出诊所后,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汽车尾气,回头望了望诊所道:“老妖怪,你说我这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总感觉这几天这个梦境越来越清晰了,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老妖怪一把搂着我的肩膀,使劲拽,笑道:“也许你梦里的那个怪物希望你早去陪它一起生猴子吧,哈哈。”我一把拽开老妖怪的手,一边追他一边

  • 诡家仙在线阅读第10节

    见到陆谨何逸晨连忙起身迎了上去道:“老爷子,里边坐,里边坐。”“没想到传闻是真的,幽冥大帝这么年轻啊。”陆谨吃惊的说道,在热情的何逸晨带领下,二人坐在了茶几旁。何逸晨亲自动手给陆谨泡了杯茶,递给陆谨道:“陆老爷子造访,想必有事要说,不知陆老爷子,看谁不顺眼,我玄冥教帮您连根拔起。”“在异人界能说出这

  • 我!复活了远古生物第八章在线阅读

    文人巨匠辈出的大宋,终因为从上到下常年的奢华,军事上的失利让大金国的铁骑,如决堤的黄河水咆哮着马踏了中原。宋人认为割地是“丧权辱国”、和亲是“有失国体”。所以从不用公主“和亲”的宋朝,在徽钦二帝及皇室的子女并宫人被金人悉数掠走□□后,作了事实意义上的“和亲”。一百几十万人口的大都市,繁华的东京汴梁,

  • 我的末世超级基地在线阅读第4章

    老人看着李宁儿,对这些普通人很是热情,心里又开始盘算!没一会,李宁儿的父母也来到村口,李宁儿的父亲问李宁儿,“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天空怎么会出现一个怪兽,这老者又是谁?”李宁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大家,李宁儿的父亲走到老人身边,连忙说道,“谢谢您救了我家孩子!”老人回应道,“应该的,而已我也不是白救她!

  • 情迷村口老杨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日,当水仙被叫到凌霄殿时才知道自己闯祸了,原来自己前一日和蚌姆斗法后走的太匆忙,忘了把水流放回天河,造成云霄宫被淹。大殿之上,当着众仙的面水仙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玉帝。不一会儿,蚌姆和灵蛇也被叫来了,三人对质后,蚌姆无奈只好承认是她先动的手。玉帝吩咐行刑官抽出了蚌姆的仙脉,剔去了她的仙骨,罚她进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