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万物掌控者在线阅读No.0 终结与开始的前奏

作者:不说话的小鬼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18.9.12 已重修)

清晨,青云山。

重岩叠嶂,云雾缭绕。高高耸立的苍翠山头,深秋的冷风吹散云霞,露出远处微微发红的天际线。

青云山海拔不过千余米,地形却复杂异常。陡峭的山坡近乎垂直,断崖与山洞随处可见。南边的悬崖垂直而下数百米,下方便是滚滚东流的河水,一旦失足坠落绝无生还可能——因此,这道悬崖也被当地人称作“断魂崖”。

这一带山区鲜有人烟,只有山腰较为平缓的地带有稀疏的村落。生活在深山中的村民少与外界沟通,世代靠采茶为生。而茶树多生长于陡峭的山崖,即便当地的采茶人已经习惯于在峭壁间行走,依旧难免有失足之时。

不知从何时起,村中开始流传一种说法——当采茶人不慎坠落山崖,如果他足够幸运,便会被一股清风托起,安然送回原处。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经历过这般不可思议之事,也有人表示自己曾亲眼目睹了同伴被无形的某种力量高高卷起。

不少村民相信,青云山的山顶居住着神仙。

“——神仙个屁!”

老人手中的细竹竿毫不留情地敲了一下男孩的屁股,口中骂骂咧咧,“再瞎看什么神神鬼鬼的破故事我就揍你!”

小男孩被打得一蹿,委委屈屈地反驳,“不是故事……是大壮哥哥告诉我的。他说他爹有一天……”

“明儿他说他祖宗是神仙你是不也信!?”

见小男孩终于不说话了,采茶老人这才哼了一声,拽了拽背上的茶篓。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在崎岖不平的山间行走了一阵。刚下过雨的山路十分潮湿,即使是从小在山里蹦跳的小男孩也觉得脚底打滑,连忙小心翼翼地放慢了步子。

待祖孙两人在山崖边的平缓处稍憩,生性活泼的孩童早已忘记几分钟前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感,忍不住再度发问道,“爷爷,你说救了牛叔叔的到底是谁呀?是不是神仙?”

老人一板脸,“你牛叔叔自己爬上来的!还神仙,别听大壮那混小子瞎吹!”

“哦……”

“摘你的野菜去!摘不满一篓中午不给你吃饭。”

小男孩立刻乖乖闭上了嘴,抱着小一号的竹篓哒哒地跑到草坑边,闷头寻找起了野菜。

“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神仙……”采茶老人没好气地嘀咕着,话语的后一半渐渐放轻,消散在小男孩轻快的哼唱声中。

他是这座村庄中年纪最大的采茶人。由于儿子早早地下山去大城市谋生活,已经许久没有音信,自己的身子骨也还算硬朗,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放下世代相传的采茶手艺。

老人已经在小小的村子里生活了六十多年,见识过了足够多的稀奇古怪的事。尽管他对“神仙论”嗤之以鼻,屡屡禁止村中的小孩谈论相关话题,但是——

在老人尚年轻时,曾经亲眼见到过无形的风化为援助之手的奇迹。

多年前的他在获救后恨不得把这件事宣传给所有人听,就和现在村里的年轻人一样。但是,对于见证了数十年风雨的老者而言,这不过是件芝麻大的小事。

老人知道世上无奇不有。青云山脚下有一户很有名的开了堂口的人家,据说他们世代拥有通灵的能力,能够与鬼魂对话,引灵附体,洞察人的因缘与未来,附近不少村子都请过这家人去看事。既然如此奇人都堂而皇之地存在,能够操纵风雨雷电又有什么可啧啧称道的呢?

除去那户扬名于这一带的通灵世家,老人在六十多年的人生中接待过不少更加低调的、拥有奇异力量的客人。他们大多只是路过此地寻个住处,从未大张旗鼓地彰显自己的特殊之处。甚至连出手救助过自己的并非神鬼而是人类,都是老人无意间瞥见某个大意的年轻人掌心里打转的气旋后,暗自猜测的结果罢了。

他最近一次见到“特别的客人”造访是在一年前。一个青年带着中学生年纪的少女来到了村里,住了两晚略作小憩便匆匆离去。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异于常人之举,只是少女那柄看似是儿童玩具的长刀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他曾经见过刀鞘上刻印的那道花纹,在多年前“某个大意的年轻人”身上。

老人并未向他们开诚布公什么,仅仅是作为当地人略尽**之谊,招待他们在自己家的空房子中居住了两日。在他看来,这些能够呼风唤雨的家伙也不过是再平凡不过的人类。

那两人的穿着打扮都十分普通。若不是听到少女称呼另一人为师父,他还以为这是对出门游玩的父女。青年的性情平易近人,与村里人相处得很不错——至少比前几天来采风的什么王姓大牌摄影家讨人喜欢得多。而与青年同行的少女看起来似乎是初中生的年纪,性子比青年要安静不少,总是抱着厚重的习题册写写算算,和山下镇子里那些被课业所压迫的小孩没什么两样。

一年前的访客的面庞在老人脑海中早已模糊,只记得那少女的脸颊上有一片暗红色的烧伤疤痕,乍一看去有些骇人。他那没心没肺的孙子小虎倒是还没学会以貌取人,天天缠着大姐姐玩闹,吵得老人太阳穴突突直跳——也亏那个陪玩了两天的少女脾气挺不错,没把那扰人学习的混蛋玩意直接踹出门去。

年迈的老人始终注视着这些访客的样子。他很感激这些素不相识的人曾在村民遇险时出手相救,但他绝不会将“神仙”的秘密公之于众。老人不希望年轻的采茶人抱着“说不定会有人救我”的心思踏上危险的山路——拥有奇异力量的客人只是偶尔造访此地,也没有义务回回充当人形安全绳。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如踏踏实实走好脚下的路,山上的采茶人永远要靠自己的双脚来保护自己。

至于在村里流传的说法,就让它永远是个虚无缥缈的神话故事吧。

下一秒,男孩的惊叫声打断了老人的回忆。

“蛇、蛇,爷爷有蛇……”

小号的竹篓掉落在地,整齐地码在其中的野菜撒得到处都是。老人一眼看到草丛中探出的青绿色蛇头,顿时松了口气。

那不过是条山里最常见的草蛇,只能吓吓刚开始出门跟着采茶的小屁孩。老人正要出声,就见那条草蛇像是受到了惊吓,慌不择路地蹿出了草坑。

小男孩只觉得一道绿影嗖地贴到了自己脚边,吓得大叫起来,跌跌撞撞地扭头就跑。老人看清前方山路的样子后,浑身的血嗡地涌到了脑袋里,“别往那边跑——”

话音未落,小男孩脚下疏松的泥土轰然垮塌。老人仓皇伸出的手抓了个空,小小的身影已经顺着悬崖滑落了下去。

在男孩即将坠入深渊时,老人突然听到了风声。

那声音并不刺耳,仿佛夏夜轻轻拂过门帘的微风。而孩童的身影肉眼可见地定格在了虚空中——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托住了他一样。

直到小男孩的双脚再度碰触到地面,老人依旧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受到惊吓的幼童连滚带爬地抱住爷爷的腰,哇哇大哭了起来。终于回过神的老人猛地仰起头,望向云雾渐散的山顶。

“轰隆——”

耀眼的雷光在上空炸响,而头顶分明没有半点阴云。

在震耳欲聋的声响中,某种想法无比清晰地在老人的脑海中浮现。

“——是他们。”

几息之后,大作的风雷声淹没了山中虫鸣,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一般。老人果断地拖着孙子躲入山崖的凹陷处,避开了上方滚落下来的砂石碎屑。

“爷爷……”小男孩紧紧抓着老人的衣襟,抽噎着小声开口,“刚才……是神仙救了我吗?”

老人闻听此言,立刻狠狠翻了个白眼。

得,之前的话全白说了。

这蠢东西怎么就能被条草蛇吓得直接跳崖?这下倒好,且不提该怎么找到救命恩人感谢他们——眼看着怀里的孩童已经抽泣着向上方投去探寻的目光,他却连山顶的动静都没法圆个说道。

难道要跟这小崽子讲山顶上有神仙在打架不成?

老人也懒得费脑筋了,骂骂咧咧道,“闭嘴,都跟你说了敢再提什么神仙……”

“砰!”

震耳枪声打断了老人的斥责。充满硝烟气息的声音在空谷之间回响,令老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一个人从山顶坠落了下来。

那是个矮小的、不似成年人的身影。重力带来的速度令老人无法看清坠崖者的面容,鲜红的血花穿透衣襟飞溅开来,滴落在崖边的地面上。

老人本能地冲向前去,想拉遇难者一把,但双脚的速度终究还是太慢。当他在悬崖边停下脚步时,下方已经传来了噗通的落水声。

雷鸣声渐弱,隐约有男人悲切的呼声从上空作响。老人见山顶已经不再向下滚落砂石,自己的孙子也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没有动弹,这才探头向下望去。

然后,采茶的老者又一次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璀璨的碧光自水底绽放开来,将整条河流映照得通透如玉石。老人看到,河水中似乎朦胧地浮现出了一道粉色的影子,它拥有尖耳和长长的尾巴,就像是……

猫?

几秒钟后,光芒熄灭。

风声消散,雷鸣已停。滚滚东流的河水又恢复了它原有的样子,而青云山依旧安静,只有低沉细碎的虫鸣在森林中回响。

熹微的晨光姗姗来迟,照亮了深山的每个角落。崖边尚未褪色的血滴似乎在昭示着,一切都并非虚幻梦境。

——此世物语已然终结,旅人步入未知之途。

延伸阅读

都市之系统回收商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vippv.cn/urdn.shtml
夏晴夕轻轻的瘪了瘪嘴巴,没说什么。说她矮是假的,但对于站在廉絮身旁的她来说她矮是真的

[网王]老师18岁智者  http://www.vippv.cn/xg68.shtml
疾风的速度很快,五位长老有三位都在,很快来到了议事堂。明长老是个急性子,“族长,找我

我的猫草不见了之冰壶秋月  http://www.vippv.cn/a4wv.shtml
云千莞和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的就眼前这份单方面屠杀做评价。“……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

花千骨同人戏里戏外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vippv.cn/p5ut.shtml
“静~”四人推开门,只见静倒在桌上。“咳咳~~她~~”静指着窗户,已经无人。“别说了

天之骄子小侯爷在线阅读仙人  http://www.vippv.cn/blr4.shtml
对于花脸来说,没有实用价值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做的。作为一个半乞丐,花脸很清楚自己的境况

暗卫入罗帷之炒领导鱿鱼  http://www.vippv.cn/623t.shtml
办公室内,画面宛如定格不动。黄继奎捂住自己的脸庞,眼眸睁大到了极致,流露出难以置信。

我想跟你打网球[综]之张 快吐出来!快吐出来!  http://www.vippv.cn/spir.shtml
某一天——“来来来!大家喝!今天我们无醉不归!”一名男子正拿着酒杯走到人群里,而他就

邀宠记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vippv.cn/yk9t.shtml
两大势力都开始准备起来,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加强戒备。垂阳的天变得阴云密布,有一些小势力

逆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vippv.cn/xkwf.shtml
白青山脉,飞月峰,剑仙门。虽然很不科学,处于云雾之上的飞月峰却遵循着春暖花开,秋落东

[综]被超能力者宠爱日常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vippv.cn/gzbc.shtml
刘寰走后,严陶陶在原地愣了许久,直到段祁弹了一下她的后脑勺。“人都走了,你还愣什么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道祖师之旧忆深处校武场风波

    王空沉醉于晋阶后的成就感中,只可惜现在是在家里,而且已是半夜,不然的话,此时定要找个地方好好动动拳脚。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精力旺盛,体内灵力充沛,仿佛怎么都使不光一样。王空觉得凭现在的自己,同时驾驭三把飞刀已经不成问题“真想找个对手来试试。”王空又取出漆黑丹炉,将它置于地上,然后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这丹

  • 魔法妖孽之朝穿越

    叶筱筱做了一个冗长而离奇的梦,她梦见自己灵魂离体,然后被一个小女孩儿占了身体。小女孩儿是个萌萌的三头身,五官生得十分精致可爱,却偏要板着小脸儿故作严肃,进入了陌生的成年人躯体之后,居然没有哭闹,反而摸索着适应新环境新身体。当然,少不了要闹一堆笑话,惹一把心酸。叶筱筱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得十分起劲儿,就

  • 百诡夜宴之君字剑,天马行空

    香子坐在青草地上,一身红装惊艳无比。秀眉微蹩,眼神清朗。眼前这少年,看模样比自己长二三岁,目似星辰,纯净透亮,无一丝贪婪之色欲,浑身透露出一股平凡之气,又好像无欲无求,跟他在一起,仿佛众生平等,若你自认高人一等,他必将你踏入低谷,永堕修罗。其次便是少年身旁的飞剑,看似普普通通的三尺长剑,实则强悍有灵

  • 代号9249第3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新世界未来打算回到现世里自己的小窝,看了看时间,刘河大致估算了下,自己现世一天,哆啦A梦世界六天,不过让刘河失望了,这是相对比,或许有的世界比例更大,有的更小,完全不能当参考。不过好歹弄清楚了一个世界的时间流速比。获得了这么多的道具,刘河也把获取科学技术和其他资料的想法提上了日程。这个反而不好

  • 吾乃英灵王第四章

    和那位富婆小姐姐打过招呼之后,乔天怿本来已经打算开门回家了,结果,反而是这位富婆小姐姐突然又叫住了乔天怿,主动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朱南,看样子,你是最近才搬过来的吧?以后我们也算是邻居了。”看到这位富婆小姐姐一脸过于热情的模样,乔天怿心中虽有些不解,却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礼貌的笑了笑道:

  • 战锤领主:我,最强骑士王!之第四章(4)

    灰坨坨强调的妃嫔们集体向顾林麦请安的日子到了,往日里这天皇后是要戴凤冠穿凤袍的。这天当然照常。只不过凤冠着实有些重,顾林麦觉得自打早上戴上它后自己的脖子就有些不适。还有那凤袍,简直比红毯还长。坐在西边请安间内中央位置,她不怎么敢大动作,毕竟这衣物都是强撑在自己身上的,她怕一不小心,衣服歪了或者凤冠掉

  • 阴夫别乱来在线阅读沈书允

    陈曦放下电话,把沈书允的微信名片发给了王黎,“你喜欢他吧。”李本兮带着耳机漫不经心的说。“人家给你找嫂子,还一副不乐意。”“哪有啊,他把我都没当女的,我把他当兄弟。”表情略带嫌弃,“我再怎么找不到对象,也不会找一个胖子啊。”机会有时候是靠自己把握的,每个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都不是巧合,他无论是给你带

  • 空空第七章在线阅读

    “汪汪!”两只狗吠叫两声,似在感谢卢飞,随后便开始大快朵颐。卢飞坐直身子,看向王俊和卢雪,此时两人的脸涨成了猪肝色。王俊一拍桌子,“卢飞,你给老子等着!”“老板结账,我们走!”气势汹汹的王俊,放完狠话,跟老板结账后,脸色铁青带着卢雪离开。临近门口时,卢雪尖言尖语道:“卢飞你死定了,你也不打听打听俊哥

  • 太阳的后裔同人――别说话,吻我宫里有私厨

    椒兰殿的正殿门槛也快要踏破了,但这不是因为椒兰殿的女主人受宠,被人巴结赶来送礼请安。之所以现在络绎不绝,绝大多数都是奔着看沐七,看看这弱不禁风的瘦猴子怎么就一口气吃掉了一百零八道点心。来看怪物了。沐七琢磨着安排夏月在椒兰殿摆摊收门票费。夏月觉着她这个小主,只打进宫后就没个正经。天天日思夜想的不是怎么

  • 我!玩鬼就变强第6章在线阅读

    俊俏男子神情淡然,带着如沐春风的儒雅气质,走动间,袍角摆动,却更添翩翩才俊之感。一看到他,尹幽月心里就泛起了自卑,这是原主残留的情绪,因为白袍男子正是众人口中的叶公子叶意轩。叶意轩的确长得风度翩翩,仪表不凡,那双眼睛望向别人之时,十分温柔,仿佛看着最珍爱的人。可叶意轩看原主时,那眼神就像是看着被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