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刀剑乱舞]那个接手二手本丸的婶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飞走一只知更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徐恕这一去如同黄鹤,再不复返。不但第二天没来,接下来的一周,赵南箫发信息给他,又约了几次,他连回都不回,打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忙音。

赵南箫莫名其妙,也有点不放心。本来想问下徐叔叔,但想起那天在电话里无意听到的,感觉徐叔叔在儿子的面前不像在自己面前那样和蔼,怕知道了要大动肝火,更不敢贸然去他家找了。

等到两周后,学校期中考,最后一门考完,她特意提早交卷,匆匆来到徐恕所在的班级外想等他,结果没人,问老师,老师说他坐了二十分钟就交卷走人了。

“这个徐恕,怎么搞的,我听数学胡老师说他还挺聪明,每次考试附加题都做出来了,怎么就不学好要当小混混?当小混混就这么有意思?赵南箫,你跟他认识?”

老师的眼神充满诧异。

赵南箫含含糊糊地应了两句。

本来有点担心他出事,既然来考试了,那就是没问题。

赵南箫失望之余,也放下了些心。

过了几天,徐叔叔打电话给她,问徐恕最近有没去她那里补课。赵南箫委婉地表示,自己因为初三面临升学压力,所以最近暂时没时间叫他来上课,表示歉意。

徐叔叔立刻表示理解,说助理告诉他最近徐恕好像都没去她那里了,这才打个电话和她确认下情况。没事就好,让她专心学习,不用再上课。

虽然赵南箫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好端端的他怎么突然就变了,但很明显,他就是不想来了。她实在是没办法了。加上自己功课确实忙,也只能撒手。再接下来,她听说他连学校的月考也缺席了。就这样,差不多两个月后,也是一个周末,赵南箫和几个同学去东郊一带参加一个社会实践活动,傍晚活动结束,去往附近的公交站坐车回城。

这里属于城郊结合部,靠近高速,再过去就是农村,附近都在拆迁,环境有点杂乱。快到公交站的时候,赵南箫忽然看见远处几十米外的一座桥下,有个人靠在停于路边的一辆重型机车旁,皮衣马靴,嘴里叼着根烟,还打着电话,路人纷纷绕行。

那人侧对着这边,看不大清楚脸,但身形眼熟,更不用说那个惹眼的发型了。

竟然是已经消失了两个月的徐恕!

终于在这里遇到,赵南箫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立刻借口有事让同学先走,自己快步走了过去。

“徐恕!”她叫了一声。

徐恕猛地回头,和她对了个眼,脸色一变,一口吐掉嘴里的烟,利索地拿下扣在前头的一只头盔,往头上一罩,一条长腿一跨,人就坐上机车,手伸向了插着钥匙的发动口。

“你还跑?你给我站住!”

赵南箫立刻上去,伸手拽住机车。

他一顿,慢慢地转回头,隔着头盔目镜和她对望了片刻,伸手摘掉头盔,挑了挑眉:“干什么呢?”

赵南箫撒了手。

“还有脸问我干什么?我问你,你为什么突然不来上课?这段时间你都在哪里混呢?你哪来的钱?”

她看了眼他脚下地上那个还在冒烟的烟头,上去跺灭。

“还抽烟?你多大了?你开这种车?你有证吗?让交警逮到,有你好看……”

“够了没?最烦你这种满口说教大义凛然了,忍了你也挺久,当自己佛祖啊,普度众生?赶紧的,有威风去你自个儿的地儿耍去,别烦我了!”

他仿佛定下了神,懒洋洋地从兜里又摸出一支香烟,掏出打火机,低头再次点烟。

赵南箫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什么都满不在乎的吊儿郎当样,看着就不顺眼。

放几个月前,听到他这么说自己,她大约还会难过。但现在,她早不怕他了,何况他还比自己小。

就算小一岁,那也是小。

她上去就夺了他刚点着的烟,再次踩灭。

“忍不了你早说啊,早干嘛不说,你哑巴?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时间,现在你给我来个半途而废你还糊我一脸屎?徐恕我告诉你,没门!你也别在我跟前来这一套了!你说,你到底在干嘛?”

他盯了她片刻,忽然抬手,拍了拍后座。

赵南箫一愣:“干嘛?”

“你不问吗?我现在就满足你的好奇心,行了吧?”

赵南箫没想到他突然改了态度,又迟疑了。

天快黑了,这里是城郊部,离市区很远,她又一个人……

徐恕说:“不去是吧?回家乖乖念你的书去,别瞎掺乎。”语气还挺严肃。

他说完转身,伸手一扭车钥,机车就发动了,低沉的呜呜声中,后轮旁的两个硕大排烟管突突地吐着气。

眼看他就要扬长而去,赵南箫胸口一热,迈步就走到他后头,手脚并用但极其敏捷地爬了上去,一屁股坐在后座上,两手攥住他衣服。

这下轮到他惊讶。

他扭头,看了眼她攥着自己衣服的手,一脸的嫌恶:“搞什么?松手!给我下去!”

“你叫我上的!”

赵南箫回了一嘴。

她今天是非要弄清楚不可,他整天到底都在混什么名堂。

徐恕皱眉看着她。她眼睛盯着前头,不看他。忽然眼前一暗,一个头盔从天而降,套在了她脑袋上。

“给我坐好,抓稳了!”

话音刚落,机车就朝前冲了出去。

从小到大,赵南箫还第一次坐这种机车,何况他开得很快,在马路上呼啸,像离弦的箭,遇车就超。赵南箫紧张得要命,总觉得下一刻就要出事,刚开始还只是攥他衣服,很快就抱着他腰不敢松手。

机车很快就下了马路,进入一条黄泥大路,两边旧房子的墙面上喷着拆的巨大字样,住户基本搬空,穿过这一片,渐渐又热闹了起来,路边到处都是卖菜的临时摊子,应该是到了还没划入拆迁范围的地段。

机车最后开到一个搭着棚顶的铁门前,停在门口。

徐恕下车。

赵南箫定了定神,跟着爬下去,一把掀掉头盔,看了下陌生的环境,扭头见他已经朝里走去,急忙跟了进去。

门里是个卖二手电瓶车和机车的地方,兼修理的活,场地很大。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蹲在地上电焊。

“老林!”徐恕叫了一声。

中年人扭头,显得挺高兴,放下电焊枪和面罩:“小徐,来啦?”

“上次那车怎么说?”

“牛X啊,你这一改,三秒直接从0加速到100,从小没少玩吧?客户没准备,差点被甩下去,还挺高兴的,多给了五十。我也不吞,给你了。过两天还有个单子,你再来,帮我这把名气在圈里打响,不愁生意。”

中年人摸出一张五十,递了过来。

徐恕接过,随意塞进裤兜。

“呦,这小妹妹哪来的啊?”

中年人看了眼抱着头盔站在铁门里的赵南箫。

“我妹,周末没事,跟我过来玩儿。”

徐恕张口就说。

“小妹妹,随便坐,别站着!”

这个姓林的老板笑呵呵招呼自己,但赵南箫总疑心他不相信,看他表情,显然认定自己和徐恕在早恋,这让她感到很别扭,偏偏又不能澄清什么,狠狠瞪了徐恕一眼。

他若无其事。

“老林,我去那边了,我妹妹待你这里,完了我回来接他,劳你照管下。”她听到徐恕又和老板说话。

“行,行,你去,放心!”

赵南箫见他拿了自己手里的头盔就走,回过神来,追了出去。

“徐恕你又去哪?”

“你别管,天黑给我老实待这里,哪也别去,我完事了回来接你。”

他头也没回,戴上头盔,跨上机车,轰鸣着一转眼就不见了。

赵南箫顿了顿脚。

妈妈大学有活动,前两天去了外地,赵南箫这几天都住外公那里。她给外公发了条消息,说自己和同学顺道去吃饭看电影,晚上回来会晚些,让不要担心。

天很快黑了,附近好像有片大排档,比白天倒更热闹了。

赵南箫无可奈何等他回,等待的间隙,找老林聊天,打听徐恕去了哪里。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原来再过去些,靠近高速那一块,没居民区,是玩机车的人的一个地下飙车场地,他们定期聚会,赛完就散。

徐恕就是去了那里。

赵南箫顿时想起上次他胳膊受伤的事,更加担心了,又问:“林叔叔,有这种聚会的话,他一般几点回来?”

“这个没准。”

赵南箫想给他打电话,又怕影响到他,也不敢乱跑,只能在门口等,不安地翘首张望,等到九点多,终于看见远处开来一辆机车,朝这边冲来,停下。

他摘下头盔,朝她喊了一声:“走了!”

赵南箫这才松了口气,跑了过去。

“徐恕!你胆子也大了!你不要命了?你不能这样了!我告诉徐叔叔去!”

她拿出手机,作势要打。

他冷笑:“赶紧打,不打不是人。”

赵南箫自然是在恐吓。

她有一种直觉,除非徐叔叔真打断他两条腿让他出不了门,要不然,恐怕徐叔叔也没法管住这匹野马。

最关键的是,告诉了徐叔叔,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她停了下来。

“到底走不走?”

他好像又不耐烦了。

赵南箫无计可施,只好爬上后座。

他把刚从自己头上取下的头盔套她头上,套歪了他也不管,她挣扎着扭正,还没看清楚,感到肩上一暖,他的外套也到了自己身上。

“我不冷,你自己穿……”

“哪来那么多废话。叫你穿你就穿!”

他没回头,发动机车。

赵南箫只好套上他衣服,抓住他腰,忽然想起来:“你慢点!上次你胳膊擦伤,是不是就是摔的?你这样太危险了!”

“说什么呢?我是避让野狗不小心弄的,懂不,你给我坐稳就行!”

他似乎不高兴,一拧油门,机车轰鸣着弹了出去,赵南箫人往后一仰,赶紧死死抱住他腰身不敢松手。

夜风很大,路上很快就看不见什么人了,他将她送回到原先的公交站,猛地刹车,“嘎吱”一声,赵南箫出于惯性,平时洗澡重了都有点疼的胸口撞到了少年精瘦的背上,生疼生疼,见他转过头,忍着不敢表现出来,爬了下去。

站台上没有人,周围的路人也很少,街灯亮着,显得很空旷。

“要不要陪你等车?”他问。

赵南箫把头盔和身上的衣服还给他,苦口婆心:“徐恕,你晚上还要去哪里吗?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家,徐叔叔很关心你的。你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你应该回学校的,先好好念书……”

“赵南箫,你怎么不去当教导主任?整天老太婆似的念叨个没完,你很烦知不知道?赶紧回你的家去!”

徐恕又变得不耐烦了,打断了她的话,转头一拧油门,开着机车丢下她就走了。

赵南箫看着他呼啸远去,按了按自己的胸脯,一个人郁闷地坐在月台凳上等着最后一班公交。这时,站台晃来了几个看起来从附近夜排档喝了酒回来的人,看着像是小混混,十八|九岁的样子,靠过来搭讪:“小妹妹,长得真好,一个人呀?走,哥哥带你KTV去……”

赵南箫有点害怕,立刻起身躲避。

小混混哈哈大笑,跟了上去,一个人伸手拉她:“别怕啊,哥哥是好人,就唱个歌……”

赵南箫撒腿就跑。

“小妹妹你跑什么啊,站住……”

身后响起踢踏踢踏的追赶声,赵南箫更加害怕,大喊救命。小混混们的笑声更大了。

就在这时,赵南箫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机车引擎的轰鸣声。

她转头,看见徐恕竟然去而复返了。

“徐恕!我在这里——”

她惊喜万分,叫他,下一刻,又惊呆了。

她看见徐恕抛下机车和头盔,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阴沉着脸,朝那几个见状掉头向他围去的小混混走去,迎头一砖头就拍在了最前那个人的脑袋上,那人当场直挺挺地倒地,晕死过去。

这场意外的结果,就是几个人全被正好路过的巡逻警车给带走了。

警察问询赵南箫,让她做个笔录,签名走人。

赵南箫抖着手签了名,问徐恕。

“他可不能放!那仨都躺着进医院了,下的那个手,够进少管所。小妹妹,打个电话叫你家人来接,自己回家去!”

赵南箫坐在派出所的大厅里,抖着手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徐叔叔。

徐振中人不在北京,一听,连声安慰,让她不要怕,坐那里等。

赵南箫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等。很快,二十几分钟后,徐叔叔的一个朋友就过来接走她,送她回到了外公家。

延伸阅读

伪装人类,绝不能崩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jiajiakeji.cn/a4wi.shtml
“我们攻击的人居然是他,这下完蛋了……”夕日红心中大惊的想到,夕日红想要阻止自己的同

我的老婆来自未来之危机四伏  http://www.jiajiakeji.cn/sh6t.shtml
不过这个时候并没有玩家出现,这个事件只是一个后来的一个隐藏任务,探.索曾经的帝国背景

图腾之神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jiakeji.cn/btvv.shtml
这部动漫,他在穿越前也非常喜欢,看了N遍了,自然清楚剧情。他也没想到,第一个探索的世

向往的生活:亿万神豪岛主承诺  http://www.jiajiakeji.cn/ygov.shtml
松阳醒来以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望着那件血衣沉默了许久。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天,再次出

[剑三+综武侠]不向江湖寻剑仙在线阅读魇魔岛  http://www.jiajiakeji.cn/d5qz.shtml
现在巨岩兽你会的攻击技能只有大地震撼。而防御的巨岩战甲没有特殊的攻击是没有办法已经利

盗圣李三观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jiakeji.cn/spm7.shtml
林西闲并未留心苏霁卿的异样,只是一边平定心绪,一边转身。两个人各怀心思,默然而行。不

网游之创世逆袭之战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jiajiakeji.cn/gax8.shtml
吴城东界的山脉之中,有一座最高峰。峰顶之上,正立着两人,一男一女。男子青衫俊雅,女子

[剑三+刀剑乱舞]每天都想给这群刀子精精六插八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jiakeji.cn/dqv5.shtml
宋杰有些不好意思的虚扶了她一把,摆摆手道:“赶巧碰上了,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对您

重生末世之混沌空间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jiajiakeji.cn/dja3.shtml
“呵呵,加西亚说你总是开只有自己才听得懂的玩笑,天才和常人总是不一样的……”爱丽娜暂

反派和家产我都要在线阅读幼年事(上)  http://www.jiajiakeji.cn/660h.shtml
上一世,泷泽他无父无母,像一株顽强的杂草一样,在各个收养人像货物一样转让的态度中长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君为我还俗(重生)之亲戚(6)

    虽然早就意识到徐魅有这个想法,但当她真的说出这句话时,陈飞还是愣了一下,心如刀割。“徐魅...”陈飞上去牵她的手,却被徐魅狠狠甩开,望着他的眼神中,居然充满了仇恨!仇恨......难道重生一世,只能如此了吗?“陈飞,你怎么又来了?”李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走到徐魅边上,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肩膀道:“你快

  • 最牛系统之都市全能学生聪明绝顶白珍珠

    光芒万丈柳絮扬,春风十里桃花香千如墨凤眼微眯,瞧着水寒烟消失的方向,沉吟不语。云一则上前几步,矮身查探地上那群狗腿子的情况。良久,千如墨对身侧的云一道:“云一,如何?”云一单膝跪地,眸色微沉:“启禀公子,地上那些人——全死了!且是一针毙命,依属下所见,是中毒。”千如墨皱了皱眉问:“中毒?奇怪,什么毒

  • 主角画风不对恢复自由

    “你紧张什么,你以为我去找金曼迪了?”之前高雅兰也没有那么讨厌金曼迪,可是昨天晚上小离竟然不顾自己的反对坚决地表明了他要娶金曼迪的立场,高雅兰的心里就对她更加的厌恶了。小离一直都很孝顺,现在为了一个那样的女人公然和自己作对,高雅兰的心肯定是很不舒服的。“那是你专门给她建造的地方,我可没有那个资格去!

  • 青卿子衿在线阅读第十节

    下楼的时候,她不慎绊了一跤,脑中尚未反应过来,不禁就是奇怪:“被人打伤了?好好的,干什么会被人打?”“这我哪知道啊!”十三又是急又是慌,只匆匆道,“来的是一大群穿藏青衫子的,带头的还是个白胡子的老头儿,一见了面就说什么……什么‘就是这小子’,然后就开打了。”“青色衫子?”常歌顿然恍悟,心头一沉。没准

  • 天使的秘密之解惑既有奖励(3)

    秦玄看着孙思邈,揶揄道:“孙老,你说说你都一百四十一岁的人了,看上去还像是三四十岁似得,要是被那些女人知道你驻颜有术,那你就可惨了……”“不敢当少主如此称呼……”孙思邈直接是过滤掉了秦玄后面的话,对于秦玄称呼自己孙老,连连摆手道。而后连忙躬身后退了一步,对于这个降临系统,他们都被灌输了尊卑有别的思想

  • 银川高校一第10章在线阅读

    路子嗪非常罕见的做了一个梦,他从那个带着呼吸面罩,被病床束缚住的躯体里脱离出来,自由地沉入被白光包裹的世界。战马从他面前嘶吼着跑过,鬓毛被鲜血凝结成一团。刺耳的萧杀声仿佛不是从活体的喉咙里发出,猝而被拦腰砍断。刀剑钝击的强烈嗡鸣搅得他心慌,尾牙说的没错,这根本不是战场,而是屠杀,他听到有人在哭,哭的

  • 成为学霸后我逆袭了[快穿]在线阅读第10章

    苏沫自己先来到蓝梦会所,叶倩雨她们几个还没到。苏沫就先去梦姐的办公室找蓝梦了。“姐,几天没见你,你怎么又瘦了!这样可不行,你胃口一直不好,还是雇多一个厨师比较好!”苏沫打开梦姐办公室,看到蓝梦在抽烟,手里还拿着酒!看着梦姐瘦了,苏沫很是心疼!“我的沫沫,真贴心!你看着安排吧。”蓝梦笑着看苏沫很是欣慰

  • 奥特:兑换系统之天才的套路要让人们猜不透

    第一笔生意谈成之后,萧风如法炮制,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长安城一半的酒肆纷纷宣布正式加盟“饿了吗”。盛况空前,完全不需要萧风出门去谈生意,一批接着一批的商人们为这个闷声发大财的机会而奔走相告,趋之若鹜。灵敏的商业嗅觉告诉他们,跟着萧风干,绝对有钱赚,而且跟的越早,赚的越多!就连萧风刚买下的宅院的门槛都

  • 都市之战神校长在线阅读第五章

    丫鬟转身退了出去。温景站在原地默了一瞬,面色纠结,想着不然硬着头皮进去吧,奈何脑子昏昏沉沉的,最后温景还是转身往床榻处走去。只是在走近床榻边上后,温景却停下了步子,没有下一步了,眼神落在床榻之上,温景静了静,随后转身走去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这府上的主人、她名义上的夫君回来了,所以

  • (微微一笑很倾城)奈何绮夙之群猪大战肥嬷嬷(8)

    门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红色影子,白落芷双手抱胸,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这位肥头大耳的嬷嬷好大口气。”白落芷嘴角扬起一抹让人脑门发凉的笑意,“要不要本妃寻了王爷,让他将这王府送给你,让你名正言顺的当大爷?”元嬷嬷许是嚣张惯了,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反而高高扬起脑袋,冷笑道:“王妃怕是高估了您在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