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玄幻都市之我为天道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断红尘 来源:飞卢小说网

由于施雯单亲母亲的身份,褚怀森在将她送到市局进一步审问前,招呼费米开着其中一辆公务车把施念念送到了福利院。

回到市局,施雯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好,把她拘留在审讯室后,并没有再进一步审讯。

“你觉得怎么样?”褚怀森一手夹着烟,开口询问许逢年。

许逢年烟瘾也犯了,手刚摸到口袋里,被褚怀森阻止:“刚出院就想腾云驾雾,你也太飘了点吧。”然后把许逢年刚刚掏摸出来的烟给没收了。

收之前还看了一眼,他们许副队长果然抽的就是好货。

许逢年无奈,只好作罢,开口道:“如果一个人同时听到‘这个人死了’和‘他的死和你有关’时,嫌疑人一般反应是‘我有绝对不在场证明,他的死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急于撇清自己的关系;而一般朋友的反应是‘死了?怎么死的?’类似惊讶的情绪。除非她是个城府很深,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的人,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女人一点不简单。

“可是同时也询问了她一些寻常的事情,比如问道她的女儿施念念时,她的神情比较放松,并且很愿意和我们交流,整个过程变得畅谈很多。可是一旦话题变成她的工作、她的社交圈时,她就躲躲闪闪,变得很紧张。这个模样恰好表现出她一个寻常女人该有的样子。”

许逢年有过人的犯罪心理专业知识,在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交谈时,他总能在外人看来十分无厘头的对话内容中得出关键犯罪信息,从而提出破案线索。

许逢年要比褚怀森年龄大一些,年资也高,但因为统领能力有限一直屈居第二。在褚怀森的眼里,他是市局不可或缺的顶梁柱,即便再也无法举枪,他也是有别人无法代替的才华。

褚怀森深深吸了口烟,“这么说,施雯有可能并不是凶手之一?”

许逢年呛了一口二手烟,“这我很难给出肯定的答案。不过,我还有个疑惑。”

“什么?”

“那个孩子。”

褚怀森抖了抖烟蒂,“孩子怎么了?也就比离离大不了几岁。”

说到这,许逢年顺口问:“你这个人向来对孩子没有戒备心,这一点真的要改。昨天那孩子是你妹妹?你工作那么没规律,你妈也放心把她交给你?”

褚怀森皱了皱眉,“鬼知道她怎么想的。我把她送去全日制学习班了,晚上来不及就让费米去接。”

说到费米那孩子。

当他穿着蓝色手术服,从内间解剖室出来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应该有一米八的样子吧。

许逢年有些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褚怀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把烟蒂掐灭在角落里,搔了搔自己短得扎手的头发。

其实费米那孩子生长发育有些异于常人。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带他去看过医生,医生也很难解释这种超前发育。简单来说,正常孩子从七岁到二十一岁需要十四年,但从他认识费米到现在其实只有七年时间,而费米现在完全是二十一岁的发育情况。不仅仅是他的身体,包括他的智力,在这七年里就像坐火箭一样飞速,初高中连跳好几级,大学更是两年就修满了所有学分,当费米那孩子说要来局里实习时,他才恍然他已经可以毕业了,生理上也恰好长到了二十一岁的状态。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未知的、无法解释的事情。

也许这就是一种早熟+天才儿童的症状。

许逢年:“以后打算怎么办?继续资助他?”

从顶楼吸烟区的阳台上往下看去,费米正把一辆公务车倒进停车位,然后拉门出来,朝着市局走进去。

头顶的发旋在阳光下灿灿发光,发型捣饬得还挺好看。

褚怀森晃了晃神,然后像个老父亲一样说:“他能开始自力更生,我也可以放下当时脑子进了水的承诺了。”

傍晚,施雯的精神状况好多了,审讯员又对她进行了一次审讯,她很配合,几乎什么都会回答。

褚怀森坐在外面通过监控随时观察里面的情况。

一个多小时的审问过后,依旧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褚怀森最后一次将笔帽套在钢笔上,敲了敲桌子,“放了吧。”

袁烂立刻从旁边的凳子上站了起来,“放了??!老大,你没搞错吧……”

此话一出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蠢话,面色比翻书还快地一变,几乎毫无间断地立刻向审讯室里的审讯员传达:“老大说把她放了听见没有。”

她可不是丁香姑娘,到时候别被骂了都找不到人去哭诉呢。袁烂实习的时候就跟着褚队了,深知褚队的脾性,实习的时候的确被骂哭过,后来跟着他时间久了,脸皮也变厚了,哭倒不至于,但褚队的威严还是很有震慑性的,虽然近些年很少见他对谁发脾气了。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许逢年会心笑了笑,没有多解释。

只有曹岩还算沉得住气,很平静地问:“为什么把她放了?不是还没到24小时吗?”

褚怀森关掉审讯室的监控走出去,神神秘秘地丢下一句:“钓鱼。”

*

夜晚的纬度,热闹才刚刚开始。

一个西装笔挺,长相精致的男人斜靠在吧台,手里端着一杯威士忌,像是在等人。

可能是等的时间久了,他皱眉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怎么还没来?”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立刻站直了身体,“警察为什么会来,什么?抓走了?暴露了吗?”

对方又说了一会,男人的眉头渐渐松了,轻吐出声,“那就好,你好好在那呆着别出来,那地方和你一样的人多,可以保护你。”

“帅哥,一个人的夜,寂寞吧?”男人刚挂掉电话,就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一手夹着烟,一手端着杯香槟站在他的面前,眼神妩媚地望着他,嘴皮子翻滚着调戏的话。

程飞见此倒也沉得住气,收起手机,望了望周围,最后确认安全,才把目光转向这个女人,手指扣了扣吧台,服务员为他上了一杯酒,他端起,向女人敬了一下,“小妹妹,第一次来这里吧?”

袁烂心中一滞,居然一眼就被这老司机看穿了,不过她并没有露出胆怯,而是低头娇羞一笑,“帅哥怎么知道的?”

程飞把敬的酒一口饮尽,“这里的人都认识我,而你不认识,难道不是第一次来?”

袁烂故意朝他靠了靠,“我人生地不熟,哥哥是不是得尽点**之谊呀?”

程飞挥了挥手,好说好说。然后又左右环顾一番,警惕性似乎很重。

袁烂:“哥哥在等人吗?”

“没有。”

“刚刚看哥哥打电话的样子似乎很着急?怎么?是相好的吗?”袁烂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有意无意地勾住程飞的裤腰带,看上去是调戏,实则在故意勾他的手机。

“老褚,你这馊主意能行吗?”许逢年用隐形蓝牙耳机对褚怀森说。

褚怀森用手抚了抚耳机,在远处观察着袁烂和程飞的一举一动,“放心,这边我会看着,你去盯着施雯,叫她不要有和程飞碰面的机会。”

过去大概一个小时,袁烂终于脱身,向褚怀森汇报,“老大,那个程飞刚刚联系的人备注是‘施’,看来八成就是那个施雯,他们果然是同党。而且整个过程他好像一直在疑神疑鬼,好不容易拜托我就好像要急匆匆地走了。——诶!他走了,快跟上!”

程飞信步走出纬度酒吧。

上了一辆出租车后,后面立刻尾随了一辆低调的黑色大众。

袁烂坐在副驾驶,看着前面的出租车,“老大,你怎么知道是这个男人?施雯都没有出现过。”

“她出现了。”

“哪里?”袁烂左右后面都看了一圈,“在哪里?”

褚怀森开着车,紧紧跟着前面的出租车,“逢年和一个兄弟在盯着呢。”

施雯的确去了纬度酒吧,不过只是远远确认了一眼。

得到了她试想的结果,虽然很难以接受,但她也必须死心了。

出租车上了211国道,黑色大众一路尾随。

忽然,车前视线一晃,绿色出租车一个斜身拦腰截断第一车道,一二车道迅速一堵,出租车司机倒是机灵,立刻重新启动车子,在第一车道上均匀加速。这样一来,黑色大众就被甩在了第三车道上。

不过褚怀森也不是吃素的,瞥了瞥后视镜,一个九十度方向盘,直接越过第二车道上了第一车道,又一次紧随出租车。有些车子不满,愤愤按喇叭抗议。这种危险的骚气走位,驾校教练一定会被气死。

这辆出租车似乎本来不知道有人跟着,被褚怀森这么个装逼大动作惊到,速度开始慢慢往上提。褚怀森嘴角一扬,“大头,打电话给程飞,告诉他我们已经盯上他了,叫他不要轻举妄动。”

通过刚刚的“故意撩拨”,袁烂已经成功拿到了程飞的手机号,以及他就是施雯同党的证据,可以正式向他发出嫌疑人的拘留令。

袁烂掏出电话的同时,褚怀森打开了车上的警笛,刚刚纷纷按喇叭抗议的车子立刻怂哒哒地闭了嘴。袁烂的电话响了十多声,直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开始说sorry时,袁烂才挂掉,“老大,他不接。”

褚怀森:“把号码发给福将,叫他查一下这个号码最近的联系情况。”

此时,那辆出租车就像是发了疯一样左右乱窜,速度还在不断加速,简直就像是要轨道跃迁一样。刚刚被警笛声镇压的司机开始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抗议。褚怀森脚踩油门,加速赶上出租车与他平齐,强行制止他左右乱窜。

袁烂从窗户看到,程飞坐在后座,没露脸,也没有对这么危险的行车而表现出害怕,像是没了意识一般。驾驶座上的司机,依旧很淡定的驾驶,那种淡定的样子仿佛就是灵魂出窍的孙悟空,脚一直以那个姿势踩在油门上,车子始终以一个加速度加速行驶,很快就驶出了袁烂的视线。

袁烂:“老大……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副驾驶座上有人。”

褚怀森脚下油门再用力,出租车在左边与他平行,此时他们的车子占据着第四五车道,与最左边的逆向车道只隔了一个三米多的绿化带花坛。

褚怀森尽量与他保持同一个加速度,转头的一瞬间,那个出租车的副驾驶座似乎有个人影,可在仔细一看又空空如也,那感觉就像是天太黑速度太快而引起的视觉重叠。

突然,那出租车就跟吃了屎一样突然速度为零地停下,没有任何预兆,后面的车死命急刹,长度不够,只好又带了一圈方向盘,把出租车顶出了绿化带,直冲向逆向车道,恰好这是逆向来了一辆大型货运车,根本来不及刹车,拦腰从前后座椅为界将出租车压成了两段。

这种状况简直超出了物理常识,感觉牛顿的棺材板就快盖不住了!

幸亏褚怀森开在第四车道,虽然受到了一些干扰,但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211国道该路段立刻封锁处理交通事故。

褚怀森等人下车,走过绿化带看向那发了疯的出租车,坐在后座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两半,坐在驾驶座的司机竟然只是奇迹般地擦了点伤,坐在地上吓得嚎啕大哭。

倒是后面那个给了出租车一个助力的司机伤得不轻,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而那个被拦腰压断的男人,正是纬度酒吧里出来的那位产科医生,程飞。

袁烂被吓得眼睛瞪大了一圈,“老大,这……不会是巧合吧?”

褚怀森拿出警察证示众,拨开人群走进去,拍了拍交警的肩膀,“老兄,你倒是及时啊。”

交警焦头烂额,“你这是什么情况?”

褚怀森:“这个男人是我们鹤龄湖案的重要嫌疑人,我本来是要追他拘留审问的,没想到畏罪潜逃出了事故,目前这个样子……”褚怀森看了看现场,“可能需要你们交警帮助。”

交警苦笑:“好说好说。”

211国道很快开始疏通,大家又流水般地涌了上来。

褚怀森开着车,并没有回市局,还是再次回到了纬度酒吧,与许逢年回合。

许逢年:“施雯那边没有什么大动作,从纬度离开后就回了自己家,我留了一些人在她家盯着情况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褚怀森往酒吧里走,嘴里叼着烟,似乎要把烟咬断,“程飞八成是死了。艹!简直见鬼!”

酒吧依旧狂欢,没有异常。除了少了一个常客和一个服务员外。

褚怀森、袁烂、许逢年三人进去,俊男靓女,气场强大,招手就将酒吧主管喊了出来。

主管也是个来事的人,见褚怀森那样就知道是个头头,立刻上前道:“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褚怀森眉头一扬,坐在真皮沙发上,二郎腿一翘,左手夹着烟放到袁烂眼前。

袁烂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就知道他们老大要开始装逼了,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给褚怀森当了一回马子,很乖顺地从桌上拿出打火机,点燃了褚怀森手里的烟,还乘机扭捏地恶心了他们褚队一下,很是泄愤。

许逢年也跟着坐下,没抽烟,面相看着要比褚怀森好说话些。

许逢年:“也没什么特别的需要。”

他强调了特别两个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这个女人,这里有吗?”

主管和许逢年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主管立刻很有眼力地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说:“先生,真不好意思,这位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我这还有各种标致的,您要不要先看看?”

然后掏出平板点开界面,里面全是各种风骚的小姐,各有各的骚。

褚怀森真就着主管递过来的平板开始认真地翻看,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翻过去大概有几十页,才点着屏幕,定在那里。

许逢年立刻接道:“就这个,请她过来。”

主管立刻笑意盈盈地下去准备了。

袁烂一脸便秘的样子,“老大,你想干嘛呀?还有副队,你是不是老大肚子里的蛔虫啊?”

褚怀森掏出手机拨号:“老严,到纬度酒吧来,我给你送人头了。”

许逢年对袁烂解释:“严谨民,隔壁扫黄组。既然鱼都跑了,留着饵也没什么用了,不如一锅端掉。”

*

第二天一早,局里就接到了电话,是211国道交警大队那边打过来的,汇报说,死者程飞在车祸中从骶尾部开始以下全部折断,当场死亡。死相相当恐怖,今早从医院太平间送出来的时候已经被入殓师收殓得像个人样了。

但是有一点,从骶尾部开始折断的部分,被人用一根根细密的线连了起来,入殓师做到这一步无可厚非,但关键的是,缝合线是传统苏绣线,缝合手法也是以针代笔的传统苏绣缝合。

和死者张建来背部的一模一样!

延伸阅读

苏古特润滑油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gndj.shtml
企业介绍俄罗斯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经三年多对中国汽车及工业设备市

好帮手干洗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gwjx.shtml
好帮手(GoodHelp),一直秉承的经营理念是让更多的普通消费者享受到低价的洗衣、

河南省世奇游乐设备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gqfa.shtml
世奇游乐创始于1992年。现在拥有很过20000平方米的生产厂房和办公用房;拥有专职

家洁乐家政服务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679d.shtml
家洁乐家政服务隶属于苏州家洁乐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坐落于美丽的石湖周边,提供专业的保洁

蓓士特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xl2d.shtml
深圳市泉佳美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家用净水器,净水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

金茂国际大酒店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uoqw.shtml
?潍坊金茂国际大酒店是由山东金庆建设集团与香港恒利集团(福建)公司共同投资兴建的一座

爱绚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xil6.shtml
爱绚手机壳总部是喷油加工、素材供应、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维克海斯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x6du.shtml
维克海斯保健品业务分布于美国、欧洲、亚洲、澳州等40多个200多个主要城市。维克海斯

优贝族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xiwu.shtml
优贝族纸尿裤是福建省三明市宏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座落于各地文明城市---

六度机械密室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bvbu.shtml
六度机械密室项目介绍六度机械密室在今天的游戏娱乐市场上得到了广泛的关注,成为了年轻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我成了通灵兽?之生存

    出了医院门,我不停的向四周看,看看2016年是什么样子的。可身边的景物并没有那么的格格不入,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穿越了之后好像换了个世界。相反我感觉这的街头和2018年的中国街头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之前没人告诉我现在是2016年,我就一直没发现。2016到2018,仅仅过了两年,在科技上确实有变化,但

  • 洪荒之咸鱼人皇之碰巧不狗血②(10)

    晚上,墨煦本来说要带着墨西西出去吃顿饭庆祝一番,而墨西西一连沮丧了几天,已经没什么兴致去吃喝了。他很坚定的和墨煦说,要留在家里,等小曼姐姐的电话,他难得奋起反抗墨煦的提议,于是墨煦也没坚持,上班回来后买了个蛋糕,又买了七七八八的零嘴,回到家后,只见墨西西垂头丧气的坐着,手机放在茶几上,他听到墨煦回来

  • 快把我哥带走之奋斗终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封墨双眼紧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的敲击着。一时间,电脑上无数字符闪动。他是个黑客,最顶尖的那种。他曾今破解过无数网站,并且将它们的绝密资料泄露在网络上,另无数人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他也曾制造过数十种电脑病毒,引得无数电脑瘫痪,造成了难以计算的损失。更疯狂的是,他曾利用瑞士银行的电脑漏洞,成功卷走了

  • 血色夙愿在线阅读第4章

    年后不久,府里迎来了一件大喜事,众人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喜气洋洋。雍正十一年二月,二十三岁的他受封为和硕宝亲王,五阿哥弘昼被封为和硕和亲王。府里来道贺的人很多,送礼的更不少。这天,她听到容嬷嬷说,她嫂子过府看望她。会面后见了礼坐下来,两人都有点生疏。不过很快地,嫂子便面露喜色地恭喜她,她现在是亲王的侧福

  • 蒲公英在线阅读第7章

    安排好赵得贤他们的工作之后,欧阳朔自己也没有闲着。他准备去初级市场逛一逛,看看有没有机会淘到一些好东西。初级市场建在村落的西北角,靠近村口位置。市场占地很大,除了一栋用来交易的木质小楼外,小楼西侧还有一片空地,作为卸货区。走进小楼,里面空无一人。大厅左侧立着一块显示屏,很像现实中的光脑屏幕。右侧则是

  • 只若初见在线阅读尼玛姐夫的公司有毒阿喂

    柯倢出狱的第十天。他和苏离的“第二性特征”淘宝小店终于迎来了开业的第一笔订单一条“特价/爆款/男款/**/你老婆根本把持不住”的内内成功被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的买家拍下,虽然是9块9全国包邮,算上成本和邮费他们还亏了四块三毛钱,不过好歹是新店第一单,可喜可贺。前几天苏离和柯倢哪都没去,光在家蒙头刷单,好

  • 开封奇谈之天上掉下个裴九九在线阅读第十节

    “早上好啊,大家。”休假回来的魏江,难得和颜悦色地跟大家打招呼。“奥伯恩队员,没想到你比我还早。”“队长好。”包括奥伯恩在内的众人都回应道。经过一晚上的休整,胜利队的众人都精神着呢,便连姚月面上一点颓然都没有,仍是那明媚精明的样子。“队长心情这么好,看样子小葵在家不错吧。”刘杨大着胆子打趣魏江,若是

  • 漫威:我靠纹身变强在线阅读第9章

    明诀确实在躲云浅浅。他害怕再跟她有接触,害怕自己会再有不该有的想法。放学后,他是第一个出校门的,经过这条巷子时,听见有人喊救命,他眯眼看了一下,竟然是早上那个眉心有花瓣纹路的女生。见有人来,刘西美如抓住救命的稻草,立刻哀求他救她。抓着刘西美的四个青年人是社会上的混混,刘西美是个绿茶,她喜欢利用自己的

  • 繁星无边御女系统

    倾城集团,总裁办公室内。楚倾城的倾城集团旗下子公司众多,主营网络小说、漫画、音乐制作与发行、电影拍摄等,这些都是她曾涉足的领域,而她也在里面留下了自己的传说,她踩下的脚印厚重且真实,是很多人永远无法忘记的,但她的野心却远远不止于此,谁也不知道她的才华有多高,谁也不知道她的潜力有多大,更没有人知道她的

  • 情定三生之瑞雪迟来在线阅读第2章

    来到风府练武场,风流云被带到一个沙袋前,他照着来之前父亲告诉他的话,全力一拳打在沙袋上。沙袋应声而动,沙袋以特殊的方式吊着,瞬间变滑开很远。“沙袋滑动一丈二,力量达一百二十斤通过测验,即日起入宗府修炼!”负责测验的人一边说着一边打量风流云。风踏柱笑着拍了一下风流云:“还不快谢谢你踏光伯父?”风流云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