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是魔还是道一波三折

作者:凤墨竹 来源:17K小说网

只在送出门前被喂了一口母乳的苏念念终于得到了一小碗乳汁的投喂,视眼模糊地把一碗乳汁三下五除二喝完,才觉得空空的肚腹,有了些许温度。

“这是谁家的孩子?”一个略显低沉的中年男人声音响起。

尤氏放下碗,用一条手帕细细擦拭裹在襁褓之中自己的女儿的嘴角,轻声道,“不知道,也不是谁家的孩子,就放在我们家门口,我想着总不能叫一个小孩儿孤零零在外受一晚的风,就给抱进来了。”

苏启华喝尽杯中茶,点了点头,“也罢,只是我们家不养闲人,这个孩子你明日找个庄户人家送了吧。”

“我晓得的,你放心,我一定找个好人家。”

……

摇曳的烛光倏然幻灭,房间陷入一片黑暗,只有身边一个一个多月的小婴儿不安分地翻身的“窸簌”的摩擦声。苏念念深深呼气吐气,反复安慰自己,只要不是古代的**场所,她都能让自己活下来。打小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姐妹各奔东西,她苏念念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成功考上远在F市的实验一中,从此进入另一段不一样的人生:考上名校,扩建自己强大的人脉,建立自己的工作室,不过两年就能贷款买一套90平的小套房,3年内还清所有贷款。她似乎开了挂的人生历程每每让死党羡慕,苏念念淡然一笑,背脊7条已经结痂多年的戒鞭隐隐作痛,似乎在提醒自己——你别忘了你是怎么踏上另一段人生的。

晨曦穿过窗户落进几点光亮,沉重的脚步声伴着“叮铃”的铃铛划破晨起的安适。苏念念几乎睁了一晚上的朦胧双眼缓缓阖上。

被喂了一小碗乳汁,苏念念被放在一个类似背篓的竹篮里一路颠簸到了一处及热闹之所。

“王老板,今儿晚上一定要再来呀……”

“哎呀,徐员外,青天白日的,还这么多人看着么,别……”

“小贱人,什么买艺不买身,老子今日就要你……”

……

长廊漫长,红纱柔软,脂粉浓香,步履匆匆间的衣物摩擦。骤然清醒的苏念念胸口涌起一股滔天怒火,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她才多大,都敢往这种地方送!

似乎走了许久,苏念念感觉自己被人从黑暗里的背篓里抱出来,浓烈的脂粉味带着锋利的芒尖窜入她的每一帧呼吸。

“秋老板,我给您送个好东西来了。”尤氏刻意压低的声音恍若尖刀,刀刀致命。

身穿水红绣黄蕊嫩粉杏梅齐胸襦裙,外罩浅红色镶两指宽黑绒宽边禙子的美貌妇人扭着水蛇腰,扇着一把绣着贵妃醉酒样式的棱扇,面带疲惫地走向尤氏,声线酥软娇媚,“平日里都不见你这么早给我送香料,今儿怎么早?”

尤氏悄悄掀开襁褓,露出襁褓之中半张白嫩小脸,谄媚笑道:“前几日听秋老板说起楼里缺人,恰巧昨儿我在门口就捡到了这孩子,您看看,这张小脸长大了一定差不了。”说着,还把襁褓往前推了推,好让人看清。

秋老板刚通宵结束,身上疲惫得很,不过听龟公说有人找她,她只得起身出来了,不曾想竟是平日供给她香料的尤氏亲自上门,更不曾想尤氏竟然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这孩子……是个弃婴?”

尤氏嘴角微动,笑得更坚定了,“自然是弃婴,不然也不会被随意扔在我家后门门口了。”

秋娘眸色幽深,伸出保养得宜的纤纤素手想要摸一摸小婴儿的脸颊却被她一侧头躲开了。秋娘眉心微皱,酥软的语音中夹杂着几许寒意:“看不出来,倒是有几分气性,是该好好□□□□。”

尤氏听出秋娘的不悦,怕自己这单生意黄了,不由分说地拍了一下苏念念的身子,怒气冲冲道:“你个小兔崽子,躲什么躲,再躲把你扔咯!”打了一掌的尤氏尤不满意,又狠狠拍了一下她的背,然后满脸堆笑对秋老板说:“您别生气,女孩子都是皮糙肉厚,不懂事,还指望您能多教导教导。”

尤氏的话意外地讨好了秋娘,她冷笑了声,拿过腰际绣帕轻轻擦拭自己的指尖,“教导谈不上,只要不砸了我的招牌就成。”

尤氏微微一愣,随机反应过来,眼角笑出了两朵金菊,语气讨好地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然后她试探地问了句,“您看,这值个多少钱呢?”

秋娘眼风扫过尤氏过分浮夸的笑脸,心里有几分说不出来的恶心和腻味,但面上却分毫不露,“五十两,一口价。”

尤氏琢磨了琢磨,心下满意,一个没用的弃婴,能换到一百五十两的银子,还能得到一枚品质上乘的羊脂白玉玉佩,一件水红金丝绣双鱼戏珠织锦襁褓,非常值得,不枉她给了她喂了两碗乳汁。想起犹躺在家中安睡的幼女,尤氏心中冷笑看向皱着一张小脸的苏念念,不过一个弃婴,根本不配用这些上好的东西,她女儿一出生就被虔心寺的道长被批有皇妃命,只有她才配用这些。

交易飞快达成了,尤氏心花怒放地等待着银钱到账,秋娘犹自扇着风,目光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看尤氏,看看苏念念,似乎在思考什么。

人被逼到绝境,潜力总是无尽的。

苏念念从尤氏的第一步踏进脂粉铸就销金窟,麻木的神经突然变得清明——不惜一切代价,逃出去。她要逃离这里,逃离这个被脂粉浸染,侵蚀的空旷宫殿,逃离这个无奈凄凉的琼楼。

在秋老板若有若无的打量中,苏念念调动了不太灵活的鼻子和嘴巴,哇哇大哭起来。尤氏大惊,从她昨天抱回来到刚才,她没见过这孩子有任何的多余表情,怎么这时候突然哭了,尤氏一时手忙脚乱,急着要堵苏念念的嘴,然而下一秒,抽抽噎噎的大声哭泣戛然而止,就像突然断了弦的琴,徒留袅袅余音。

尤氏瞪大了双眼,一手抱着苏念念,一手颤巍巍地试探鼻息。

“没……没气了……”尤氏颤抖着身子,不敢置信地看向秋娘。

秋娘眼眸微闪,款款上前几步,眯起眼仔细打量隐没在暗红粗布襁褓中地柔软身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她伸手抱过襁褓,冷声道,“不管是死是活,都已经是我的人了,你拿了钱就走吧。”

尤氏仍停留在苏念念突然“死了”的震惊中,没有看见秋娘眼底划过的笑意,感受到空着的手掌多了一袋沉甸甸的银袋,尤氏突然就清醒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们已经两清。”

尤氏打开银袋细细数了数数量,刚才的所有担心、不安全都被吹散了干净,“这是自然,只不过这孩子……”

“这孩子已经是我的了,如何处理自然也是我的事。”

闻听此言,尤氏心中还悬着的大石彻底落地了,烫手山芋交到别人手中总比放在自己手中安心,“自然是如此,秋老板,今日的香料,依旧午时会有人送上。”

秋娘点了点头,抱着苏念念往外走,“老地方,账货两清。”

尤氏小心把银子收紧怀里,笑容甜腻得过分。

穿廊绕道,秋娘抱着苏念念到了楼后一处幽静的小园,一股极熟悉极清雅的香草味一缕一缕为她驱散呛人的胭脂味。

“人到了吗?”秋娘收敛神色,甩袖坐在垫着软垫的酸梨木雕花太师椅上,媚眼半垂,看不出神色。

“再过一个时辰就能到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声线冰冷,宛若机器。

秋娘接过侍女递上的哄得热乎乎的暗红绣喜鹊登枝花样棉布襁褓,换下已经松了线口的暗红粗布襁褓,裹好襁褓,秋娘弯下腰,红唇凑到苏念念耳边,极轻极轻笑道:“记得下次装得像一点。”

“妈妈,这是刚热好的新鲜牛乳。”侍女捧着漆盒,恭敬端上一碗温热的牛乳,“为了更好入口,兑了些许蜂蜜。”

秋娘示意侍女把牛乳放在雕花小几上,自己一手抱着苏念念,一手轻轻搅拌牛乳,“吃吗?”

襁褓里的小婴儿挣扎了片刻,乖乖张开了小嘴,秋娘失笑,一勺一勺小心喂了一碗。

一碗牛乳喂完,躺在襁褓里的小婴儿如愿陷入安睡。

“去吧,”秋娘把襁褓交到一只静默在身边的黑衣人,“别忘了,你的职责就是保护她的安危,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一定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秋风飒飒,燕尾沙沙,秋娘话音刚落,毫无存在感的黑衣人带着苏念念倏然消失在寂静的小院,仿佛刚才的一缕黑色不过是落在遍地绿色的一点水墨,如水即散,无痕无踪。

“妈妈,您让小七去保护她,这不是违背了主人的意思吗?”侍女为秋娘披上一件披风,神色担忧。

秋娘仰头微微一笑,接过侍女递上的披风,媚眼如丝,柔婉酥媚,“我有没有违背,你不需要知道。”秋娘移步青莲,绕过长廊,对站在门口的小厮道,“收拾干净了,你知道该怎么回话的。”

小厮低首领命,神色漠然走进小院,把躺在血泊里的侍女扛起,几个起跳,消失在蔚蓝的天际。

尤氏揣着新鲜的五十两银子匆匆回到小院,她的婆婆齐氏正抱着她的幼女苏颜姒欣赏开到荼蘼的晚桂。包裹在水红金丝绣双鱼戏珠织锦襁褓里的苏颜姒出落得粉妆玉琢,楚楚动人。

齐氏见尤氏回来,微微皱眉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尤氏抱过苏颜姒,笑道:“顺路给恪哥儿的先生买了礼物,过几日恪哥儿不是要拜林先生为师吗?总要一些拿得出手的礼物送给先生。”

齐氏点头,“这倒也罢,现在时辰也差不多了,赶紧去准备午饭,阿华还赶着外出。”

……

延伸阅读

古神血源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open-end.cn/gf7f.shtml
闻言,经安一怔,想说话却不知说什么?冷十里见她这般不争气,只好先开了口,“你们可知红

有只小狗叫欢欢03 灵灵舌,都是出名惹得祸  http://www.open-end.cn/gth5.shtml
一群黑色乌鸦飞过千山万水,飞到目的地鹊金山乌灵洞停了下来。两个脸带金丝面纱和银丝面纱

都市化凡之第二层(9)  http://www.open-end.cn/xlp7.shtml
这里的骷髅移动速度简直可以用蜗速来形容。无声MM一个冰之箭在一个骷髅身体上炸开。花无

重生之花开芳菲之第一章 踏入之门(2)  http://www.open-end.cn/uvzs.shtml
十点钟醒了,今天凌晨六点开始睡的,烦躁的生命窄门在荒乱后掉落理想的陷阱,缩微的努力挥

龙神战歌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open-end.cn/dtkn.shtml
2有了李维成的陪伴,肖行舒很快便适应了曾经的高中校园生活,每天老老实实的跟着李维成上

下属竟是隐藏大佬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open-end.cn/bbbi.shtml
对于许久不见的朋友来说,总是有讲不完的八卦。“已经那么晚了,接下来呢?”“晚上一起睡

异者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open-end.cn/d6tf.shtml
这是一所简陋的出租屋。非常小的房间里摆着一张床和一张桌子,除此之外在没有其他的家具。

穿成女主她情人[快穿]财神陆强  http://www.open-end.cn/x6e2.shtml
第3章财神陆强陆强刚刚没走多远,赵宇就追了上来。赵宇大声喊道:“陆哥,等等我!”陆强

公主拒绝了你的申请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open-end.cn/gakf.shtml
和张慧敏说完,苏秋敏又打电话给了陈中维。陈中维接到苏秋敏的电话,十分的高兴。“苏大美

我靠种地走上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open-end.cn/gq4y.shtml
古怪之至,沈静坤迅速来到剑宗堂,找到庞秋水,发现自己的师父正和庞秋水在议事,立即将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嫡嫁千金在线阅读陈涛

    “啊嚏!!!”走在鞍山,段勋不停的打喷嚏。自己上辈子是一个东北人,自己竟然忘记了三月份的辽宁省依旧是非常冷的,气温非常低。冷风飕飕地吹,这让刘天是直打哆嗦啊。更重要的是鞍山作为东北的工业城市之一,空气质量不能说是很好。特别是到了冬天,这边的烧煤的情况就更加严重了。刘天赶紧是上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和陈

  • 诸天世界求道记在线阅读第5章

    有着浓郁紫藤花香的藤袭山,有人一去复返。深暗的树林深处层层叠叠,仿佛弥漫着鬼手模样的迷雾围绕在泽原律一郎周围,凌乱而喧杂的咒怨让他难以呼吸。忽然,一阵带着淡淡花香的清风徐过,将律一郎周围围绕的迷雾和咒怨一并吹走。随风而来的,还有飘来的蓝色花朵。“你要小心,律一郎。”轻柔温和的声音响起,律一郎猛得扭头

  • 向往的生活:盗墓大师之第二章

    谢晨喜欢孩子,可也不喜欢孩子,虽然听起来很令人感觉困惑矛盾,但确实如此。当然,喜欢的是听话的,不给人添麻烦的孩子,至于其它类型的,恕他直言,遇到了不听话的孩子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吵。”装饰的华丽诡异的房间内,抱着剑匣靠墙假寐的男子不悦的皱起眉,睁开了眼。刚刚在他耳边徘徊的声音,统统远去,不论是

  • 圣人之途在线阅读第4章

    江成一路疾奔,跑到了三楼,来到了302病房的门口,来到病房门口之后,江成突然挪不动脚步了,因为他通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房内的场景。只见在这间病房的中间那张病床上,躺着一个熟悉的男人,再看床边,还坐着一位白丝遍头的老太太,江成怎么不认识他们两个呢,那是生他养他的双亲啊!江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才

  • TFBOYS王俊凯同人-未名未满家中变故

    “你明白这两种功法的区别吗?”通天教主问“这《九转元功》好比地基,而《八九玄功》就是上面盖的房子。”张伟有点洋洋得意,“不错,不错,看来你领悟的很快,房子牢不牢就看地基好不好,日后你要勤加修炼《九转元功》。”通天教主欣慰的说。通天教主对着张伟招了招手,适宜张伟上前来:“来,为师给你个好东西。”听的这

  • 霸道殿下的冷公主之终于到了

    带着妹妹出了站,看着眼前的一切,好陌生,总觉得怪怪的不习惯,看着前面站前广场,好开阔,咦,好高的缆车!我看着缆车的方向,一直朝大山顶去,这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大那么长的。“小祥,这里!”刚想着这个缆车是去哪里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叫我的人是我大姐夫我们一般都是称呼叫“老大”自然二姐夫“叫二

  • [HP]铂金家族同人文推荐之那么,开始同居吧(3)

    没办法,这下只有去找饭桶了,拨通了饭桶的电话,说清楚自己的现状,招来了一顿臭骂.当然,这是她提前就想到了的.等饭桶骂完后,她知道自己有地方住了.‘叮咚叮咚#039;穿着粉色睡衣的女子打开了门.“饭桶,这都下午了,你还在睡觉啊.“啊呼,昨晚玩了一晚上**,困死了,你把行李搬进来吧,我爸爸出差了,要几个

  • 龙寻在线阅读第6章

    安装**仓的时候,叶茂还有林木正好去上学人都不在,盛夏除了玩**看小说比较激/情,其余时间比较闷葫芦,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所以盛夏安了**仓,其余两人都不知道。上下左右摸着**仓,盛夏心里充斥着激动和欣喜,真没想到,他还能有玩虚拟网游的机会,这要是在地球,怎么都得再等几十上百年。不管心里愿不愿意,正式

  • 追我吧:跑酷天王之第八章 拜师

    第八章拜师薛醒川脸上带着笑容,说道:“走吧,进去坐坐。”“好的好的。”苏桓赶忙道谢道:“有劳薛神医了。”一行人来到了竹林中的凉亭里,纷纷落座之后,薛醒川道:“巧儿,去端一壶茶来。”“好的。”薛巧儿抱着玫瑰花起身,真的倒茶去了。薛醒川这时又道:“桓儿,苏家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个暂时不急!”苏

  • 谍战精英之袁家嫡系(5)

    耿彪在一旁干着急,他也听出了苏莜雨话中的意思。说实话,苏莜雨长的不错,放到他们学校也能当个班花。这要是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没有。楚植则是有些为难,这倒不是说他看不上苏莜雨,苏莜雨长相清秀,柔柔弱弱的,十分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而是他们来到袁家不是来谈情说爱的,这次去武省十分凶险,他必须全身心应对。谈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