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红楼之黛玉的生存日常我叫苏远航

作者:初霜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看着那条黑色长龙,白逸辰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自从穿越以来第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黑色的柏油路上虽然算不上车辆如梭,但每隔个一两分钟,都有一些车辆驶过,这些车辆大部分都是运载了大量货物的超大货车,当然中间也夹杂了为数不少的私家车。

一辆时尚的宝蓝色轿车伴随着轻快的音乐一路驶来,坐在驾驶座上的年轻人戴着墨镜,脑袋有节奏的跟着音乐轻摆着,突然他的眼前闪过了什么,忍不住愣了一秒,然后紧接着就是刺耳的急踩刹车声,年轻人扑到车窗上往后看去,果然在那宽大的柏油路旁,有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站在那里冲他招手。

……

……

“呜呜,怎么还没有找到!怎么还没有找到!我家逸辰失踪那么久了,他身子那么弱,天又这么冷,他怎么受得了,呜呜呜……”警局内,一个贵妇人满脸崩溃的诉说着,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旁身着西装,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拍了拍她的肩,递上了纸巾,却也没有力气进行更多的安慰,儿子已经失踪三天了,这三天来他几乎没有合过眼,本来正是男人最为意气风发的年龄,鬓角却是一下子添了很多白发。

“秦阿姨,你别哭了,我相信逸辰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一旁一个一直静静站在角落里的英俊男孩忍不住上前道,声音格外的坚定。

秦仪泪眼婆娑的看向身前的孩子,这个儿子从小到大最好的玩伴,虽然知道这只是孩子的天真话语,但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了莫大的安慰,她一把抱住了他,忍不住想像他所说的那么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回来的,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儒雅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心中也忍不住酸涩,恰好一个头发斑白的警督走了进来,中年男子立即迎了上去道:“赵局长,情况怎么样了?”

“我们之前的计策已经生效,那些人贩子被引出来了,现在各处警员正在全力追捕,相信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捕获。”赵局长的声音掷地有声,说完后,他看了满脸愁容的白金川一眼,开口安慰道:“白先生您也不用太过担忧,人贩子的踪迹已经追寻到,令公子一定会找回来的。”

儒雅中年男子听闻赵局长的话,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在这笑容下,又隐含了更深的忧虑,是啊,已经追寻到了踪迹,但是什么时候才能抓到人呢,就像妻子所说的,辰儿的身体能否撑到那个时候……

就在这室内满是愁容的时候,白金川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白金川本以为是公司有事情找他,有些心烦意乱的拿了出来,结果一看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他不由得一愣。

如果是往日,这种陌生号码白金川绝对是不会接的,但是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满脑子都是孩子的白金川看着这个陌生号码心中不由得一动,虽然他知道这个可能微乎其微,毕竟那些人贩子的目标就是孩子,不是绑匪,更不会找他要赎金,但他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细微的期待,接通了这个电话。

电话一通,那头就传来一道年轻的嗓音,“喂,你好,请问是白先生吗?”

听着这陌生又有礼的声音,白金川心中有些失望,毕竟在他心中,人贩子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么有礼貌的话的,这估计又是一个想方设法弄到他私人号码,然后想要寻求合作的人,这样想着,他的语气不由得就有些冷淡了下来,“是我,请问哪位。”

“哦,我是谁不重要,是这样的,我在路上遇到两个孩子,是其中一个孩子让我打这个电话的,他说他叫白逸辰……”

“你说什么?!”刚刚还一脸冷静淡漠的白金川陡然提高了音量,因为太过激动,都出现了破音。

“嗯,我说他叫白逸辰,等等啊,他想和你说话……”电话里的声音中断了一下,然后就换成了另一个稚嫩很多的嗓音,“爸,是我,我出来了,快来接我。”

白金川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顷刻间激动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逸辰,你没事了?!好好,爸爸来接你,我们马上来,你在哪,现在安全吗?”

“爸,我现在很安全,不用担心,地址我让这位大哥哥告诉你。”白逸辰看了看眼前估计真实年龄比他还要小的年轻人,面不改色道。

听到自己被称为大哥哥的年轻人,显然心情极好,电话被交还给他了以后立刻爽快的说出了地址,并且还贴心的发送过去了自己的坐标,为自己被一个八岁孩子叫哥哥而自豪的年轻人绝对不会知道,白逸辰之所以不叫他叔叔,纯粹是因为叫不出口。

在这年轻人和白父那边交代好一切,挂断这通电话的瞬间,白逸辰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机械的电子音,“尊敬的宿主,您已完成晋江白月光求生系统第一个世界任务,任务完成度100%,您将获得此世界共计二十年一个月零十二天的寿命奖励,奖励已发放,祝您生活愉快。”

白逸辰脸上放松的笑容僵了一瞬,二十年?怎么会只有二十年?

年轻人结束通话后,让两个孩子坐上了后座,然后就止不住的通过后视镜偷偷往后看去,当然观察的重点放在白逸辰身上。

其实他之所以这么热心的留下来等待那边的警察和家属过来,除了自己确实没什么急事,以及那边的拜托之外,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好奇,对那个名叫白逸辰的男孩好奇。

因为今天遇到的一系列事情,实在有点重塑他的人生观了,从看到那两个不大的孩子满身狼狈,但又明显不像流浪儿的衣服,到后来的那通电话,已经让他隐隐猜测到这两个孩子遭遇了什么。但是这个显然刚刚才从人贩子手中逃脱出来找他求救的孩子,实在是太镇定了,镇定的不像话,几乎看不出任何从人贩子手中逃出来的慌乱感。

明明年龄看着也不大的样子,带着一个年龄更小的孩子,但是不论是拦下他的车还是搭话时,都没有任何这个年龄孩子的怯懦,做事也非常的有章法,说话更是清楚明了,这一系列表现,都让他叹为观止。换位处之,即使是他被绑架了逃出去求救,估计表现的都没有这孩子好,难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妖孽吗?

白逸辰没有心思去搭理前面那个明显好奇心过剩的年轻人不时的窥视,一手握着始终紧紧抓着他的小家伙的手,抿着唇在脑海中飞快的质问01号系统,明明说好了活下来就可以重获一世生命,但是为何现在这一世时间缩水成了只有短短的二十年?

面对白逸辰的质问,系统很快给出了解答,综合来说,就是白月光大多是红颜薄命的命数,本身气运薄,加上这个身体先天性不足,所以经过种种计算,能够再活二十年一个月零十二天,已经是这个身体寿命的最大值,就是原主白月光能躲过人贩子这一劫,之后所活的年月也绝对不会超过这个数字。

听到这个解释,白逸辰的唇抿的更紧了,他是个心细如发的性子,所有自然不会忽略系统所说的那句白月光大多是红颜薄命的命数,里面的“大多”,虽然心里面已经隐隐有所预感,但他还是有些不死心的去求证了那个猜测。

系统是不会撒谎的,白逸辰问了什么,就答了什么,于是很快白逸辰得知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原来所有的白月光真的都活不长,可以说就没有寿终正寝的,就算是他成功活了下来,获得白月光剩下的余生,那个所谓的余生,都与他原本的期待有着极大的差距,说不准,这个二十年,在所有白月光的余生里都算长的了。

他终究,还是被那个白月光系统坑了一下。

白逸辰深吸了几口气,才平息下了自己翻涌的情绪,世界上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不过事已至此,这个白月光求生系统虽然有点坑,但也算是满足了他的一部分愿望,能多活二十年,总比没有好,而且这个世界结束了,还有下一个世界,只要他的运气足够好,就能再一次的活下去……

想通了这些的白逸辰不再继续那些无谓的懊恼,他开始在脑海中不断整理着关于这个身体的信息,以确保等见到了这个身体的父母不会露馅。

可能是因为这次的警方查的真的很严,所以白逸辰虽然已经被拐走三天了,但是那伙人贩子却并没有将他们转移多远,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虽然看着偏僻,其实也只是周边城市的一个贫困县旁边。

不到三个小时,就有几辆警车夹杂着轿车呼啸着过来了,一看到宝蓝色轿车的车牌号,那几辆车都相继停在了路边,随后一辆黑色轿车被推开,里面一对衣冠楚楚的中年夫妇冲了上来,看到安然无恙的白逸辰,瞬间激动的哭了出来。

一番关切的询问后,夫妻俩确定儿子是真的没事了,这才勉强冷静了下来,对那个宝蓝色轿车的年轻车主连番道谢。

而此时,一个一直眼巴巴在后面看着的英俊男孩才终于挤着缝上来说了句话,“逸辰,你没事吧。”

白逸辰看着眼前这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男孩,以及那满脸毫不作伪的紧张关切,几乎瞬间就猜到了他的身份,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没事,骏驰。”

没错,这个英俊男孩就是白逸辰从小到大最好的玩伴,这个世界的主角攻宋骏驰。

似乎察觉到了某种威胁般,几乎在宋骏驰凑上来与白逸辰说话的瞬间,之前一直安静抓着白逸辰的小家伙手上立刻就紧了紧,在白逸辰低头看去的瞬间,宋骏驰也注意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矮子。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小矮子,最后视线停留在那小矮子紧紧抓着白逸辰的手上,心中微妙的生出了一丝不爽的感觉。在他看来,逸辰从小到大就和他玩的最好,但是这个小矮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还和逸辰贴的那么近,经过他的允许了吗?

虽然心中不爽,但是宋骏驰也是出生世家,在平日里身边玩的小伙伴里更是充当领头羊的角色,所以不会一开始就把那种针对表现出来,而是状似寻常的问道:“逸辰,这个是?”

“这是和我一起被拐的孩子,我们一起逃出来的。”

宋骏驰听到这话,一时倒是也不好针对那个小矮子了。

白金川和妻子秦仪此时刚与那年轻车主道完谢,他们刚开始时见到儿子太过激动了,所以虽然也看到了那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陌生孩子,但没有顾得上问,现在听到儿子和宋骏驰的交谈,立刻就关心起来,“那有没有联系他的父母,这孩子爸妈一定也和我们一样急死了,对了,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有没有其他孩子逃出来?”

白逸辰将自己逃出来的情况说了一遍,让白金川夫妇心里直呼侥幸,之前他们在车子里虽然也电话联系了两次,但主要关心的是白逸辰有没有受伤之类的,其他的倒是没有顾上,现在见了儿子身边多出来的孩子,才想起问那些细节。

至于联系孩子的父母,白逸辰在之前也询问过自己身边的小家伙是否记得家里的号码,不过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他就没有在这上面多费心,反正这种被拐的孩子在警局里都有备案的,只要他们能回去,自然就能找到小家伙的父母。

而现在,那些跟着白金川夫妇一起来的警员们就有事干了,一部分根据白逸辰的诉说,前往那个他们逃出来的人贩子窝点探查,留下来的有的在给白逸辰做口供,还有的则围着那个小家伙询问他的信息。

不过小家伙显然因为这次的被拐经历有了不小的心理阴影,面对着陌生警员的询问,始终低着头一声不吭,还使劲把自己往白逸辰的身后藏,最后因为小家伙对陌生人的抵触心理实在太强,只能拜托白逸辰替警员们询问。

这种事情白逸辰自然是义不容辞,而白逸辰代警察询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你叫什么名字?”白逸辰放柔语调问道,之前在拦车的时候他问过小家伙是否记得家里的联系电话,倒是真的没顾上问他的名字。

面对白逸辰的提问,那始终垂着头不肯说一个字的小家伙抬起眼看着白逸辰,一双乌黑的眼睛纯净极了,里面满满的仿佛只印了白逸辰的身影。然后就听一把小小的嗓音虽然稚嫩,但却努力的一字一顿说清楚,仿佛在进行一个隆重的自我介绍一般,“苏远航,哥哥我叫苏远航。”

延伸阅读

大武侠之我能开挂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angj.cn/nevx.shtml
一分钟能做什么?背几个公式?写几个单词?还是望一望川流不息的人群,然后告诉自己世界如

繁花入深渊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xiangj.cn/kfh.shtml
赵丰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林轩的下文。“我不但要当中医科的主任,我还要让陈医生。

党员干部学理论(2016)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xiangj.cn/pxxa.shtml
医馆内。颜衡瞅着眼前这人,心里头还是一阵肉疼。这傻大个值不值他那些金子。哑巴怕颜衡见

消失在太平间的女孩儿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xiangj.cn/xs5h.shtml
清晨六点多钟,就听见咚咚的敲锣打鼓的声音,随后就听见了鞭炮的声,紧接着一声声狗吠就响

明末霸主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xiangj.cn/xcny.shtml
“为什么,为什么?究竟为什么,我会落到如此地步,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我一定要报仇!报

从大学开始的末日之异世(3)  http://www.xiangj.cn/ba4q.shtml
这天的中午,阳光明媚,明媚的阳光照在这座院子里。窗前一缕阳光照在小床上。只能躺在床上

龙城纪年级A班  http://www.xiangj.cn/5va.shtml
山海外国语实验高中是本市最好的高中。高三A班则是顶尖骄子,班级上共有22人,全是半减

一乱九千年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xiangj.cn/gmcq.shtml
赤火城以东三十里,横山南麓。霭霭的雾气弥漫在整个山脉中,号称南疆第一庄的脉狐山庄若隐

武帝重生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xiangj.cn/6c7x.shtml
“你杀了我二弟,我要你血债血偿,拿命来。”眼睁睁地看到一个又一个兄弟离他而去林海此时

四个男神大佬争着给我打钱[穿书]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angj.cn/unlp.shtml
馨儿今天的应该是在花园练舞蹈,我直径跑去了花园,一片空地上,那个翩翩起舞的女孩,背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巫专业哪家强秋生戏文才,逍遥小试牛刀

    两日后第三日夜里文才正在给停尸间里给所有的阴人【死人】们上香火,走到第四个棺材口刚把香**走开后就嗖一下不见了,文才一惊!不过文才这时却胆子贼大的要去去推棺木,一阵磨擦声音后,棺木打开了一角就在这时唰一下伸出了一只白皙的大手抓住文才一只手使劲一拉,文才一阵大惊疯狂挣扎后挣脱了白色大手,棺木盖子又合上

  • [综]所有妖怪都想当我腿部挂件之东城鬼市(10)

    红大姐见谢多站住了,很纳闷儿的问:“怎么不走了?前面就到了”。谢多扭脸儿看看红大姐,从神色就能知道,她根本看不见这三个人。心说乖乖,这牌是真厉害啊,还好上次我没取消任务,否则真会死。好巧不巧,红大姐找的就是上次捉迷藏出来四个*徒的那家*坊。一进门,乌烟瘴气,七八张桌子,桌子上各种的牌麻骰码*具,三四

  • 在鬼片世界做龙王第4章在线阅读

    清晨的闹铃声还没有想起,古青鸟就被吵醒了。自从搬到了这个便宜的地方之后,她就开始饱受合租室友的折磨。隔壁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似乎对夜生活有着不能罢休的执着;而对门正在附近公司上班的大姐,为了赶上早班车,也是很拼了。而且这间房子,看起来装修的不错,其实门缝超大,楼体的年头也很老,根本就不隔音。所以,几乎

  • 太太芳龄十八岁看我干嘛

    那天天色已晚,操场上存留着片刻的汗水与欢笑。静坐在一旁的她摸摸被风吹乱的头发,悠然地将一缕秀发别在耳后,起身离去。夕阳西下,她独身一人走出校门,影子斜长地穿透过墨枫夜的脚下,他就在后面默默注视着她。她隐忍的痛,成为了墨枫夜心里的伤。就那样的一面之缘,却再也无法忘怀。不知姓氏,不知其它。人海茫茫,无从

  • 女妖逃难记在线阅读第八章

    “紧急备用供电系统已开启,安全系统已开启。”耳边传来机械的声音,刹那间,四周一片通明。“虽然我承认你是有那么点运气。”“但有时候光有运气是不够的。”黑寡妇一边说着,一边走进电梯。她语气里充满了得意,目光未曾停留在江辰身上过。被江辰压制的感觉几乎快要让黑寡妇窒息。她此刻急需扳回一局。之前通过与江辰的身

  • 月亮今天不营业第七章

    电话接通之后贺晏安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贺一念把手机从耳边移开,确定正在通话:“爸爸。”“小念。”贺晏安语气生硬,似是不习惯这样讲电话:“你回来还没回过家,你奶奶很想你,回来看看吧。”“好啊,我明天过去。”贺一念答应的干脆利落。贺晏安大概有些意外,本来要再劝两句,话全被噎回肚子里,不过最后问:“让黎暮陪

  • 女帅舒兰传枯井暗道

    上边的蓬草根本就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呼隆一声,两人一起掉了下去。南天一看情况不好,迅速搂住苏小冉的腰,一个受伤总比两个人受伤要好,南天决定充当这个肉垫,但愿苏小冉没事。掉下来以后才发现这是一个废弃的暗道,五六米深,好在堆积的树叶够厚,要不然两人真危险了。已经到底了,苏小冉还紧紧的抱着南天,感觉他就

  •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在线阅读第5节

    “Yo,Mi~no~”咣地打开门,尹未来以声带模仿开场,以动作模仿结束。宋旻浩刚想打招呼,看了这个差点没笑撅过去,坚强地站起来和她highfive:“Yo,whatssap?”“Fine,就是回归。”她耸耸肩,往沙发上一坐,“智皓哥要来吗?”“嗯,他在路上。不过,恭喜一位啊,你上次说得一位了怎么着来

  • 恋上一只太阳鸟在线阅读深夜就变身

    “师尊,我弟弟服用这个药散已经很久了,每天晚上都是要借助这个药散才可以入睡,不会伤人!”风青玉解释道。“今晚你那些药散就不用服用了!”叶金淡淡说道,这些药散,是修炼者用来镇定伤痛所带来的痛苦,如果平常人服用了,肯定会直接沉睡不起。“好的。”风青石点头道,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和他年纪和他差不多的人,可能是

  • 被扭曲的现实世界在线阅读父母在,不远游

    第四章父母在,不远游时间匆匆,转眼又是三年时间。三年的时间,对于仙湖村的村民们来说,也就是像往常这样过来了,但对杨潜来说,这三年却是他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这三年时间,仙湖村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当然对村民们来说,真要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那就是他们村长的小公子,在这三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