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槿香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发现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异把我抱到他腿上,放肆地大笑:“你真这样想?许如,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几乎是瞬间,我心里悬空的慌张。

我后悔了,我不该激他!

我试图让自己镇定,慢慢抗拒,从他手里怀里脱身。沈异察觉我的念头,直接抱起我进了隔壁屋子。路上我踢着腿挣扎,他用不大的声音说:“许如,你是想让人全看光吗?”

“不,不想。”我嗫嚅着回答。那只作恶的手仍然没有放过我。

老太太就在隔壁,他一点不顾忌,反手锁了门。

我呜咽着说不出什么话,只有眼神卑微哀求。

沈异,我求求你……

我用目光求他,用挣扎的双手求他,用含糊的声音求他。

他听见了,看见了,感受到了,然后照做不误。

时间过得好慢,过去的回忆走马灯似的在眼前飘过,我想着富贵美满。

实在是太难。

我哭哭啼啼,扫了大老板的兴致,他嫌弃我。

他走得爽快,留下我自己拿纸胡乱擦了擦,没有镜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让人难堪的东西。我再把沈异扒掉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来,动作缓慢得像个垂危老妪。

今天格外让我难堪。

他一定要让我认清,我没有任性的权利,他可以嫌弃我,也可以折磨我。

而自诩高贵的我,永远别无选择。

沈异去而复返,看我慢吞吞穿衣服,又看我仔仔细细地洗脸,啧了一声。

“还是不擦好看。”

我沉默抬眼看他,他拉住我说什么都要和我挽着走出去。

“你闭着眼睛的时候,我给你拍了照,你说你妈看见会怎么想。”

我停住脚步,沈异也停下等我,他等着我再像从前那样苦苦哀求,可我只是停顿了下,若无其事地又走起来。

我的哀求那么多,一声声求他放过,都只是大老板心血来潮想听的曲目。

当天他找了个房子让我们住进去,或许是他曾经的,也或许是他强占过来的,谁知道呢,反正只在这停留一夜。

下午沈异哄老太太说沈柔很忙,请假回来就要赶紧回去,所以第二天无论如何都要走。

老太太可怜巴巴地点头,目光大恸地看向我,我无奈地也点点头。老太太不说话了,只是说明天一定早点来。

晚上他指定让我住间屋子,我躺床上他才说是沈柔的房间。我瞪着眼睛看他,又不敢骂他,沈异倒是笑了,轻快地走出去。

我总是在不合时机地英勇,又不合时机地胆怯。

比如现在我该争取下换个房间,我一想到沈柔的惨死,屋子里都冒着冷气。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屋里冷得可怕,虽然快到秋天了,那也该有点热气才是。我偷偷溜出来,奔着窗口一点光。

走近了才发现是沈异在抽烟,我尴尬得不知道要不要走过去。我本来想跑了,结果他叫住我一起。

一起做什么。

不可思议,他竟然叫我跟他一起抽烟。

他问我为什么睡不着,我老老实实说屋子冷,我害怕。

夜色里的沈异模糊看不清,语气听不出情绪。他说:“你也会害怕?跟我顶嘴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怕我?”

我忍不住反驳:“我都被你吓哭了还不怕?”

沈异笑了两声:“你怕我还是恨我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哑口无言,被人戳破还是挺尴尬的,沈异一点都没有被人恨的自觉,还接着和我聊天。

“你是不是想我死?”

这天聊得,让人接不下去。

我不理他,他自言自语道:“少做梦,你死了我都好好活着。”

我不知道他莫名其妙说这些什么意思,他还笑得出来,我以为他心情不错。正好烟抽完了,我径直起身回去,过一会沈异也跟过来。

我进房开灯,回头看见他,皱起眉头不满:“你进来干嘛?”

有了灯光,就能看人比较清晰,沈异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又顶嘴,真是记吃不记打的东西。”

骂得好,我也觉得自己挺没有眼色的,专挑他不高兴的时候惹事,让他更不高兴。

然后我就高兴,哪怕身上痛着心里也高兴。

我又重复了一遍:“你进来干嘛?”

心情不好的沈异竟然无动于衷,撇开我往床上走,还回头温柔地笑话我:“大晚上不睡觉,你说干嘛?干你?”

虽然温柔两个字有点不合时宜,但确实这么一种状态,一点不像上午对我凶神恶煞的沈异。

我早说过,捉摸不透他。

我服从地上了床,转过头背对着他,像在南岛那时候一样。没一会,热气腾腾的沈异贴过来,我往边上躲,他又追过来。我还没来得及骂他,他恶人先告状:“老实待着!蹭出火来别怪我!”

我无言,静静躺着,沈异贴在我身后嘟囔一句。

是有些冷。

无所不能的沈异也会怕冷啊。

我恍恍惚惚想着,恍恍惚惚睡着了。

第二天我又跟着沈异去看老太太,她单独把我叫进去送了我样东西——一只玉镯。

她看着我戴上,镯子挂在手腕处还有些晃荡。

她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眨眼,有些犹豫。

“我知道,你不是沈柔。”老太太狡黠一笑,还有些可爱,“难为你愿意过来,你是陪着沈异来的?”

我顿时明白她可能想歪了,我说我只是他朋友,一个好心善良的朋友。

眼下这个朋友叫许如。

之前之后都是仇人许如。

出去后我举起手示意沈异摘下去,沈异看了眼轻描淡写地说:“给你就好好戴着。”

我说:“镯子有点大,在我手上没准要掉下去。”

“那就多吃点,以后回家里吃饭,等什么时候镯子掉不下去再说。”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仔细琢磨他这句话,试探着问:“你是放过我了吗?”

沈异嗤笑:“做什么梦呢。”

他这样说,他又是这样说!

“那我回哪个家?”

他不说,却反问我:“你还把艳场当家了?”

我侧头向石万求救,石万暗暗指了指沈异。我迅速收回目光:“那不行,跟你坐一桌我吃不下。”

沈异毫不客气:“你可没少吃我做的。”

“你也没给过我钱,咱俩勉强算银货两讫。”

话刚说完,沈异似笑非笑看了我一眼,又把他手机怼到我脸上让我看。

支付宝转账界面。

还要埋汰我:“你在我这也就值这个价了。”

没关系,没关系,给钱就是爷。谁花钱,我爱谁。

我感激涕零,诚惶诚恐凑到沈爷面前暗示他:“沈先生,那你看我晚上还得出去呢。”

沈先生大手一挥:“吃了再去。”

好好工作,许如,没有钱你怎么活啊。

饭要吃,活照接,我就是比以前更折腾了。

沈老板体谅我起得晚,还告诉我中午晚上过去就好,省了我两顿饭钱呢!

艳场里让沈异请吃饭的姑娘我独一位!

我翻着白眼大摇大摆走在前头,沈异跟着我,也算是狐假虎威。

终于回到城里,我大舒了一口气。

在乡下,时时刻刻都能看见沈异,在城里,沈老板约我还得插队。我大把大把的时光足够我寻欢作乐,跟着几个温柔待我的好恩客,去彼此心知肚明的宴会。

大家都不端着,各个地方出来的汇聚一堂,比的是实打实的身价傍身。谁也不嫌弃谁,谁也不贬低谁,只有力争上游的好风气,如此励志。

我跟着的人又成了谢老板,这还是谢少爷介绍来的他的一个亲戚。谢少爷就是秦夏真的前未婚夫,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那个亲戚穿着衣服也算一表人才,脱了衣服和别人没什么两样。

用再多礼义廉耻修饰自己,还不是暴露粗俗。

他们嫌我太沉闷,又嫌我太风骚,爱我轻佻孟浪,又要我贞烈端庄。

他们给我大笔大笔的金钱,我就是肆意涂抹的画板,他们要什么,我就画什么。

就像谢老板远远把甜点旁的我叫过去,周围一圈鲜活的女孩子,他特别隆重地介绍我:“这是许如,许继峰的女儿。”

妖魔鬼怪的赞叹歆羡之声,我假装捂住耳朵,以为制造出耳鸣就能抵挡住一切污言秽语。

可是总有些字眼从伪装的缝隙中钻进来,悄悄地,直白地,光明正大地,嘲弄地说给我听。

“怪不得,娇贵着呢哈哈哈。”

“喜欢就和沈异说一声啊,一个女人罢了。”

……

狼豺野兽是不会顾及别人颜面的,我穿着从头裹到脚的礼服陪谢老板赴宴,依然像□□着身体,被人用目光一遍遍的逼.奸。

一遍又一遍。

我木头一般僵着脸赔笑,站在谢老板身边还是要自己给自己遮风挡雨。

他们谈论坍塌的许家,谈论没有得手的许鱼,谈论我,最后他们从人群里推出一个人。

“姚熙呢?姚熙过来。”

姚熙。

姚熙!

我想见又不敢见,想听又不敢听到的名字!

我瞪起眼睛,想着要以何种表情与他相见,继而又深深低下头。

我还如何和他相见!

他高居云端,光鲜亮丽,俯身探望我这烂泥般的生活。

还是别见了吧。

年少也许过太多美好誓言,还有梦里重复出现的玫瑰花,衬衣少年,我隔着栏杆和他说话,弯起眼睛互相笑起来。

那实在是太好太好的梦,不真实得让人难以置信,许如竟然有过小说中浪漫的爱情。

可是现在呢,我一无所有。

我还有仅剩的廉耻,让我没法坦荡面对他!

我在心里暗暗祷,不要,不要,不要是他。

柳城人口那么多,姓姚的人家那么多,姓姚熙又不是就他一个!

姚熙说话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他说:“小姑娘挺好骗的。”

当头棒喝,五雷轰顶!

我浑身都麻了,失去一切知觉,呆愣愣站在那,耳边只有他的声音嗡嗡作响。

“以前少不更事,喜欢过许鱼,又不想被许鱼看出来,故意跟许如套近乎哄了一段时间。”

他想了想,又笑道:“那小姑娘还挺逗,还说要考到我的学校永不分离。”

旁人又开始起哄,什么姚少爷出手寸草不生。

没人再关注被他骗过的女孩子,可怜巴巴守着心里的荒芜挂念了三年了。

“来来来,”他们把我从谢老板身后拽出来,拽到姚熙面前,要我俩相认,“看看许如现在过得是不是有滋有味。”

我眨了眨眼睛,眼泪溢出眼眶,我立刻弯腰低头,诚恳无比地说:“姚先生好,我是许如。”

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都他妈放屁!

我就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姚熙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哦对,当时忘了告诉你,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你。”

我闭了眼睛,就像闭了眼泪的开关。我终于摘掉滤镜重新审视他,不得不承认,姚熙真的是个很会表演的人。

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像那些追求许鱼的男孩子一样,趴在围栏上叫我。

我抬头,他温柔地笑:“你就是许如吗?”

在此之前,他们都叫我小孩,小丫头,小妹妹。

可我明明有名有姓。

我记着这个把我放在心上的人,走近他送他我折下来的花。

“我是许如,你又是谁?”

“我是姚熙。”

“你也来找许鱼?”

“我来找你。”

再后来,许鱼走了,我长大了,姚熙比我高两级,早早成了学校女生们倾慕的对象。

他在紫藤萝花廊下叫住我:“许如,你竟然躲我?”

穿着白衬衫的少年涨红了脸,你以为是爱情,其实只是恼怒。

不是为什么,是凭什么。

傲慢,矜贵。

我当时却觉得可爱。

原来他一直都是傲慢的,就像此刻,他云淡风轻地说:“反正过了这么多年,你也该不记得了吧。”

不是不记得,是不配记得。

我失礼地推开人群躲到洗手间里大哭。

命运待我不薄,在本就坎坷的人生路上,又扔下这么多的石头。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求而不得,热泪许多。

延伸阅读

文尊教育加盟  http://www.mhkga.com/yaq.shtml
文尊教育隶属于南京文尊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自创儿童核心能力课程,专注提升孩子学习能力、

彩虹天橱柜加盟  http://www.mhkga.com/6god.shtml
彩虹天橱柜诞生于1999年,隶属于南京亿高家具有限公司,是以研发、生产、销售而驰名市

君兵台湾饭团加盟  http://www.mhkga.com/63t0.shtml
君兵台湾饭团加盟品牌隶属于上海君兵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各国餐饮文化交流领

Awish珠宝加盟  http://www.mhkga.com/6f61.shtml
Awish珠宝加盟,Awish珠宝隶属于深圳市华鑫汇珠宝有限公司,有着12年经营宝石

优诗黛钻石加盟  http://www.mhkga.com/sxdv.shtml
U’style优诗黛珠宝,隶属深圳市宝粹珠宝有限公司旗下,成立于2009年8月1日。

优唯斯劳防用品加盟  http://www.mhkga.com/65z3.shtml
优唯斯劳防用品作为一所全球性企业,业务遍及全球50多个,而且积极推动各地安全活动。我

正钱门加盟  http://www.mhkga.com/s15d.shtml
正钱门创始人July.wey,15年一直致力研究韩国时尚潮流文化,倡导时尚、创意、精

旅行便利店加盟  http://www.mhkga.com/ux3q.shtml
旅行者便利店连锁有限公司是一家商务服务的企业,主营多功能转换插头(需要带有3C认证)

斯柯达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mhkga.com/yn7g.shtml
珠海斯柯达广告礼品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珠海市香洲区,主营无纺布环保袋、超市购物袋、毛绒玩

茗品汇进口商品超市加盟  http://www.mhkga.com/752.shtml
茗品汇进口商品超市将优质的产品送到顾客手里,将服务做到顾客心里!让世界共享真诚心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只想要你的爱在线阅读第二章

    百余观礼人群的目光迅速汇聚到萧默的身上。这该是怎么样的一个少年啊?脸色苍白如纸,身材虽然瘦骨嶙峋却挺得笔直,下巴微扬,丝毫不在意额前汩汩而流的鲜血,一对乌黑的眸子看似平静却透着癫狂,犹如夜幕下受伤的孤狼,孤傲、噬血而残忍。“此子心性成熟坚忍而有胆识,将来定非池中物!”不少人都泛起了同样的心思,一时间

  • 黑玫瑰中的伪天使第1章在线阅读

    一张相片静悄悄的飞进一部古朴手机,照片中的女孩嘴角轻扬,笑的很漂亮。两只修长的手指轻捏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贺烬正面朝枕头梦游八方,独特的“呜呜呜呜”的电话铃声,很像正在梦里伏在他肩头的美女的呜咽声,以至于贺烬好一会都没醒过头来。打电话的人似乎对贺烬的德性了若指掌,这一轮电

  • 山河风月之狂妄的华雄(求收藏·鲜花)(4)

    上课继续中。不过因为刘备连续答对三道人人闻风丧胆的九九乘法表事情,同学们还沉浸在对刘备的钦佩震惊当中。情绪值再次增长着。“叮!”“恭喜宿主达到1000点情绪值,兑换商店开启,是否查看。”这时,系统提示音响起。“查看!”刘备脑海下达指令。刹那间,兑换商店界面在系统打开,列表里面只有一个商品是亮着的,其

  • 太上天玄录第4章在线阅读

    安锦的态度让宁小娟和陈妮妮都慌了神。只见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陈妮妮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个,安锦,她们说付账……”“我听到了,那你们还不赶紧的付账?”安锦捋了捋肩头的一束长发,笑的更加人畜无害。宁小娟两人急的要哭了。安锦这意思是不付账?这怎么行?一个将近一万三,一个将近一万六,她们全身家当也没这么多啊

  • [黑篮]姐姐扭蛋在线阅读蝙蝠侠(中)

    “老五,老六,快跟我走。”虎哥等其他人都离开办公室后急忙说道。说完,便扭头往董事长办公室一侧的墙面走去,这面墙摆放的都是平时赵虎收集来的一些收藏品,样样都价值连城。赵虎走到藏品柜面前,捏住其中的一个青花瓷梅瓶往左转后再往右转,之后咯吱一声,藏品柜转了起来,露出里面的空间。“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

  • 好好爱你[重生]第1章在线阅读

    温时贺昨天刚回国,晚上就被发小拉着去参加了一个所谓的欢迎他的酒会,他虽然向来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但是发小的面子他总是要给他,再说参加酒会的基本上都是跟他一个圈子一起长大的好友,他不参加也说不过去。这么久没见了,那群损友们自然是使劲的灌他酒,温时贺酒量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即便这样,也是被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

  • 国产影视当主角在线阅读第8章

    令虞将元蓁扶坐起来,一双小手就开始迅速地结印。元蓁手中的灵玦,几乎是突然间白光大作。浓郁的灵气幻化成线,渗透进她的身体里。就像是泡在上好的灵泉中,每一寸血脉都被轻抚一般。与此同时……让元蓁庆幸的是,她能明显的感到,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力明显增强了。总算是又做回了自己啊!元蓁悄悄腾出手来,摸摸自己的脸蛋

  • 被四个大妖当团宠的日子之第七章(7)

    自从遇到这只鬼以后,卓然的钱包就没有一刻消停过,先是花了几千块钱请符,又被坑去了大几百的打车钱,所有存款几乎都要掏空了,卓然想着左右不过已经这样了,咬咬牙连夜叫车回了家。卓然的老家距离X市就三个小时的车程,到家的时候都凌晨了,他父母早就睡下了,卓然悄悄钻进房间里补了个眠,一大早还把父母吓得够呛。“死

  • 东山之恋——献给我的故乡西马泉第4章在线阅读

    ‘许是,明日梦醒,抬眼看着的,便是唐煜。’抱着这样的奢望,顾宸闭上了双眼。晨时,顾宸一如既往醒的很早,或者,与其说是醒来,还不如是被吵醒。抬眼,入眸的,是一双墨色的瞳孔,模糊中看着人略显稚嫩的面庞和眼角下的泪痣,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这是重回幼时了吗?唐煜?我回来了吗?而且还可以重新认识你,“师尊,

  • 掌上爱豆之练气大圆满(6)

    此时天以开始转黑,便听到前院母亲的叫唤声,才整理了下身子,换了套青色衣服,手上拿着五公斤黄金。来到前院,便看到一家人都坐在那里吃饭,去年哥哥已经结婚,嫂子也是农村人很朴实。我:“爸妈我在外面捡到黄金了,你们看看,对了千万不要和别人说。”父亲接过一看:“乖乖还真是黄金,这一包怕是有十斤重,那得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