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混古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神奇在漫步呵 来源:飞卢小说网

吴子谅好不容易刚放下了茶盏、又马不停蹄的接过了玉璧。端茶倒水吴少倒也忍了,至于这雕琢刻镂么……

吴子谅深深叹气,仰天长叹:

这恐怕不是恩典,

……大抵是催命符罢。

吴子谅额角跳了跳,认命道:

“还请三殿下、宁王和诸位大人稍坐片刻,草民手脚粗笨,耗时略久些,一个时辰后自当献上。”

宁王点头允了,嘴角噙着抹笑:

“公子可要快些,本王翘首以待。”

众人见三殿下面有忧色,纷纷摇头:

这是三殿下府里出来的人,若被拿捏到错处,毁坏御赐之物,可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么?

难怪三殿下担忧。

这好好的贺宴,此刻暗流涌动,倒像是鸿门宴一般。

不过吴子谅是感受不到了。

水袖轻舞,素手抚琴,这些都离吴子谅远去,吴子谅被带到一方雅室,由宁王特意拨出来的四名近卫看着。

可谓插翅难逃。

这边宴上,众人亦胆战心惊,终于捱过了一个时辰,见那厢放出了人,手里捧着红绸,缓缓走上前来。

众人觉着,这小子委实可怜了些:

瞧这速度,老牛拉车也比这快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明知呈上去就是一死,谁又不害怕呢?

走的慢些,拖得一时是一时。

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

纵然苟延残喘,也想要求得一丝生计罢。

三殿下面色凝重,宁王也慢悠悠凑了过来。

吴子谅叩首,缓缓道:

“草民恭贺三殿下行宫建成,雕虫小技,比不得能人异士,献丑了。”

红绸掀起的一刹那,众人都不由得屏息凝神:

雕梁画栋,水榭厅堂,这俨然是三殿下刚建成的行宫模样。

再细看,里面的小人儿一个个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霓裳水袖,舞姿曼妙。台下台上,形态各异,可谓纤毫毕现。正是方才宴饮时众人情形。

这鬼斧神工之作,莫不是鲁班再世么?

三殿下眉目终于舒展,眸中蕴着暖意:

“这礼,我收下了。”

宁王眸色幽深,声音淡淡道:

“三哥府中之人,果然个个深藏不露,受教了。”

宁王盯着吴子谅,开口道:

“说吧,想要什么赏?黄金百两,良田百倾,可够么?”

众人暗衬,宁王果然财大气粗。正纷纷感慨这小子好福气时,谁知这小子敛了衣袖,一揖拜下:

“多谢宁王抬爱,草民别无所求。只希望过几天安生日子。”

吴子谅虽说什么都不求,但是到底,还是被三殿下提拔成了王府侍卫长。

那日宴席,宁王当众拂袖而去。

三殿下倒是如沐春风,嘴角微扬,回屋前特意叫住吴子谅,也没说什么,不过寒暄了几句。

临起身的时候,笑了笑:

“子谅,之前试探于你,是我多疑了。”

“从今往后,你我坦诚相待,再无猜忌,如何?”

大约看到吴子谅讶然神色,三殿下忍不住笑了,拍了拍他的肩,缓缓开口:

“有道是日久见人心,不急在这一时。”

“子谅,我等你的答复。”

不待吴子谅开口,三殿下就仙气飘飘的走了。

吴子谅颇为怅然:

这事情,怎么就偏偏和预想的不一样呢。

难得人手不够,被调拨来做个端茶倒水的闲职,顺便还能瞧瞧美人儿,听听琴曲,甚是顺心畅意。

谁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被拎了出来,手里捧着块自己十条小命都赔不起的玉,外面还有人尽职尽责的报着时辰。

还好,不学无术的吴少,旁的不敢说,这雕刻的手艺,还是拿的出手的。

吴子谅小时候,被家里的小丫头片子缠的没招,要星星不敢给月亮,有天见一小孩儿手里的木雕,这丫头眼睛瞬间亮的像手电筒,便走不动道儿了。

吴子谅拿糖和小孩儿换,半天小孩儿不肯撒手,问打哪儿买的,小孩儿也说不清,市面上跑遍了,也没找到一模一样的。

小祖宗一哭,吴子谅便没辙了,硬是自己瞎折腾了一天,把老爷子自个儿亲手种的、院外最得意的几棵杨柳树,剜下来几块,挨了好一顿板子,才勉强划拉出个模样。

吴子谅递给这丫头的时候,心想肯定交不了差,这小祖宗又得闹一阵儿。

谁知道这小祖宗没啃声,小胖手伸出来,握住吴子谅满是划痕的手,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自打这以后,按理说被老爷子家法伺候,合该收敛收敛。可吴子谅非但没长了记性,反而每天不是找点小木块儿、就是去翻翻小石头。

除了不去碰大柳树——老爷子的心头好以外,其余的,都能一个人琢磨半天。

方圆百里以内的木头,基本都遭了秧。

吴子谅的手艺渐渐长进,小祖宗先是在旁边眼巴巴的等着,后来就在病床边静静地瞧着,再后来,吴子谅把自己雕刻最成功的一件儿,一把扔进了火中,只剩一撮灰。

也是个木雕,是照着那个小祖宗模样刻的。

只是再也不会有一双眼睛,在旁边急切的等着。

吴子谅没荒废了这手艺,只是以后愈发疯魔了。

小时候是些木块,最多是把蜡烧热、融化了以后刻。现在是什么贵刻什么。金、玉都是好材料,一样也没逃过吴少的法眼。

花鸟鱼虫,亭台楼阁,吴子谅什么都刻,唯独不刻人像。

圈儿里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便不去触他的逆鳞,都只道吴少刻出来的东西,堪比3D打印,可能手艺人都有些个讲究,也没深究。

有时候温香软玉在侧,一叠声地撒娇,要他刻一个瞧瞧。吴子谅也只是笑笑,旁的一概不提。

没什么好讲的,不过是想,若是人还在……

这些小玩意儿,都是你的。

往往夜深人静,把最近刻好的摆一排,连同晚上新刻好的,一并烧了。

火盆还是十多年前的,旧了些,却一点儿没变,尽职尽责,立在房间一角。

这些雕刻的小玩意儿,有的化了烟,有的化了灰,有的燃不尽,就那么搁在那儿。

天就该亮了。

一晃十来年,也就这么过了。

人这心里要是搁太多事,未免太苦。

若是能勘破,便知晓放下二字,才是真正难得。

是以,吴子谅又一次凭着手艺,躲开了一劫。

风波过了几日,是夜,吴子谅正准备去巡夜,忽然窗户被一阵风吹开,吴子谅正要去关,忽然手腕被人紧紧攥住:

“吴大人,你这日子过得不错。”

吴子谅暗暗称奇:

这好端端的九殿下,怎么就偏爱夜行?

之前夜访牢狱,今儿个又是夜探三殿下行宫。

宁王殿下看起来气色不错。

但是心情不佳。

经验告诉吴子谅,这个时候该敬杯茶了,不然到时候出什么岔子,自己的小命,就又落在这小祖宗手里了。

吴子谅将茶递过去,关怀道:

“殿下一路辛苦,先饮杯茶,再议旁事,身体要紧。”

宁王冷笑一声,还是将茶接了过去:

“吴大人近日高升,看来良禽择木而栖,我这尊小庙,是容不下吴大人这尊大佛了。”

……好像奉了茶情况也没什么不同。

吴子谅笑道:“殿下说哪里话,倒教在下听糊涂了。不是殿下派我前来,留意三殿下行踪么?”

宁王淡淡道:“你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前几日的事,怎么讲?”

吴子谅略一思索,恍然大悟,哭笑不得道:

“宁王厚爱,是小人不识抬举了。其实小人所求并非钱财良田,这些左不过,都是身外物罢了。”

“在下想求宁王一个恩典,若小民犯了王法,还请法外容情。宁王心胸宽广,想必不会计较。”

宁王冷哼一声,脸色总算和缓了。

“说吧。”

心下的猜疑终于解了,但是蓦地,有些失望。

果然,芸芸众生,谁又能一心清净,不染尘灰。

那人月下朗朗清辉,一身疏朗,道自己别无所求。一口回绝了自己的封赏。

萤火之光,倏忽又亮了起来。

谁知转眼,三殿下升他任侍卫长,便点头应了。

既希望他一身傲骨,又见不得他独独对旁人俯首听令。

既愿他归顺自己,又不想见他如此快便回转,仿佛少了些什么。

宁王思绪万千,忽然有一只手,紧紧握着,却是轻轻放到面前。

宁王一抬头,便看见吴子谅的眼,怔住了。

若是这人眼里此时装着你,肯付与你一星半点的温柔,方才知,这里面藏着三千大千世界,盛着四万八千春秋轮回。

宁王倒吸了口气,便听见吴子谅轻声说:

“殿下不妨打开看看?”

可能是卸下了心事、现在没什么防备;也可能吴子谅忽然温柔的眼神,宁王不由自主的,应了声。

“嗯。”

吴子谅忽然笑了,缓缓展开了手掌,掌心里,是一尊小的人像。

吴子谅柔声道:

“喜欢么?”

吴子谅也不知自己到底怎么了。

从前心里,不过白茫茫一片。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任尔来去,不过都是浮光掠影。

脑海中,不知何时,就忽然有了这样一个人。

既然有了,便不由自主,刻了起来。

待刻完一看,才知道自己着了魔。

也晚了。

宁王怔怔地看着,只觉得天下再也没有一副像,能雕刻的这样好了。

这眉眼顾盼神飞,少年锦衣加身,衣领花纹都纤毫毕现,一身骄纵。

不是自己,又是哪个?

而这雕像所用材料,正是那日送到三殿下府上的玉璧。

吴子谅见宁王怔在一旁,不由得失笑,将他手牵过来,把玉雕人像放在他手心里,笑了:

“在下想求的恩典,便是这个。”

“殿下心中有山河万里,一方玉石,自然算不得什么。只是自古双玉为珏,又合着殿下名讳,还望殿下不必勉强自己,割爱转赠了旁人。”

“完璧无从带回,此物全当做个念想。”

“在下私自留了一小块残玉、雕刻人像之事,还望殿下开恩,万万不要绑了小人,送到官府去才好。”

宁王惊觉,那人若眼角含着笑意,自己便只能怔在原地,倏忽天地间,不过这一人而已。

宁王声音喑哑:“怎么?你怕见官么?”

那人却以为他受了凉,伸手替他关上了窗,笑了笑:

“若还是宁王殿下相送,那倒也没什么。”

宁王自恃冷静,今夜却头脑一热,脱口而出:

“那日你费尽心力替三哥雕刻了许久,也像这样说了一番花言巧语么?”

吴子谅眉梢微扬,似乎此时心情颇佳,望向宁王,悠悠道:

“殿下当日难道不是颇有兴致?”

“还说什么‘公子可要快些,本王翘首以待’么?”

“在下这话,自然只讲与殿下听了。”

宁王听见那人揶揄,面上只觉得火烧火燎。

当日不过是泄愤,只当他完不成,等他讨饶,故意说的气话。

今日再听,总觉得,好像真是自己眼巴巴等着的。

听闻那人替三殿下挡了刀,眼线来报时,心下竟莫名有些担忧。

再听到后来的诸事,眼线事无巨细,一并回禀。

本该放下心来的。

将这人密派去行宫,三殿下信任倚重,此事应当愈加稳妥才是。

却心中郁结,怒意难平。

究竟是道行不够,着了那人的道。

现在方才醒悟,

却是迟了。

吴子谅倚着窗,眉眼染了笑,就这么静静望着。

宁王终是招架不住,轻咳一声:

“你且好生休息,本王这便走了。”

吴子谅也不开口,只是把手轻轻搭在门框,拦住了宁王去路。

那人嘴角噙着抹笑,也不言语,只是继续这么静静望着。

屋内气氛委实有些旖旎,宁王耳根红的滴血,正要一把推开这人。

吴子谅耳力极好,伸手轻握住宁王挥起的手腕,借力一带,往屋内连退了几步。

宁王正要发作,吴子谅打了个手势,示意噤声。

宁王方才发觉,门口有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到了门口。

宁王心下一惊,便听得房门轻扣。

门外温润音声,丝丝缕缕,缓缓流入屋内:

“子谅,是我。”

宁王后背骤然生起一阵寒意。

今夜,怕是避不过了。

延伸阅读

剑绝迹江湖之第二章  http://www.sikids.cn/dhtg.shtml
那是一把短刀,男人将短刀放到手心中缓缓的注入了灵力。刀还没见,五只小老虎先从晕染的灵

神话之万界传说之幽冥赤火(5)  http://www.sikids.cn/dq6j.shtml
叶留双下了摘星楼,心情万分杂乱,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以后炎国会发生很可怕的变化,这种想

田园小福女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sikids.cn/av9.shtml
安琪完全没想到莫言柒竟然真的把这些事情拿出来说,脸色瞬间僵硬了一下。周围的人也是愣住

我们未曾了解的混乱世界之我们走(10)  http://www.sikids.cn/nhlg.shtml
第10章“即使我财迷哥一年未上赛场依旧如此暴躁!”“有一说一,拿个后期英雄打这么刚,

我不是坏蛋之弟弟  http://www.sikids.cn/6nyg.shtml
今天的哈利·波特收到了一封特别的来信,可惜还未拆开就被可恶的表哥抢去,传到他叔叔手里

求求你,别说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sikids.cn/gtn1.shtml
“你自己猜不到么?阴间除了无常令,还有什么令牌能形如铁律,呵!”胡清河讽刺地冷笑了一

[戬心]东篱把酒黄昏后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sikids.cn/xwho.shtml
302号房,“多少年了?哦,我记起来了,十一年了呀,黄诗瑶”秦风随意的靠在墙边道。“

谁是谁的谁之屠噬  http://www.sikids.cn/yfcs.shtml
{黑色调是高雅的,不,谁知道呢。击败你得是否就是黑色调?}赵文有些虚弱的说:“你个装

逐光时代之另一个故宫  http://www.sikids.cn/xcot.shtml
苏进死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感觉。那时,他正在故宫的一处封闭宫殿做例行维护,实际上,像

穿越只为与君相守西游世界,复制系统! (求鲜花评价票)  http://www.sikids.cn/b3wz.shtml
西牛贺州,方寸山上。聂明坐在一座洞府外,望着四周的情况,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穿越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平凡的我想过平凡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九章

    听着林飞这热血沸腾的演讲,下方的每个人内心都震动起来,眼神中带着一抹无法扑灭的火焰,体内的血液疯狂的流动着,就如同一只野马在奔腾着。不仅仅是这些如同的平民,四周的侍卫们哪怕是艾斯德都感觉到一股火焰在没有燃烧着。林飞演讲了良久,随后突然大喊道:“如果我们妥协,如果我们害怕,那么总有一天我们失去的不仅仅

  • 开局当了教授在线阅读第6章

    经过了一番解释,我总算打消了众人的敌意,白璐也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上。只不过周围人看我的眼神依旧怪怪的。“听说日月山有异宝出世,你怎么不去看看?”白璐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可是又拉不下面子给我道歉,只能主动挑起话题,化解尴尬。异宝?不是老虎吗?我问道:“日月山发生什么事了?”白璐见我不知道,颇有耐心地

  • [综]奇迹重现于此在线阅读第8章

    再怎么说这也是个仙侠世界,不过在陈阳眼里,一副**界面,意味着陈阳可以通过其中的选项来进一步的融合到这方世界中。“嗯,任务,任务”念叨着,陈阳心里有了选择,打开了任务界面。【主线任务】【支线任务】【副本任务】【精英任务】【天下大事】几个选项便出现在陈阳面前,对于**老手的陈阳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 [海贼]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女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白泽辰看着眼前在这里歪着脑袋皱着眉头的小丫头,嘴角微微上扬。看到她突然出现,他觉得很高兴。高中时,他就讨厌其他女生围着他转。唯独这只小猫,他却很喜欢叫她来跑腿,虽然每次她都很不情愿。想起她高中时的表情,再对比她现在想不通的表情,白泽辰轻轻笑出声。怎么觉得,这一年不见,她没什么变化呢。林小喵被白泽辰的

  • 我在都市练内功之隐藏技能开启(5)

    对生活充满绝望的柳魅不甘心于每天蹲坐在小密室看话本打发时间,内心燃烧的熊熊火焰让她再次站在书架前寻找突破口。既然这具身体本身不带什么内力,那她干脆学一些附加技能,总比坐等收尸要强的多吧!而且她相信,在这个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玛丽苏世界里,只要努力总会有什么东西窜出来亮瞎你的眼。不过仅是对于女主而言,她

  • 渣女重生手札拜师

    “好!”灵旬面色一肃,整了整衣角仪容。“李木,你跪下,修行界的规矩很多,也很麻烦,我只让你受本门戒律,传法先受戒,这是戒律之一,现在你听好了……”十分钟后,灵旬的喘气声已经像一个破风箱发出的声音。李木看着他脸色越来越……像死人。不由得说:“额,师傅?你先歇会吧,你脸色很难看……”“不必,我没多久可活

  • 秦疆之我死了,但我又活了

    要死了吗.....我躺在地上末世十年,做了整整十年的蝼蚁啊!好不容易要做人上人了但我要死了????你,想重来吗?谁?你不用动嘴说话,心里说就行你是谁?为什么帮我?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为什么帮你嘛....只能说,你的善报可算来了,可怜虫什么意思?我欠别人一个人情,我不过是来还人情的罢了,哦对了,你重生

  • 继承人她每天都被虐第4章在线阅读

    早上,李一鸣清醒了过来。捂着僵硬脖子,李一鸣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一片狼藉的房子,李一鸣僵住了。低头看着地板上的菜刀,闻到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尿馊味,李一鸣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缓步走向客厅。看着凹陷下去的防盗门,以及满地的家具碎片,李一鸣的心在滴血。因为,这些家具都是私人订制的!“啊~~~~~我的家具啊!

  • 恋上嗜血坠天使第八章在线阅读

    星茉点头,把手放在了千秋弘坤的掌心里,侧首看到了仍坐在地上表情痛苦的小道童,微微叹了口气。他与她一同跨过了对于星茉而言不低的元清观门槛,入眼林深氤氲,霞雾婉转。脚下不太平整的石砖路,石头的缝隙里长了浅浅的青苔,诉说着元清观绝不年轻的历史。巨大的银杏和楠木错落有致,红墙灰瓦的殿宇绵延山势,节次鳞比。原

  • 大秦:从小兵到镇国侯在线阅读第二节

    米卡卡是二月的双鱼男,而我是二月的水瓶女,在做事的方法上真的有很大的差别,不过这家伙性格还是可以,总会让着我跟早安。比如说每次早安让他调查案件,虽说卡卡他嘴上抱怨,但还是乖乖帮忙。“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早安啊?”结果每次只要我这样问他,他总会把我的眼镜摘下来收走。我???“米卡卡,你为什么总和我的眼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