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顽主:从神级选择开始在线阅读初识】

作者:树树树树 来源:飞卢小说网

1962年盛夏,一支考古队来到了四川西南部与西藏东北部交接的B县城。

这支考古队用当今的话说充其量只能算一支探险队,与如今的时代背景不同,当时的一系列以私人团体性质从而实施盗墓、探险、考古行为的团队都可以称为:考古队。这样既能掩人耳目也能出师有名了。

在那个年代,形形色色的考古队层出不穷,今天这一支被解放军抓了,明天那一支被粽子端了,总之,与这些酒囊饭袋为了俩酒钱临时组成的刨坟队相比,这支正奔袭在川藏边界的考古队多少有些不同,它汇集了当时在华南地区响当当的各类人物。

“都做下自我介绍吧,聚在一起也是缘分。”说话的这位,中气十足的男性就是这次“考古队”的组织者、队长王丁一。王丁一,绰号“丁神”,祖籍江西。关于他的传说可是多了去了,什么1个人单挑3个粽子,什么踩着剑飞出雪山之类的,反正你能想到的神仙故事,这位丁神都有过。

“我先来吧。”一个长发披肩、又矮又胖的男人起身说:“我叫黄雄飞,山西过来的,在座的各位可能没听过我,但是你们肯定听过山西飞毛腿,正是在下了。哈哈哈哈哈”。黄雄飞被自己无趣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声音贯彻整个山谷。

“山西飞毛腿我没听过,我只知道你再这么大声一会真的飞毛腿该打过来了。”王力没好气的调侃道。

“哈哈哈哈哈”众人听到这句话都笑了出来。“我叫王力,广东人,各位多关照。”

“王力你真逗哈哈哈,我是魏小云,四川人。”

“尹山,湖北宜昌人,祖上都是做考古工作的。”

“小山子跟我是老相识的,虽然他年龄小,但是祖上传下来的功夫他算是一件不落的继承下来了,这次带着他,也是希望他能多些实践、学以致用。也算是对得起祖上的在天之灵。”王丁一对着小山子会心一笑。“

月光下,一辆军绿色的解放牌卡车穿梭在山间路上。开车的叫胡大海,和这支考古队没多大关联,就是王丁一的发小,这次不知怎么的也被忽悠来了,按照王丁一的话说就是人多力量大。

“老王,再往前走就进藏北了,咱是不是找个地儿歇会?你们也刚好换换装,再熟悉熟悉?看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我是真没勇气把车直接开进检查站。”大海带着怨腔吐槽着王丁一。从早上6点就开始开车,一路从攀枝花躲避了大部分的检查站,走的都是山路,也怪累的,也难怪大海要吐槽这位发小这么不仗义。

“那就前面那片空地停会吧,也刚好吃点东西。”

“得嘞,擎好吧您呐!”在北京当了7年兵的大海不自觉的冒出京腔来。

“不过老规矩,还是搭桥挖沟。”搭桥挖沟是王丁一和大海之间的暗语,搭桥是指在车和司机之间拉跟绳子,从车门扶手一直拉到司机的落脚点边的石头上,以免休息的时候,车子有什么突发情况来不及反映。挖沟是说,在车头前方挖个不大不小的2个坑,在左前轮和右前轮前面各挖一个,以防车辆被盗。

在那个年代,车辆的安全性能并不完善,时有盗车的事情发生,为了避免这群人以后得靠腿走到西藏,还是做足了安全措施比较好。

“我说老丁,你从哪找来这么群人?一个个看起来跟神经病一样,要么疯疯癫癫要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看啊,你这次是要无功而返咯。”胡大海边系绳子边嘲笑着王丁一。

“你懂什么?这次入藏最难的不是过这些山谷,躲这些检查站,而是我要求证一件事。”

“什么事?你能生小子还是丫头啊?”“滚一边去,成天没个正形。”

“来,吃饭了。”魏小云三下五除二的把带来的食物做成了一顿野味盛宴,一堆人围坐在一起,就着昏暗的火光吃的香滋滋的。

“云妹子手艺不错,这烤猪脚比我爸做的都好吃。”黄雄飞满嘴油腻的冲魏小云鬼笑了下,拿起一瓶啤酒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吃着美味,场景好不惬意。这种画面只会让人联想到这是一次别致的野炊聚会,怎么样也不像是一些各自心怀鬼胎、背景复杂的盗墓人的聚会。王丁一望着这些他亲自召集的伙伴们,心里却在盘算着另一件事……

这些人都是王丁一请来帮忙的,自然对他们的背景也有一定的了解。像魏小云、黄雄飞、王力这几个都是他亲自摸过底的人,有什么本领?干过什么事?他都门清。但在来的路上大家相互介绍的时候,王丁一向大家撒了个谎。其实,他根本不认识尹山,而尹山也并没见过王丁一,更谈不上老相识。但这两个人演了这么一出戏,究竟是为何?

昏暗的火光中,尹山拿了块山鸡翅膀一个人坐在树下若有所思的拨弄着胸前的玉佩,这个孤独的身影吸引了魏小云的目光:“小帅哥,怎么不和大伙过去坐?”

“坐了一天车,累了想安静会。”

“哟,这嫩白的身板这么经不起折腾啊,哈哈哈。”这个看似人畜无害又颇有几分姿色的魏小云,其实是个人尽皆知的D妇,只要见着小白脸,那可真的会原形毕露。

“小帅哥,你知道不,在四川地界,干咱们这行的,还没人不知道我魏娘的名号。百里千眼说的就是我了,只要这洗上来的物件,让老娘看一眼,十有八九错不了,要说我这本事,那也是祖宗上面传下来的,怎么样?需不需要姐姐来看看你……”

“啊,不用了!!我没啥好看的!”尹山吓的一个激灵,往后挪了挪。

“切,我是说你胸前的这块佩!臭小子,想什么呢?”

“哦,你要看就拿去看吧。”尹山把玉佩取下来交给了魏小云,就急忙跑到大伙身边了。

“这小子,真是嫩。”魏小云接过玉佩,这刚上手一摸就立马惊了魏小云一个下马。她心里嘀咕着:这玉石物件我也见过万八千了,这块怎么摸着摸着……

她越摸越上瘾,越摸越没底。“啊!!!”魏小云一声尖叫。

“喊什么喊?又不是强J你,吓老子一跳!”王大海突然从后面拍了下魏小云,没想到这娘们突然这么大反应,倒是把大海吓的一大跳!

“有事不能叫我啊??!!突然拍我你是想吓死老娘啊!!”

“哟,我这不是看您老人家一个人黑灯瞎火的琢磨事怕打扰您嘛,得了,该走了!”

一群人收拾完行囊装备,粗粗的打扫了下野炊的痕迹,一起上了车。

“姐姐,我的玉佩您看完了吧?”

“想要玉佩呀?姐姐还没看够呢,要不待会过了检查站咱俩去树林里一起研究研究?”

“你这个死婆子,这嫩小鸡你也不放过,赶紧还给人家,一快破玉佩你踹怀里,睹物思春啊?”

“哈哈哈哈哈”大家一阵哄笑,尹山红着脸接过玉佩,回到了角落里。

“小兄弟,我看你这块玉也确实挺值钱,怎么着?从哪洗出来的?”王力凑了过去,紧挨着坐在尹山旁边,若有所思的问到。

“洗”是圈里的行话。一般从墓里倒出来的好物件都会留作自己用,我这里说的好物价并不单一指价钱好,更是具备一定的辟邪功效。所以小山这块精致的玉佩顿时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王力大哥,这玉佩是爷爷留给我的,我一出生,这玉佩就戴在身上了,不是洗出来的。”

“得了吧小子,那只能说明这不是你洗出来的,是你爷爷洗出来的。哈哈哈。”黄雄飞又一次用无聊的幽默将自己的哈哈声震彻山谷……

“老丁,前面过俩山口就到边境检查所了,我可提前跟你说好,我能做到淡定如止水,后面你那群姑爷爷奶奶我就保不齐了,那的检查所可不比咱们前面穿过的那些,我看你啊最好过去交待一声,别嘻嘻哈哈漏了馅。”

“放心吧,海子,遇到问题我自有办法。”王丁一看了看手表,头也没抬的支应着王大海。

此时已经是凌晨1点了,车慢慢的开到了某边境检查所附近,胡大海把车熄火,王丁一下了车换了身军绿色的简易迷彩服,招呼着大家照旧换上农民的衣服,把随身装备都挂在一起,用粗麻绳子捆了起来。

“咱们过了这关就进藏地儿了,你们提点神,别掉链子!”胡大海嘱咐着把车发动着,慢慢的开向检查所。

“同志,请熄火下车!”胡大海笑嘻嘻的掏了根烟递了过去,“大兵兄弟辛苦了!”两位身背半自动步枪的哨兵并没有理会,径直向车后走去。

“这后面拉的都是什么人?都下来吧!”

“同志!这些都是我乡下的亲戚,这不连年家里的地收成不好么,就打算到西藏去投靠朋友,唉,你也知道,这些年讨个生活不容易。”王丁一慢慢靠近哨兵解释到。

“车上拉的什么?”

“哦,您说这些啊,这不都是一些细软嘛,什么锄头、牛背拉、农具之类的,呵呵呵。”大海嬉皮笑脸的介绍着。

其中一位哨兵打开驾驶门上去看了看,下来又把车牌号登记了下。幸好这车到一地换一个车牌,只能说那时候登记车牌只是个过场,不像现在到处是监控,你随便换个车牌上路跑不了两天就露馅了,不过这招在那个年代可真的好使。丁一给大海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大伙把吃饭用的家伙都藏好,别被检查出来。

“同志,请把车上拉的东西拿下来。”

“军爷,这都是些农具有什么可检查的啊?”魏小云卖弄的抛了个眉眼。

“请叫同志,什么年代了还军爷。快点拿下来!”

“好好好,军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咯,王力黄雄飞你俩聋了啊?没听到啊?快去搬啊!”

“嘿,这小B子!”黄雄飞的爆脾气还没上来就被王力一把按住:“二婶让搬就赶紧搬吧。”说完使劲捏了下黄雄飞的手腕。

“你看我没说错吧,都是农具,锄头、牛背拉、麻绳。”魏小云一件件的拿出来接受检查。

“好了,走吧。”哨兵挥了挥手。

这突如其来的顺利令王丁一意想不到,连忙摆摆手:“二婶,快招呼大伙上车赶路了。”

魏小云心里把王丁一骂了个底朝天:“妈的!这时候占老娘便宜,我是你二婶?我还是你二奶妈呢!”

胡大海向哨兵挥挥手示意,赶忙发动车。

王丁一上了车给了大海一个眼色,大海得意的笑着哼着小曲向窗外的哨兵挥了挥手,刚要点烟呢,突然一声让这小子差点没烫到自己。

“请等一下!!!”刚才那位哨兵突然叫住了车,这时候王丁一的手已经在裤腰间了,这一个动作可把胡大海吓坏了,合着半天王丁一这小子说的办法就是武力解决啊?这要知道袭击军人是什么罪过?开什么玩笑?王丁一似乎看出了胡大海的担忧,就小声嘀咕了一句:“就俩人,蒙汗药!”

“同志,请问还有什么事吗?”胡大海陪着笑。

“忘登记姓名了。”这一下王丁一才松了口气,问到:“都要登记吗?”

“不用,登记一个人的就行。把证件拿出来。”

“兵大哥,我这跟逃荒似的,哪还有什么证件啊,这车和人你刚都检查了嘛,都是农民没啥文化。”

哨兵白了胡大海一眼:“行了行了,你叫什么?”哨兵冲大海问道。“周杰伦!”胡大海斩钉截铁的答道。

“好了走吧。”哨兵边写边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胡大海点着烟一脚油门冲出了检查所,看着越来越远的检查站,大家才松了松神经。要知道,这年头混口饭吃不容易,开个棺洗个物件都是要进去的。更不用说是两个拿着大枪对着你的人,这万一查出来个七七八八,那这群人就基本交待了。趁着夜色,惊魂未定的王大海连抽三根烟,加足马力向藏北奔去……

延伸阅读

诡梦拾荒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zgjczj.cn/ap36.shtml
下午三点多,鱼塘开始捞鱼了。一人拉着渔网的一个角,分别从鱼塘一边的两角落下去,一边赶

涵溪录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zgjczj.cn/xuvr.shtml
可是员工们不是都说洛江心就是洛江寒的弟弟吗?难道还能说是表弟?闫雪森又搜集了关于洛江

星游记:我是最强传说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zgjczj.cn/ajh4.shtml
大顺帝都,长公主府。结束冗长繁琐的外交接待工作,临近晚10点钟,李梦桐方才得以回府歇

我家是交点在线阅读海光  http://www.zgjczj.cn/cef.shtml
爪子落下后,顾不得痛苦怪鸟趁机得到解脱,飞离了束缚;那位粉碎怪鸟魔爪的神秘朋友又燃起

夫君他画风不对之天道誓言  http://www.zgjczj.cn/yvte.shtml
在幽冥清玉回到别墅后,楚天阔就异常兴奋的走了过来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说:“这是我今天接悬

玄幻:无敌慎重大师兄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zgjczj.cn/p25q.shtml
景希好奇的走过去将书拿了起来,拍了拍上面厚重的灰尘缓缓翻开了第一页“器仙经?”难道是

三界无双行之巡查归来  http://www.zgjczj.cn/nnuj.shtml
在一间昏暗的房间中,一个黑眼睛的小男孩坐在紧靠窗户的书桌前看着书。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

(快穿)修仙女配同住  http://www.zgjczj.cn/addr.shtml
穆长亭的静闭没有关足三日就被放出来了,不是林见大发慈悲,而是神出鬼没的神乐宫宫主悬月

这院子里啥都能成精第六章  http://www.zgjczj.cn/5gm.shtml
第六章楚绎不后悔跟蒋澜撕破脸,虽然出轨这事,渣男才是罪魁祸首,但仅是蒋澜鼓动吴老板来

佛系少爷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jczj.cn/nabw.shtml
三天后一切准备就绪,夜幕降临以后,林清和林清吃过晚饭,一切收拾妥当,来到德隆客栈,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犬夜叉]九尾天狐之开始接触(8)

    F.G.V,凡高维集团,是近这些年来,在Y国商圈混得风生水起的庞然大物。短短七八年时间,已经成为Y国不可撼动的商业巨头,是Y国各企业都为之攀附的龙头企业。据传,F.G.V.的老大,在19岁时创下这家企业,凭借个人卓越的经商能力和生意头脑,将F.G.V.从一家普通公司做到如今高不可攀的巅峰位置,其能力

  • 红楼之林家兄妹第四章在线阅读

    小道姑:???超电磁炮:那个,你说话的语句表达好奇怪。为什么要用这种古言?你真是古代人么?还有。@神宵真君,你这个人有点过分啊!为什么要冒充别人长辈?神宵真君:嘛,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好了,轮到你了炮姐。超电磁炮:不要叫我炮姐,混蛋!啧,我叫御坂美琴。性别女。今年十四岁,职业是学生啦。嗯,初中学生。

  • 变成黑户后我天天在掉马边缘试探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二日中午,一行人到达西安,在秦始皇陵就近找了个酒店住下,商议接下来的计划。“飞哥,依我看咱们天黑以后再进去。”胖子说道。沈叶欣笑道:“死胖子,你到挺聪明的呀,要不要我把你过去的事说来听听。”“叶欣妹子,你就别挖苦我了,过去的事咱们不提了好么?”胖子满脸无奈。“胖子过去的事,我倒想听听。”萧逸飞说道

  • 春迟在线阅读第二章

    “你是说……她是一路昏迷着进来的?”房屋内,冷冷的声音继续着交谈。“是,直到刚刚才醒来。”“那就是不知道上山的路了。”那人沉思片刻,“你们探清楚了,她的确是沈家的庶女?”“应该没错,那些箱子上刻着的都是沈家的标志。”“哼,红色的衣服,大批的嫁妆?”那人冷笑一声,继而转头吩咐道,“等明天天一亮,立即找

  • 枯木逢春在线阅读第9章

    她,就是坐在我右侧前方的女生,也就是刘冬冬的右边同桌,叫阴艳艳。本来,第一天入班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孩的名字很特殊,给人一种女鬼气质,阴森森的。那时候我还想,也就刘冬冬这样的胖纸,才能够“镇得住”她的阴气。……难道就是她在装神弄鬼吗?或者是她在梦游?那她说她家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我决定以后对她多

  • 归乡谣在线阅读第9节

    殷大富被吓死了。且死状极惨。一双眼睛凸了出来,眼仁上布满血丝。脸色发青,口吐黄汁。其身上也散发着一股骚臭的味道。林修摇摇头,命人将尸首给处理掉。没有刀斩殷大富,算他命大,不过被冤魂张氏给活活吓死。何尝又不是,让她亲手报了仇?至此,尘封两年之久的旧案,在今夜子时,被破获了。当夜,程咬金便下令。将清水县

  • 都市之我有99999个学生第八章

    八、傻笑什么“不!”方木笑了一下,温声道:“这是我家乡的特产,所以看到会觉得格外亲切。你也喜欢周黑鸭?”“朋友推荐的。”张骏收回手中那盒没有打开的吃食,往沙发上一横,不再和方木闲话。方木便不打扰张骏休息,估算着房内的格局,这才发现,乍看之下这只是个普通的酒店套房,其实门内另有乾坤。和早上那套一样,这

  • 初恋这件小事「左耳同人」之少女

    华夏境内,首都上空。“喂,烛龙,为什么要坐飞机啊,你不会是要逃离洛音那个恐怖的女人吧!有种!”对于可以操控空间的帝江来说,坐飞机,甚至是乘坐任何交通工具都是浪费时间,所以他根本搞不明白,明明有些急迫的烛龙为什么要乘坐飞机,直接传送到目的地多好,不会真的要逃离洛音那个恐怖的女人吧,用能力的话,确实会引

  • 次元白夜行之融合石碑【一】(4)

    第四章融合石碑【一】没多久文轩就到了锦绣家具厂,径直进到车间,因为过年了只有少数两三个师傅为了多挣点钱留了下来,平时大概有二十几个人在车间忙碌。远远就看到一个秃顶肥胖的中年大叔在跟一个老师傅说说笑笑。老板姓陈,名秋良。原来好像叫陈秋,听说年轻时也是一个大帅哥,在道上混日子,后来有个女孩喜欢他,不管任

  • 江山一日局(无限流)第七章在线阅读

    上官婉儿捂着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异常亲密的两人,这怎么可能,这个女人和夜宸……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就连旁边的幕雪容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上官婉儿动了东嘴唇,方才见到夜宸的所有欢乐被碾碎,试探的问道:“你……你们是何关系?”宁楚若一把将夜宸推开,方才他没将她如何,只不过让她们误会,看来,夜宸是用自己挡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