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猕猴桃那些事儿雷兴

作者:一只小肥鸽 来源:红袖添香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小胖子看着搀扶他的夜凡,双眼中充满了震撼,那可是雷舸啊,淬体七重的强者啊,夜凡只是仅仅几个瞬间,就将他近乎废掉,在他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字形容夜凡。

那就是“帅!”

“小凡哥?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啊?”

“淬体七重吧。”夜凡漫不经心的说道。

“嘶!”小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淬体七重是什么概念。

他除了买饼苦练小半年才突破三重,夜凡一夜不见就已经是七重了,难道他是一夜突破到淬体七重的?

要知道,淬体境可是一重比一重难进,这可是在打基础,哪有人一下子到这般境界的。

雷舸只以为夜凡这么多年来在扮猪吃老虎,可是沙碧确实清清楚楚,夜凡之前绝对是不能修炼的。

“难道小凡哥练了魔功?或者更可怕!他被夺舍了!”想到这,沙碧的汗毛都扎了起来。

他推开了夜凡,眯着小眼睛盯着夜凡,胖嘟嘟的脸上一脸警惕。

夜凡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沙碧他爹也一脸的莫名其妙,走上前去摸了摸沙碧的脑袋,嘴里自顾自说到,“儿子,你不会被打傻了吧!”

小胖子并没有回答他爹的话,而是小眼睛紧紧盯着夜凡,“小凡哥,咱俩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事情真的只有他俩知道,就连沙碧他爹都不知道。

夜凡挠了挠头,“真的要说么,你不是说以后不能说么?”

小胖子认真的点了点脑袋,毕竟是关乎兄弟性命的大事。

“额,那好吧!你偷看小女孩洗澡被我看到…唔唔!”夜凡话说了一半就被小胖子捂住了嘴。

因为他看到了老爹瞪起的目光,“看来你是真的小凡哥!”他连忙一脸正色道。

不过他后脑勺立马就挨了一巴掌,“臭小子,你竟然干过这种事?”当然是轻轻打的,毕竟现在小胖子鼻青脸肿的。

夜凡一脸哭笑不得,“什么真的假的,你没被打傻吧?”

小胖子摇了摇头,他踮着脚贴到了夜凡身上,“小凡哥,你一夜之间就突破到了淬体七重?”

夜凡点了点头,“算是吧。”

小胖子又一脸警惕,掰开夜凡的眼皮子看了看,而后又拉开夜凡的领子,最后向夜凡的裤子伸了过去。

夜凡连忙躲到了一边去,“你干什么?”

小胖子挠了挠头,“小凡哥,你不会是练了什么魔功吧?那会走火入魔取你性命的。”

夜凡气乐了,弹了下小胖子的脑袋,“你小子脑袋里一天都想的什么啊?放心吧,没事的,哪有什么魔功。”

小胖子嘿嘿一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小凡哥如今成了大高手了,可我还是个淬体三重。”

“半年后天源路也不知道能不能去。”小胖子嘟着嘴有些愁眉苦脸。

夜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连我都能成功,你还有什么怕的,只要努力没什么成不了的,还有半年时间,足够了!”

小胖子眼睛忽然眼睛一亮!“对呀,小凡哥你如今已经淬体七重了,半年后怎么也得九重了,到时候咱们俩一起去,我跟着你混!”

小胖子的话也引起了沙雕叔的注意,“对啊夜凡,你如今已经如此强悍,可得照顾照顾这小子。”

夜凡微笑着说到,“那当然了,我和沙碧可是兄弟啊,你要努力修炼,半年后咱们一同前往,一起进入三圣宗!”

小胖子用力的点了点头,搭着夜凡的肩膀,一路又说有笑的向家走去了。

小胖子的家在北元城西街的一家小门小户里,这里住的大多都是外来人,他们在这里暂时歇脚,还要来往跑生意。

一路上两边的店铺里传来叮叮当当的敲打声,这是铁匠铺,北元城的许多武者都回来买一把称手的兵刃。

还有一些买草药的,和一些外地来的特产,总之是彬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小胖子特别喜欢看铁匠打铁,也特别想拥有一把兵器,可是看了一下一柄大刀就要四十两,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小胖子家的门有些残破,看上去是已经过了很久的木门,上面的颜色都掉光了,还有几个被什么虫咬的洞。

进到屋内,前面有个小院,旁边种着一些蔬菜,还有几只鸡在地上咯咯咯的叫着。

棚顶还有些豆子,还没成熟。

房子内,只有一大一小两张床,还有一张大靠椅几个小板凳,桌子上的竹箕里放着几张大饼,看上去有些寒酸。

不过夜凡并不在意,比起自己搭建的草屋,这里无疑是精致了许多。

小胖子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他们两父子相依为命,小胖子也没有朋友,夜凡是他唯一的好朋友,所以小胖子把夜凡当亲人看待。

沙雕叔去喂鸡做晚饭去了,他今天准备好好款待一下夜凡,毕竟夜凡救了他们父子两,所以今日杀了一只只有重要日子才能动的鸡。

而夜凡则是和小胖子交谈着一些事情,时不时发出一些笑声,只有在此刻,夜凡才看上去像个孩子。

而在北元城的南边,坐落着一户大宅大户,雷府。

府内有一个大型的练功场,此刻练功场上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不绝于耳,练功的都是一些十一二岁的少年,每个人连上都有着汗珠,蓝色的练功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在他们最前面有着一道白衣身影,眼神阴冷,被他看一眼的孩子手都有些发抖,因为那是莫大管家的儿子,莫虚。

前天刚从雷云殿回来,此刻正在监督他们修炼。

莫虚环顾了一周后点了点头,“继续练,你们都是未来我们雷家的中流砥柱,如果想加入雷云殿,加入三圣宗,那就要比别人更加努力,如若不然,那就只有被淘汰!听懂了么!?”

“是!”那群少年竭力的喊着,又各自武动了起来,在尽情挥洒着汗水。

莫虚看了看便转过身向正堂走去,此刻哪里正坐着几个人,还有站立在一旁的雷舸。

此时雷舸双手缠满着绷带,但还是笑着对上座的几个人点头微笑。

莫虚进来后也站在雷舸身后,眼神低垂,不敢多言语半分,此刻他们俩在外面的嚣张跋扈竟然看不到半分。

毕竟那上座的几位都有这种资格,无论是身份上还是实力上。

坐在最上首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生的有些尖嘴猴腮,高颧骨,眉宇之间有着隐藏不住的狡诈,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正在笑着与对面的青年交谈着什么。

这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雷家当今的家住,雷豹子雷兴,他也是雷舸的亲生父亲,雷家中年一辈的第一高手,年仅四十的真武高手。

而有资格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并不是别人,正是夜凡的二哥,夜家的二公子,夜云。

此刻夜云嘴角挂着笑,向雷兴询问到,“雷叔叔如今愈发年轻了,实力也愈发强悍了。”不得不说夜云还是很会聊天的,这一句就将雷兴这只雷豹子夸的扶须笑了起来。

“哪里哪里,夜二少才是年轻有为啊,年纪不到十五,便到了淬体八重顶峰,比我那不争气的犬子可要强上百倍啊。”

夜云脸上挂着谦逊的笑容,“叔叔客气了,我这次来是听说雷舸兄被我那不懂事的四弟打伤了?”

说话间夜云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看来自己这所谓的四弟好像有些不安分了。”

雷兴笑道,“是他技不如人罢了,雷舸,过来!给夜二少说说怎么回事?”

雷舸应了一声走上前来,恭敬的对夜云说道,“夜二少,那废…额…夜四少不知道怎么回事,双臂力量极其强大,将我的双手生生捏碎了,我当时可是用了碎石拳!”

夜云眼神一凝,“你是说你并不是大意?”

雷舸面色通红,轻嗯了一声。

雷兴瞪起了眼,“废物,竟然被夜凡打成这样,你对得起这么多年家族对你的栽培么?”

一时间雷舸面色涨红,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确实是败了,谁让夜饭这么多年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但是此时他却没有任何话好说的,他只得将目光瞟向站在一旁的莫虚。

感到雷舸向他求助的目光,莫虚也站了出来,抱拳恭敬的道,“家主,那夜凡确实带着一股邪劲,我当时用了四分力,居然也没将他击倒,只是堪堪后退了几步。”

雷兴一震,“什么?真丹两重竟然都无法将他推倒?那看来这夜凡确实不太简单。”

“夜二少,您怎么看?”

夜云沉默了一阵后抬起了头,看向雷兴,“看来二弟身上好像有了一些秘密啊,不过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拿他!”

雷兴眼睛一转,“哦,不知是什么?”

夜云淡淡一笑,“我此次来,就是想请雷叔叔去观看我夜家的族比,到时候整个武罗帝国内的权贵都回来参观,到时候我必定让他颜面全失,万劫不复!”

说完他在雷兴耳边低语了一番,众人只看到雷兴表情一变,随即大笑起来,“不愧是夜云少爷,此计一出,他夜凡纵使在大本事,也无法翻身了吧,妙计妙计。”

夜云眯起了眼睛,“四弟啊,希望你不要太让我这个当哥哥的失望啊,不然就太不精彩了!”

延伸阅读

恋帘情深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akr4.shtml
恋帘情深窗帘规模,生产设施齐全。主要经营遮光布,提花布,绣花布,绣花纱等窗帘家纺产品

西利亚发饰品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6bb3.shtml
西利亚饰品是一家融合欧美、日韩的最新流行元素、全方位推动中国饰品的时尚潮流。西利亚饰

双冠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nbq7.shtml
双冠泵阀座落在中国泵阀之乡,本公司按照ISO9001质量体系标准执行,分别有苏式闸阀

万达实验仪器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di92.shtml
福建省泉州市万达实验仪器设备试剂是一家配置实验室设备仪器,化验室各种仪器、解决化验室

保联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aw6t.shtml
保联汽车用品经销批发的汽车精品、充电器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加诚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a1cj.shtml
加诚非金属矿产品拥有一批的非金属矿产科研技术人员,有出众的加工工艺,完备的矿物深加工

麦德龙超市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6xb6.shtml
“麦德龙超市”,是德国最大、欧洲第二、世界第三的零售批发超市品牌,在麦德龙和万客隆(

白金化妆品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ua3t.shtml
白金化妆品为所有渴望美丽的女性蕴育而生。公司引进台湾30年历史的「活肌精」系列产品,

海米迪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x0x7.shtml
海米迪机顶盒、高清网络播放器、国外机顶盒、行车记录仪、安卓智能投影仪、蓝牙手表、IP

闽辉复印纸加盟  http://www.americastalentbank.com/go3q.shtml
采用跳高的原木浆、不产生纸粉、不变脆高白度、高挺度、高强度、高质量良好的过机性能,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韦恩夫人[综英美]灭族之夜提前了?

    日常恢复了。可有所不同的是,对比其他六七岁的孩子,上学的宇智波逸身上却是多了一些负重装备。虽然这样的锻炼,对八门遁甲的熟练度增加的比较少,但也总比没有好。课堂上,宇智波逸成为了鸣人的队友,一起呼呼大睡起来了。昨天晚上,他一夜耗尽了两次查克拉,将极限写轮眼的熟练度增加了6点。以他现在的查克拉,能将双勾

  • [综]平凡无奇叶室君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人形暴龍!就这样,出现在马路上的一个奇观。一辆重型机车用着炸街般的轰鸣闯过了一处红灯,留下随风凌乱的一干吃瓜群众。这年头飙车还带个交警处理后事的吗?白铭可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心里默念一句抱歉后,顺着刚才那辆灰色轿车疾驰了过去。哪怕耽搁了一会的白铭,现在就能看见那个挡风玻璃都破裂了的肇事车辆。和

  • 无能者的自救另外一个灵力人

    下课铃声一响,关禁在教室里的学生就像脱缰野马一样都往外跑,当然有些不好动的留在教室看课外书,或是闲聊近来新出的**节目,又或是闲聊新出**哪个好玩。一下课郑子洋就不见踪影,苏朋想着多半是去打听黎梦班级,陶倩和班里**学去了小卖铺。留在班里同学个个在交头接耳说话,没人理会苏朋,苏朋起身出教室闲走,不知

  • 千器在线阅读第7节

    “啪…啪…”。“啪…啪…”。李骐皓转过身去,一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穿着打扮得衣冠楚楚,长得俊俏风流,傲气冲天的青年男子正在朝着他走来,而他的双手正有一搭没一搭却很用劲地鼓着掌,显然,这几声极为怪异的掌声就是从他手里传出来的。来者正是现在中心区大球场的幕后大老板,鳄鱼。鳄鱼笑着走到李骐皓的面前,他先是把李

  • 她有一点点娇气在线阅读第四节

    陈凡杀了坤哥后,走到门口对着门口的打手说到,坤哥被我杀了,你们如果不想死,那就跟着我混,你们的地盘我全盘接手!打手可不敢说不!他可是听见枪声了,是!打手低着头一脸畏惧的说到。很好!陈凡见这个打手很识趣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大哥你叫我阿彪就行!嗯!陈凡对着阿彪说到:把斧头帮里的核心成员

  • 西游:一拳唐僧之第二章(2)

    赤红的大字一瞬间似利刃刺在心中,瞳孔倏然紧缩。身后也传来微微的喘息之声,他有些茫然的点开页面。首先映入眼睑的是身穿白衬衣黑色马裤,脚着鳄鱼皮靴男子的照片。一手牵着缰绳,英姿勃发。那笑容灿烂而狂肆,其姿态却优雅万分。狂傲与优雅完全不同的两种特质,却在这人的身上完美的糅合一体。网页上更有一组组照片,全是

  • 霸道女总裁GL在线阅读第四节

    我紧盯着江哲年的脸,不敢放过他脸上哪怕一点点的表情变化,这样类似于自虐的问题,是我心底最在意的,女人的傻,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体现的最为淋漓。江哲年抿紧了嘴唇,为难的说:“夏夏.......”“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低吼着,压抑的情绪在身体里乱闯,每撞到一处就撕心裂肺的疼。“半年前。”他说的极干脆,那

  • 飞鱼传说在线阅读第9章

    站在透明的镜子面前,夏小优略有些怔仲地望着冰冷的镜子中倒映着的人影。那是她,可是脱下了普通衣服的她,仿佛褪去了依赖在她身上过久的慵俗,穿着这件高档的晚礼服,即使没有上妆,即使没有把长发盘起,也显得比往常更加高贵一些。衣服穿在身上好看与否,是否适合她,其实夏小优心里早已经有数。那时之所以会娇情的问叶文

  • 逆转沧桑第六章在线阅读

    熟悉的灵堂,熟悉的素缟,但此刻灵堂上的棺椁中,不再是衣冠,而是她亲爱的母亲。顾欢意扶着棺椁跌坐在地,呜咽着。她还记得昏迷前李从心对她说的话,他说的很对,她有很多事要做,哪怕家人都死了,她也要撑起将军府的门楣,为顾家争得该有的英名。可是她觉得好难、好怕,从未经过任何风雨的她,如何挑得动这么重的担子?哭

  • 南怃录第2章在线阅读

    乌云密布的天空显得有些昏暗,原本繁华的大都市现在已经变的荒凉破败,王轩独自一个人行走在这座城市的一条街道上,在街道两旁停放着一些被人废弃已久的汽车,显得破烂不堪,有的甚至被大火烧的只剩下一个空壳。路面上还残留着几处已经干涸了的血迹,周围到处可见残垣断壁,不远处的几栋高楼大厦还冒着滚滚浓烟。不知走了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