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画船听雨眠[陈情令]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咸欢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凤扬生而尊贵,但也不是没吃过苦头。他母后是个十分严厉的人,在他还很小的时候教他学习法术,那也是错了就抽,而且为了磨练他的心性,有心刁难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再加上来凡间之前在玄冰牢里关了那一百八十多天,妥,晚上睡在冰凉的床铺上他也没觉得太难熬。虽然夜里总感觉特别冷,也有些潮,但忍一忍倒也受得了。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以后都要这么过。

凤奶奶也知道,这房子不定什么时候就拆了,所以交房租也都是一季度一季度交,而且当初跟房东谈好了,因为拆迁不能再住下去的话,就按天数算,多出来的房租钱再给她退回来。

房东人还不错,也应了,只可惜凤奶奶最后一次交完的房租租期还没到日子,人就走了。

凤扬算了算,这小院子他最多还能再住七天。而按正常来说的话,房东再过三天左右就会过来收下一季度的房租。这里的租子是一个月八百,那一季度就是两千四百块。

两千四百块,对于小凤扬是大数,对于现在的凤扬来说那也不是小数目。

凤奶奶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她告诉过小凤扬她把钱都放在了哪儿。她还告诉小凤扬,不让小凤扬管她的身后事,如果哪天她真走了,就让他拿着钱,住到学校,把书念好。但是她过世之后,小凤扬没有听她的,还是找车把她送到殡仪馆,像别人家一样把她火化了,还买了骨灰盒,把奶奶的骨灰存起来。忙活完这些,基本上奶奶攒下的那钱也花了个七七八八,没剩下什么。

现在凤扬微信里的十块钱,加上兜里的纸币两块五,一共就十二块五毛。再就是存折里剩下的六百块。但这钱凤扬轻易不打算动。

如果不是做坏事损阴德,他分分钟就能弄来几百上千万,但这不行。

于是第二天,凤扬拿着十二块五毛钱,早上买了两个肉包子花了四块,又花了两块钱坐公交车。剩下的六块五他在学校食堂吃了顿午饭,清空了衣兜,等下午的两节课上完,他就带着花诚去街上行医去了。

说行医,没有医用品,说算命,也没有卜算道具。他跟花诚找了条人-流量大的商业街,往街边一坐。

“太子,您说在这能行么?您昨儿个不说去地里蝉卵多的地方么?”花诚趁着没人注意他们这边,飞到凤扬肩上小声说。

作为一只鹦鹉还得学人说悄悄话,他也是很不容易了。不敢大声,发出来的都是气音,好像要死的人。也就他们太子能听见吧,换个人都不行。

“你来的时候没发现么?这个城市里地下到处都是蝉卵,这个季节它们在土里又跑不掉。所以现在还是先赚钱重要。”凤扬说,“去,喊两嗓子,就说看相,测字,算命,不准不要钱。”

“我喊?!”花诚懵逼。

“难不成我喊?”

“哦!”花诚往旁边挪两步,仰起小脖子就开吼:“看相!测字!算命!不准不要钱!看相!测字!算命!不准不要钱!看相!测字……”

花诚就跟个复读机似的在哪儿不停喊。由于他的声音太特别,一听就不是人动静,所以很快就有不少人看了过来。

主仆俩一看有戏啊!于是花诚喊得更大声:“看相!测字!算命!不准不要钱!不准不要钱啊!快来看快来看啊!”

有个膀大腰圆的光头大哥走了过来,上下瞅瞅凤扬和花诚:“小兄弟,是你的小鸟在叫?”

凤扬心说这话说的好像没毛病,可听在耳朵里怎么这么别扭?他笑笑:“是啊大哥,看相测字算命看风水,都行,不准不要钱,您要看看吗?”

大哥:“我不看相,你这鸟卖不卖?”

花诚顿时吓得面无鸟色,钻进凤扬外套里:“不卖!多钱都不卖!”

凤扬:“他说了,他不卖。”

大哥一看这鹦鹉反应这么快,说得这么溜,被拒绝了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更加感兴趣起来。他正愁着他家老爷子过六十大寿送什么好呢。得,这商场还没进呢,让他看到这么只宝贝鸟,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他家老头子最是喜欢养鸟,要不是他买不好这东西,他一准就去花鸟鱼市场转转了,也不会来商场准备买茶具。就刚刚说话这只小虎皮,不用想都知道,老爷子一定喜欢!

光头一看凤扬穿得特别朴素——说朴素那都是往好听了说了,直白点说简直就是破旧加土气。一件蓝色的外套袖长和衣长都不够,而且明显都洗掉色了,花哩胡哨的。裤子就更没眼看了,明显是长裤的款式愣给穿成了九分裤的效果,裤脚还打过补丁。

光头突然有点佩服起眼前的小伙子。在这个最是知道臭美耍帅的年纪,穿成这样也敢上街已是十分不易,可更难得的是这小伙子的气质,没有半点畏缩和怯懦,大大方方的。这倒让人不确定这鸟到底能不能买到了。

于是光头一琢磨:“这样吧小兄弟,你说个价钱我听听。你这小鸟我是真心喜欢,你要卖,价格方面咱们一切好谈。”

凤扬说:“鸟我肯定是不能卖。不过大哥你既然有心孝敬长辈,我可以给你提点建议。当然,听不听随你。”

光头闻言心里着实大吃一惊。他什么时候告诉这小子他要孝敬长辈的事了?!

“小兄弟,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孝敬长辈?”光头压住惊讶的情绪说,“这鸟是我自己相中了想要养。你要是肯割爱,那最好,不肯割爱那你也别瞎猜啊。”

“呵,大哥你这人挺逗啊。从小到大硬着头皮说谎挨了那么多次打,耳朵都差点被打聋了,还不长记性吗?”

“你!”光头彻底无法淡定。他小时候可不就因为偷偷拿家里的大米出去换雪糕吃,差点被他二叔一个耳光给打聋吗?!

他当时说那米是被耗子偷吃了,不是他拿的,结果他表弟在门后早就看到了!还偷偷去告状!

难不成这小子真的会算命?

凤扬既然出来算命医病就没想过要空手回去,他想着今天出来好歹得赚身新衣服的钱,再买些吃的回去。

说实话,他这人不是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他自己过得舒坦就行。问题是他现在一点也不舒坦。本来在神界一直是广袖长袍,身上松快的不得了,现在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感觉就好像把该灌三根香肠的肉给硬灌进了一个肠衣里,憋屈,挤!

光头稍有些犹豫,不过一想这又花不了几个钱,便问道:“行吧,小兄弟,那我问问你,你的建议是什么?”

凤扬说:“如果我没算错,您家有六个兄弟姐妹,您是老大。您在本地经商,同时照顾长辈,余下几位各自在外忙碌,鲜少回来。其实人上了年纪无非两个愿望,身体健康,儿孙满堂。所以我的建议是,方便的话让老人家过个与孩子们团圆的大寿,总比对着一堆钱财礼物来得好。茶具再美,没有陪着一同品茗的人又有什么意思呢?您说是么?”

光头皱眉:“你说得大都对。但是我家只有五个兄弟姐妹。”

凤扬拍了拍衣袖,无所谓地说:“如果您觉得失散了多年就不算的话,那就五位吧。”

光头顿时张大嘴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最小的妹妹可不就在三岁的时候走丢了么!这么多年都没能找回来,那一直是全家人的心病!这些年家里的兄弟姐妹都在各地发展得十分不错,家里也算安好,就唯独这一件事,兄弟姐妹们在各地都尽了力,就是找不到人。

他母亲因为这事哭得眼睛落了病,这么多年都视物不清。

这……

光头激动得手都有点抖。他赶忙掏掏兜,把钱夹子拿出来。他也没细数,把里面所有百元的纸钞全部拿出来一股脑塞进了凤扬手里:“小兄弟,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能不能帮大哥找找我那个,我那个失散多年的妹妹?如果能,大哥一定还有重谢!”

凤扬手一捻,发现一共是十二张。他略一犹豫,只留了五百,七百块钱还了回去:“找人可以,但这个我就不额外收钱了,因为年头太久,我也不是有十分的把握。”

光头接过七百块钱:“行,如果人真能找到咱们再说。能加个微信么?”

凤扬点头:“可以。我需要一些您妹妹小时候用过的东西。”

两人加上微信,这时旁边有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女生,拉着他妈妈:“妈,要不咱们也算算吧?看起来真的好准啊!”

妇人拉住女儿,小声说:“傻丫头,那一看就是一个托一个骗子啊。说几句话就要五百块钱?你看他年纪轻轻的穿一身不合身的衣服,他有那个本事么?”

小女生就是觉得面前这个小哥哥长得好帅好美!特别是那双眼,哎哟,又大又亮,眼睫毛辣么长,简直要命了!比她学校的校草长得都好看!哦对,前提是你不能注意他的衣服!

凤扬听到有人说他是骗子,倒也不恼,只用不大不小,那妇人肯定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位阿姨,最近右肩时而疼痛,特别是天阴的时候,用药也不好,针灸也没用。”

妇人一听,一脸防备地捂住自己的右肩:“你怎么知道?”

凤扬说:“你至少有三年没给家里的长辈扫过墓。马上清明了,今年去给他们填填土,送些吃的吧。”

妇人心里一算,可不是正好三年没给家里扫过墓了吗?她男人要去,她嫌麻烦,觉得人死都死了,生前尽过孝就得了,死了还讲究那些做什么,就没再去了。

不过谁知道是不是碰巧说对了呢。于是妇人也没接话,想了想,拉着女儿就走了。主要是她觉得凤扬真的一点都不像算命的。既然算一回命就能赚那么多钱,干嘛穿得那么破?一切等她今年扫过墓之后再说!

凤扬笑笑,而这时一直等在旁边的光头问:“小兄弟你刚才说需要一些我妹妹小时候用过的东西,玩具和衣服之类的可以么?”

都是叫小兄弟,可这说话态度却和之前不一样了,居然隐约带着一丝恭敬。

凤扬说:“可以。”

光头又问:“那我怎么给你?是辛苦你跟我跑一趟还是我拿完送到哪儿?”

凤扬:“我今天明天都在这,大哥你拿好东西可以随时联系我。”

光头点点头:“那行,我这就回去找。”

凤扬瞧着光头奔停车场去了,戳了戳尚躲在他怀里的花诚:“出来,继续。”

花诚探出个小脑袋,一看光头走了,又蹦哒到凤扬肩上喊:“看相!测字!算命!不准不要钱!看相!测字!算……”

花氏复读机在那儿不停喊,周围那些好奇的人看了会儿,觉得比起算命这事,这只小鹦鹉更好玩儿,于是拍视频的拍视频,发朋友圈的发朋友圈。

凤扬看到了,也没理,反正免费的广告不要白不要。他去旁边卖水的胖阿姨那儿准备买瓶水——花诚喊得也不容易,估计这会儿也该渴了。

胖阿姨刚才没什么生意,一直在旁观凤扬算命。这时她一边把水拿出来,一边笑问:“小伙子,你真会算命?”

凤扬笑说:“阿姨您身体健康,有车有房,就是有两个女儿,都没对象。”

胖大姨:“!!!”

凤扬晃晃水瓶:“多少钱?”

胖阿姨连连摆手:“不要钱不要钱,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她俩啥时候能有对象啊?”

凤扬说:“这我可真不能说。不过您要是信得过我,回头可以劝劝她们俩,平时别总顾着工作,也多出去走走,爬爬山,打打球什么的。”

胖阿姨盖上冰柜:“你这么一说倒也是,她俩啊都孝顺,看我赚钱不容易,学习都很努力,现在也都出息了。就是这找对象的事,哎哟可要把我愁死了。”

凤扬笑说:“顺其自然吧。对了,能麻烦您帮我个忙吗?”

胖阿姨问:“什么忙?你说。”

凤扬说:“能麻烦您帮我把这现金转成微信里的钱吗?”

胖阿姨说:“行啊,这有啥不行?”

凤扬拿出四张一百元的纸币,交给胖阿姨。胖阿姨笑着看了眼,确定是真钱,便加了凤扬的微信,给凤扬转账四百元。

凤扬收了钱,瞅瞅天色,决定今天就先这样了。放学的时候就已经两点多了,再走到这,帮人算算命什么的,现在都已经快五点了。要是冬天这时候都已经黑了。再说也不是总有人想要算命。有的人,可能也很好奇自己的命运,甚至应该说绝大多数人都好奇。但信不信命是一回事,有的人,即便信也不想提前知悉。因为他们怕那不是那们想要的。

花诚扑楞到凤扬耳边:“太子,咱们去买东西吃吗?”

凤扬:“嗯,你想吃什么?”

花诚说:“毛毛虫面包!您说会不会是毛毛虫馅儿的呢?哇!想象一下都觉得好香!”

凤扬轻轻一弹花诚小脑袋:“你觉得有几个人会喜欢吃毛毛虫馅儿的面包?”

花诚一想也是,不过他还是很想吃!

于是凤扬就带着花诚去了面包房,买了点面包。毛毛虫馅儿的面包肯定是没有,长得像毛毛虫的面包倒是有。奶油馅的,凤扬试吃了一块感觉还不错,就拿了两个。

付款的时候,凤扬从透明玻璃后的蛋糕裱花屋里看到,有两个人正围着一个大蛋糕在那儿粘东西。粘的应该是一粒粒特别闪亮的水晶,五层的蛋糕最下两层的外围可食用纸已经粘完了,闪到不行。两个师傅这会儿正在粘第三层。

凤扬有些好奇,随口问正在给他打单子的营业员:“蛋糕上还可以粘水晶?”

营业员一听这个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别提了,昨天来了个财大气粗的顾客,好像是闪光控,他喜欢一切闪闪发亮的东西,手上光宝石戒指就戴了六个!他非要他的蛋糕是全世界最闪亮的,这不,我们店里的师傅从早上一直粘到现在。有钱人的世界,咱理解不了啊!”

凤扬觉得这绝壁不是什么有钱不有钱的问题,是脑子里有没有包的问题。水晶又不能吃,看一眼新鲜然后就扔掉吗?

凤扬不由在心说骂了句是不是有病?殊不知这个有病的人订完蛋糕并没有回去,而是去了卖平板电脑的地方。他买了一款背面是亮面的平板电脑,之后把自己订制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粘贴拿出来,在新买的平板背面粘满了。

布灵布灵的!看着就高兴!

营业员:“……”

她家那么低调大气个平板,粘满了水晶就跟小公举手里的玩具一样,真是哔了狗了= =!

延伸阅读

意利得纺织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ab4d.shtml
意利得纺织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生产各类装饰面料、雪尼尔沙发面料、床上用品面料、窗帘及

明源牌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p3fu.shtml
明源牌不锈钢焊条加盟总店是生产经营特种焊接材的高新技术企业。占地面积3000余平方米

尚御堂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pzmf.shtml
加盟信息介绍:加盟尚御堂养生馆,带来收益源源不断。尚御堂国内外推翻传统藏禅能量养生理

水处理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x35m.shtml
水处理设备是一家大型的、综合性的、国内外性的、水处理设备行业和环保等行业的公司,也是

锷王钓具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6wcu.shtml
湖北龙王恨鱼饵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是国内知名的渔具企业,专业生产鱼饵、鱼类诱食

卡侎专业换油中心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ej1.shtml
卡侎专业换油中心属于辽宁汽众润滑油生产有限公司,公司承建于2009年,位于辽宁省沈阳

或客共享足疗机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xxh.shtml
或客共享足疗机,通过酒店房间投放,一个房间一台,还配备了一次性脚套,解决了卫生问题,

美克维拉窗帘布艺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buft.shtml
珠海市欧博莱布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11月,是一家致力于窗帘面料、配套墙纸研发、

老龟玉石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x93o.shtml
老龟玉石,再造翡翠效果!现今,潮州市老龟玉石有限公司,在玉石企业中占领着重要的经济行

载普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x4t4.shtml
高雅运动车,品味格调生活,感受英伦小资风情golf作为一项贵族享受娱乐活动,一直广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爱做蛋糕的妹子萌萌哒樱花祭

    木叶成立以后,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都忙着建立木叶的事情。这种和平没有战乱的时代,是每个人的心之所向。即使是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这样子的敌对家族,一起生活也没有一个人有怨言,更不要说后来加入的一些小小的中立家族。两年间,木叶是越来越不容小觑了。而这些都和春野樱没有什么关系。她还是那样的生活,开一个小医馆

  • 生太极第9章在线阅读

    这支军队大概有200人,都是远征军中的精锐。人类现存的各大城市虽然都拥有一定的自治权利,但整体上还是受帝国的管辖。帝国法典规定,从军的人员必须年满16岁,能力者除外。这只远征军的部队人员最小的都有19岁,因此,林肯感觉自己像扎进了大人堆里。那琪领着林肯吃了顿饭,之后就消失不见了。部队里每一位士兵都有

  • 神秘总裁宠上瘾之第六章

    上午九点,香理带着小侦探准时抵达米花町2丁目。白墙红瓦的洋房颇有一种地中海的质朴风格,铸铁大门,名牌端正的挂在白色球形灯下方的墙上,是香理十分熟悉的姓氏。【工藤】香理记得工藤新一的家确实就在这附近没错。她总觉得内心有些复杂,弯腰:“这里就是你家吗,柯南?”身上依旧穿着棋院制服的小侦探摇了摇头。“不,

  • 冷小姐之爱上不能爱的人之忽然消失

    红霞漫天。眼前的少女拿着把剑,奋力的厮杀着,敌人不断的倒下,少女的身上红红的一片,分不清是鲜血,还是夕阳。“你是谁?”胡一一用力的喊。少女转身对着胡一一说着什么,却什么也听不见。胡一一叹气,又是这样,转头,对着左面。四周忽然变化,胡一一的小手上似乎多了把剑,然后身不由己的挥舞着。胡一一看着小手,感叹

  • 网游之clks在线阅读第8章

    那青年见泪千行仍自忍着泪,既不出手,也不还口,眼珠一转,又笑道:“如果姑娘看不上他,在下倒是差了两三房侍妾,我就勉为其难,照顾照顾姑娘吧!”听此言语,四周更是轰然大笑。泪千行从桌上锵一声拔出长剑,剑锋前指,遥对那青年,终是滴下泪来!老妇闻得那青年无耻言语,大怒道:“竖子敢尔!”这一分心,那老者瞅准空

  • 晓风倾月在线阅读嘿嘿,我先溜了

    自从古卿答应了魔王,这几日魔王好生地把她养在一梦宫中,每日都让厨子做些大鱼大肉送过来,害得她腰上已经涨了二两膘。本来日子过得挺舒坦的,魔王也答应最近就放玄铭回魔宫了,唯一一点不太和谐的地方就是,魔王坚持和她住在一屋?在她的据理力争之下才勉强睡在了两张床上。其实,对于她一个妖女来说,和其他人睡在一张床

  • 逍遥(温柔攻,忠犬受)实验对象

    在不确定对方是否死亡的情况下,江晨没有这个权利下达开枪的命令。每一条人命,都需要他们去守护。这是作为一名军人的终极目标!然而,他们真的是活人吗?江晨执行任务这么久以来,根本没见过如此反常的现象。“江晨,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无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准开枪!”这时,将军又传来了新的指令:“尽量把他们全部

  • 姣姣美如玉第六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唐小包都没有再出去过了,毕竟每次出去都要跟着一堆的人,还要买上一堆自己不需要的东西,这让唐小包觉得十分的不自在。而纪灵因为身体的原因,这几天都待在房间里修养。也就是在这几天里,唐小包知道了纪灵不是生了什么病,而是因为从娘胎里出来身体就弱,能活到现在也是靠着每天接连不断的昂贵的药物维持着生

  • 我养师父那些年[西游]投诚

    没劲,简直就是碾压性的实力差别,白飘飘抽了抽嘴角,也没了胃口,便想着继续自己的任务。她抬头看向刚才三人所在的位置,两个直立行走的比较高的在后面,一个矮较的自己滚着轮椅在前面。这人是想自己一个人坐着轮椅下楼吗?他身后明显就是他下属的两个大男人怎么不帮他呢?白飘飘觉得自己的接近机会来了,“恩公!这是另外

  • 厨神今天也超可爱[古穿今]之名字什么的还是自己取

    离开包子铺,顺着街道走了很久,老太太说这是雨之国,果然么,难怪这么多雨,真烦啊,话说不是传说老兔子跟水影有干系么?这个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现在应该思考名字的事,人要有名字才能和别人区别不是?不过名字呢,好像就算现在着急也没用,必须要经过老兔子精的认可才行,暂时还是别想了。说起老兔子我就有很多疑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