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家机甲不正经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白翡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酆都城门口到鬼王府邸,这短短路途,商芸的心境一变再变,尤其是喜乐在耳边萦绕,更是让她难以镇定。

师父会不会完全察觉不到自己被酆都鬼王带走的事?到底会不会有人在她被拉下去之前赶来救她?

商芸坐在轿中,灵气紊乱,几次无意识地催动了月净轮,都叫鬼王留在体内的禁制压了下去,让她感到胸口一阵刺痛,不由得捂住了心脏的位置。

她想道,自己若是被拉了下去,一个活人在地府要怎么生存。

在鬼物眼中,活人无疑是大补之物,尤其是像她这样的瑶池弟子,一身灵气精纯,正是最好的进补之物,她要是从里面逃出来,只怕还没有找到森罗大殿的出口,就要被那些鬼物给吃掉了。

他们才不会管她是不是瑶池弟子,又或者是不是酆都鬼王看中的人,商芸甚至自己都没明白鬼王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

这世上真的有这么疯狂的一见钟情?

商芸皱着眉正试图找到鬼王这么做的动机,耳边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鹤鸣,接着就感到腿上一重,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花轿里。

商芸吓得差点叫出声,然而出现在花轿里的人却发出了她熟悉的声音,说道:“别叫,是我。”

“哥?”商芸一把掀起了盖头,果然看到了哥哥商宁,“你怎么来了?”

这花轿里多出了一个人重量,明显重了几分,然而周围抬轿的轿夫却不是活人,也不是鬼物,而是由鬼王的法术驱动的纸人。

纸人行走僵硬,没有自主意识,所以也感觉不到这增加的重量,兄妹二人挤在这里完全没有被发现。

楚云非从妹妹腿上下去,滑到了一旁:“我怎么来了?我难得想来陪你过生辰,结果去了瑶池发现你不在,瑶池之主说你在酆都附近执行任务,那我就跟你过来了。”

商芸想要说点什么,还没开口就被自己的哥哥打断了,听他说道:“谁知去了你最后出现的小镇上,那些人都在传说有个瑶池弟子被酆都鬼王抓走了,我就想,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被酆都鬼王抓走?”

商芸:“……什么叫做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被酆都鬼王抓?”

楚云非道:“就是说你最容易惹是生非的意思。”

商芸:“???”

只见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你自己说,是不是每次你从瑶池过来上昆仑来找我都一堆破事?哪一次你在路上不是惹是生非,身后跟着一群妖魔鬼怪过来?都不知道你是什么体质,老是招惹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他这样一说,商芸就想起了他们小时候,每一次自己出门都会惹到莫名其妙的人,总是一群妖魔鬼怪想冲过来要吃了她的样子。她哥哥在山脚下等她上来,结果每次遇上这些东西,昆仑首徒都打不过,要狼狈逃窜,拖到昆仑之主出来收拾场面。

商芸也很气,她也心里苦,伸手去推自己的哥哥,说道:“我怎么知道?明明你跟我长得差不多。怎么就没有见你被其他人骚扰?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跟我挤一个轿子?”

楚云非脱衣服的动作脱到一半停下来,清亮的眼眸看向她,靠在花轿上屈起了一条长腿踩在椅子上,然后将手臂放在上面:“你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商芸嘲道:“是啊,你不是总说自己很厉害吗?你不是昆仑首徒吗?你不是剑法了得吗?你怎么不从外面杀进来啊?”

楚云非眼也不抬地在手中画着一道符,说道:“杀你个头啊,我只是昆仑首徒而已,又不是昆仑之主。我只是上昆仑学艺十七年,又不是七十年,怎么可能打得过酆都鬼王?现在出去,一个照面就被他给干死了。”

剑符画成,他掌心一亮,与此同时,仙鹤身上也亮起了同样的蓝光,又缓缓消散。

商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简直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来搞笑的还是怎么着,她深呼吸了几下才去捶打自己的哥哥,说道:“我要你何用啊?”

“闭嘴。”楚云非躲开她的拳头,催促道,“快,脱衣服。”

商芸:“干嘛,干嘛要脱衣服?”

楚云非已经把自己脱得只剩里衣了,伸手来替妹妹脱繁复的外袍,漠然道:“难道看着你嫁给酆都老鬼吗?当然是救你出去了,快点!”

两人到底是兄妹,商芸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想做什么,他是想穿上新娘的衣服,留在花轿里顶替自己,换自己出去。

商芸十分感动,然而拒绝了他:“不行啊,我身上有鬼王下的禁制,我一离开这里他就会发现了。”

楚云非已经成功把她的外袍也脱了下来,被里面同样是大红颜色的里衣给刺瞎了双眼,皱着眉抬头看向她:“你怎么这么麻烦?”

商芸刚想揍他,就被他一把抓起了右手,听他说道:“把周身诀窍都打开,跟着我说的做。”

昆仑之所以是十派之首,除了剑法了得,还有就是他们特殊的修身之法。昆仑的修行法门能够将身体里的大小经脉通过特殊手段,连成两道,一纵一横,经由这两道经脉进来的灵气纯粹又量大,能像淬炼宝剑一样淬炼他们的身体。

楚云非在这个世界的身体跟商芸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只要这样握住她的手,他身上的横脉就自然的将她手上的经脉也连通过来。

两人天生灵脉相通,犹如一体,楚云非的心法一运转,就像直接在商芸的手腕上开了一个口子,形成了新的灵气流动。

商芸体内凝滞的灵气一流动,酆都鬼王留下的禁制就发出了微微的光芒,判断她又要沟通神器,于是便顺着灵气流动的方向,朝着楚云非的身体游弋过来。

商芸察觉到哥哥想做什么,体内的月净轮此刻也跟着要脱离她的丹田,令她震惊地道:“哥怎么办?月净轮也要朝你那边过去了!”

楚云非却不放在心上,说道:“怕什么,过来就过来吧,等回去之后再把这玩意还给你。我们昆仑的神器比你们瑶池还要多一件,我在山上都扔着玩,还会夺你这一件不成?你想要,我把我那件给你都行。”

如果不是现在两人灵脉相连,不能乱动,商芸又想揍他了。

她怒道:“谁要你们昆仑的神器啊!”

“不要就不要嘛。”把她惹急了,楚云非就消停了,“你专心一点好吗?快把灵气都催动过来。”

兄妹二人此刻心意相通,都知道情况危急,不是拌嘴的时候。于是一个在那边牵引着灵气,一个在这边拼命把灵气往他那个方向推。

鬼王所下的禁制跟商芸体内的月净轮一起向着楚云非的身体过去,两人额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片刻之后,总算大功告成,那禁制又附着在神器之上,在楚云非的身体里沉寂了下来。

楚云非松开了手,随手擦掉额头上的汗,说道:“好了,快点,把衣服给我,然后换上我的衣服出去。”

商芸照做了,一边在轿子里小心地起身把喜服脱下来给他,一边嫌弃道:“你怎么这么没长进,都这么多年了,还可以穿得上我的衣服。”

楚云非坐在她的位置上,嗤笑一声:“你怎么不说你自己长得牛高马大,哪有哪个女孩子像你一样的?也不知道酆都老鬼是不是眼睛瞎了才看上你,我看你就干脆嫁给他算了,省得以后还要张罗着给你找婆家。”

商芸:“闭嘴,掐死你啊信不信。”

兄妹俩一边拌嘴。一边却动作不停地交换了衣服,紧张地在轿子里重新整理好。鬼王府邸就在长街尽头,很快就要到了,商芸身上穿上了哥哥的剑袍,楚云非身上穿上了新娘的喜服,拆散了刚束好没多久的头发,戴上她的凤冠,接着盖上了红盖头。

隔了片刻——

“等等,我盖这个干嘛!”楚云非莫名其妙,一把掀起了红盖头,拉过商芸的手,把自己刚刚在手上画好的剑符印在了她掌心里,说道,“神针在上面等着,你把这个符捏碎了,阵法就会发动,把你传送回神针背上。”

商芸握紧了右手,点了点头,眼里透出了担忧看着他:“可是我传送出去了,你怎么办?”

楚云非说道:“什么怎么办,我就跟他回府啊,然后走一步算一步了。”

商芸咬牙:“哥你一定要撑住,我这就回去找师父,然后叫你师父一起来救你——”

楚云非道:“别提我师父了,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看着神色凝重的妹妹,心软了一下,淡淡道:“好了,别担心了。”他伸手给妹妹整理了一下头发,“你以为酆都鬼王是断袖吗?而且就算他是,大家都是男人,指不定谁吃亏——”

商芸:“……”

“你就不同了,要是真嫁了酆都老鬼,到时候他再让你生个小鬼,你就走不了了。”

商芸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打了个寒战,说道:“你在酆都鬼王面前嘴不要那么贱啊,他要是把你杀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帮你报仇啊!”

他们毕竟是人,寿命再长也有极限,不像鬼修。商芸在修行一道上虽然资质不错,但完全不觉得自己能够打过鬼王,只能寄望于像自己哥哥说的那样,鬼王发现自己掳回来的居然是个汉子,然后就会把他给放了。

她最后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说道:“不行,你的眉毛太粗了,我给你修一下,不然一下子就穿帮了。”

楚云非一闭眼:“来来来。”

她抓紧时间,非常到位的给他上了粉,画了眉,点了唇,把两人本来就相似的面孔弄得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了。

做完这一切,商芸手中的剑符微微发起了光,她连忙把装着自己胭脂水粉跟一些衣物的乾坤袋给了哥哥,说道:“我看你也没有带衣服出来,不然也不会让我穿你的剑袍。反正你也穿了一次女装,不在乎穿第二次了。”

女装大佬楚云非摆手:“好了,快走了。”

商芸看着他,一咬牙,接着捏碎了手中剑符,身影瞬间消失在花轿里。

耳边风声呼啸,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在哥哥的坐骑背上。

仙鹤通人性,一感觉到她来到了自己背上,便一振翅膀向着高处飞去,很快就穿透了铅云,飞往了跟酆都截然不同的方向。

商芸坐在仙鹤神针的背上,身上穿着哥哥的衣服,回头看着自己逃离的方向。

仙鹤的羽毛温暖,她的手掌覆在上面都可以感到从这仙禽身上传来的温度,酆都城中鬼气冲天,然而其中又透着红光,正是家家户户都结了灯笼,鬼王娶亲,全城庆贺。

她的眉目间透出忧虑的颜色来,不知道哥哥商宁到底有没有机会从里面逃出来。少女穿着昆仑的剑袍,看上去比她穿着嫁衣时少了几分柔弱,多了几分英气果决。

她伸手拍了拍仙鹤的脖子,催促道:“神针飞快点,快飞到瑶池去,我要去请师父来救我哥。”

仙鹤神针发出清越鸣声,向着瑶池方向急速而去,翼下生风,将一路的云都带成了一条云路,笔直的指向了瑶池的方向。

酆都城中,鬼王骑在马上若有所感,抬头望着那个方向。

他的目力穿透了浓厚的铅云与阴风,看到那条消失在天际的笔直云路,心念一动,便感应到自己禁制跟被封印住的神器气息还留在花轿里。

所以不管刚刚来的人是谁,都没有能耐把他看上的人带走。

他的目光幽深,猛鬼样的面具挡住了他的脸,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只要把花轿里的人带回府中,王府沉入地底,与此间阴阳相隔,这阳间的人自然就再也找不到她。

到时,自己就会有足够的时间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然后赢得她的心,在洞房花烛时摘下面具,让她看清这张许久未曾示人的脸,不再畏惧自己。

楚云非原本坐在花轿中半闭着眼睛,忽然若有所感地伸出了手臂,看着右手上戴着的那个手环。

手环的风格跟这个世界的法器完全不一样,线条极度简约,也没有符文,充满了科技感。

他神色微妙地接收到从手环里传来的信息,喃喃道:“……是他?”

延伸阅读

大话九变‘终结’计划(四)  http://www.linzengkun.cn/slaf.shtml
战争学院,将军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大屏幕,这些新生,有的大多都令他很满意,但有的就不

渊浅情深-墨渊白浅同人下面给你吃  http://www.linzengkun.cn/sz0f.shtml
说真的,林木是着实有些头疼。一如系统所说的,这姑娘的确是个问题少女,本来因为从小就没

国之崛起:神级初中生之离山  http://www.linzengkun.cn/xyu0.shtml
青衫男子朝着李虎喊道:“你忘了吗?你在这楼里住的那几天还是我给你送的食物。”李虎终于

系统帮我追男神!一个大汉  http://www.linzengkun.cn/phyl.shtml
舞蝶,黄忠的小女儿,小东方睿两岁,如今还是个四岁的女娃娃,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时常被黄

九星战神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linzengkun.cn/sp1h.shtml
陵子:“谁”门外小胖子的声音传来:“漫漫姐姐,起床了,那个哥哥不见了。”我看了看还压

宋朝的故事之对战名单(6)  http://www.linzengkun.cn/t8k.shtml
立海大一直信奉强者至上,有实力的新手生会被纳入到每月一次的校内排名赛之中,而这次校内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nzengkun.cn/gvqg.shtml
这天,阳光很好,种在别墅后院不知名的花三三两两的开了。两棵浓密的大树中间刚好放着一张

无道无魔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linzengkun.cn/ls6.shtml
“我小阿俏的本名早已不记得,整个大沪上谁不知道我小阿俏虽身在这烟花处,却自幼卖艺不卖

重生为男神独宠小甜心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linzengkun.cn/yg54.shtml
位于玖遗森林的山峰上,有一栋用剑,削出来的石屋,屋内,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懒洋洋的从

带着土著闹革命在线阅读百米之内,无所不知!(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linzengkun.cn/azz6.shtml
“唰!”刀光如同银色匹练,将面前之人连人带剑,斩成两半。断裂的长剑坠地,鲜血、脏器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觉醒来我成了满级大佬之第三章

    崇帆帆是那种会留意好友申请的人吗?不是的。所以Romantic的傅黎盯着电脑界面十分钟后,愤然下线!崇帆帆点了把单排,但不知道是时间太晚还是段位偏高,足足排了三分多钟都没有排到人。她取消了匹配重新排,忽然听见刚才的小哥爆粗说:“哎呀你大爷的!一个辅助跑得比我一ADC还快!你这样还打什么辅助?你是来掉

  • 星际争霸2战术大师在线阅读第7章

    杨子成逃出来上个厕所,这厕所一上就是半个多小时,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推开门走了进来。而也就这半个小时的功夫,只见此时唐潇潇与杨密已经小脸通红,望着桌上的白酒瓶,杨子成皱了皱眉头。卧槽,这么粗暴么?这才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两位大姐就怼了一瓶白酒?“子成,你回来了?”“找到厕所了么?”唐潇潇与杨密的问题

  • 烟火欲燃在线阅读挑战(下)

    这时,老三的又一记侧踹对着文采扬的小腹踹了过来,文采扬还没来得及把双手招架于小腹之前,就被结结实实地踹了个正着。文采扬倒飞着出去趴在了地上,疼得他直咬牙。老三见他趴倒在地也就暂时住手了,他站在那里,微微有些气喘了,看着趴在地上的文采扬,心中却是吃惊不已。要知道,在他以前遇到过的相同年纪中的对手中,还

  • 后做哥哥在线阅读 烦恼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不管了,我反正我不舒服,相当的纠结,缘于我桃花突然开了一朵。双休日,我拉着最亲密的朋友兼战友宝小弃,逃也似地回了趟老家。小弃老是听我说我这边的食物如何如何美味,听闻我要回去,自告奋勇跟我回去。我心情烦躁,在车上一直默不作声,小弃在一旁看我把书胡乱地翻了

  • 谁是我的soulmate在线阅读论爵位两房伏隙 道罪过东宫致歉

    南下扬州的苦差事到底没落到贾政身上,因贾琏得了皇差赴苏州采办丝绸,在听兄长说起接养表弟妹的话时便顺口揽了过来。贾母的笑容真切了许多,拉着贾琏夸了好些话。贾政捻须训示:“办妥公务,为圣上分忧是第一要紧的事儿,不可因私废公——”贾瑚接道:“二叔说的是,你有公务在身,分心不得,依我看还是辛苦二叔走一趟,免

  • [综]守护历史失败后在线阅读第10章

    老郭和王惠一起坐在客厅沙发上,视线一同落在厨房间那一对轻笑浅谈的璧人身上,眸光越来越柔和,王惠看着不禁感慨,“我弟真的长大了,连背影都这么好看,也难为了那些二奶奶没有疯狂。”(二奶奶们:不,姐姐,您高估我们了,我们已经疯了,好不了的那种!)老郭骄傲起来,脸上笑眯眯的:“那是我徒弟!”王惠无视老郭的骄

  • 玛丽拯救世界![综漫]在线阅读让她白吃白住?

    “帅哥,你千万不要迷恋我哦……唉?”话说到半,后领子被人提起。顾遥遥;?整个人被无情地丢出房间。门“砰”地关上了。顾遥遥一脸懵逼地坐在地板上,从说话到被“扔”出来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管家与皮特走了过来,第一次见到有女人被傅总丢出来还能好好地坐在那儿?“顾小姐,您没事吧?”顾遥遥怔怔地问了句;“我要有

  • 商韵好好活下去

    陶辛迅速进入藏宝阁,思考着自己需要的材料。首先,一定要选出最符合需求的材料。需求中最主要的,肯定是辟邪保平安,能够经过灵力处理,做成冲剂服用的材料也没那么多。还有……陶辛心中沉甸甸的,总觉得浪费一分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他不想看到的事情。他进入藏宝阁,再次回到了四层,与所有材料连通,试着寻找自己想要的那

  • 嫡女心计在线阅读最近出了点小麻烦

    那则新闻,虽然只在校园内传播而已,但是却成了学校开除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她乔露露的名声,也为此更臭了!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过后,这则新闻,还会被捅到社会上去,为她前世沦落到被晋城人人喊打喊杀的小三时,添了强力的一笔!“露露同学真是太懂我了,我们学校的女生,大部分都很想看看这**湾的风景,还有这如同城

  • 三国:杀敌爆奖励!在线阅读第1章

    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过去是如此,现在也如此。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开始有一种幻觉,认为生存唾手可得,所以肆意妄为,然尔天道有轮回,苍天又会饶过谁?盘古大陆,龙国蜀都大学,清晨女生宿舍中,零乱的衣物在窗外初升太阳光下分外刺眼,蒋晓燕无奈的收拾着衣物。“凤飘飘,快点起来,唉,每次你都起床这么晚,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