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末日纵横之无理冠冕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鱼饼sky 来源:纵横中文网

山间的浓雾开始消散,天边隐约出现绯红的红晕,亮光像一个慵懒的小孩一点一点的爬出雾被,印出赤朱丹彤各种层级的红。整个马岭河峡谷处于云里雾里和梦里。

再是偶然的一眼,一团亮光便跳出了雾团,不过数十秒的时间,它就变成了一个火球,霞光万道,喷薄而出。

这时便可以看清,云雾之上印出的是大桥红色的缆索,就像仙女的丝带拖曳在仙界的雾毯之中,从遥远的东方越过山川峡谷而来。

大家忍不住的尖叫跳跃,笑笑抱住陶酒酒和阿染便看着太阳升起边兴奋得直跺脚。

等待日出就像等待生命中很多很美好的事情一样,等待所需要的时间总是远远高于它发生的时间。太阳从微微冒个尖儿到完整地浮出雾面也不过才短短几分钟。只不过这几分钟已足以给远道而来的他们极大的安慰。

“我们以后要一起看很多很多的日出啊”陶酒酒情不自禁地感叹到。

笑笑说:“对呀对呀,诶呀,我们忘了拍照”,正要让柏渝给他们拍照的时候,发现牧一早已经掏出了自己专业的摄影机,甚至不声不响地抓拍到了日出那一瞬间三个女孩子情不自禁地第一次相拥。

大家仔细看看照片,发现不知不觉的时候牧一已经帮她们拍了很多可以直接出片的作品。画面的角度取景包括人物的神态都非常自然真实,背后太阳的变化过程也记录得十分到位。

“哇塞,牧一你太厉害了吧”,大家忍不住齐声赞叹。一向大方的牧一受到称赞竟然变得有些局促,傻傻的挠了下头,脸红红的笑了一下。

当大家想拍合照的时候,牧一又不声不响的掏出了三脚架,笑嘻嘻的和大家拍照,照出了一堆稀奇古怪的照片。

当一切折腾得差不多的时候时候,雾气也差不多四散开来,大家慢慢看得更清:大桥横跨过的就是马岭河峡谷,下面沟壑万千,能直接看得到葱葱茏茏的植被,隐隐还能听到轰隆的水声,大桥的全貌也完整地展现在了他们眼前。

每个人就地坐在四散的岩石块上开始了自己的画作。

大家喜欢的风格不一样,阿染很快就架好画架做开始做水彩风景写生,而笑笑就坐在她的侧面准备画阿染的人物速写。

本来陶酒酒也想做水彩风景的,可是她转念一想,还是走向了柏渝,说:“你愿意当我的模特么,我好久没有画人物了,得练习一下了”,柏渝一下子就接了话说好,陶酒酒觉得柏渝应该只是埋在了他的速写本里,压根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但是还是一脸欣喜得坐到了柏渝对面。

陶酒酒换了好几个位置画了不同角度的柏渝。

她突然觉得画人物速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你可以光明正大的360度无死角的仔细观察一个你想看的人,描他紧蹙的眉头,专注的眼眸还有微抿的双唇。

陶酒酒甚至看得清他每次吞咽口水喉结的运动,于是在很明显的四肢修长以外,陶酒酒发现了柏渝的眼睫毛很浓密卷翘,手指骨结有力修长,而且柏渝很白,阳光下来好像能穿透他的皮肤。

他今天穿的是白色T恤和牛仔裤,一双小白鞋哪怕就是在山地里折腾一早上也依旧一尘不染。

他站得笔直,陶酒酒觉得他好像望着这山河,可又好像越过了这个山河有自己的一片世界。

沉醉在画画里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陶酒酒画完第三幅速写最后一笔的时候才发现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如此灼烈的,一看时间,已经是接近正午了。

陶酒酒已经在像画一个古罗马雕塑一般细致的去做这次人物速写了,可是发现怎么样都达不成那样的神韵,不得不感慨自己学艺不精以及书到用时方恨少。

哪怕她知道自己光是不画装模作样地盯着柏渝观察也不会有任何人说什么,可是画画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她发现自己因为为了画得更好而不断琢磨甚至有些焦躁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应该停笔了。

于是她放下了画笔,四处溜达。她最开始走向的是牧一。她才发现牧一与大家都不同,他一直在用他的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做操作,牧一还随身带了热点,主页上是种种稀奇古怪的界面,除了sketchup+cad这种陶酒酒已有耳闻的,还有一些类似maya,rhino, grasshopper的软件,陶酒酒看到了他令人惊奇的的造型速度,然后还有同时打开的充斥满满代码的ghpython界面。

陶酒酒有些惊诧,赶紧让笑笑和阿染过来看,柏渝这时候也收拾了下自己画卷介绍道:“牧一很厉害的,是个电脑小天才。计算机竞赛拿奖无数,USA Computing Olympiad (USACO, 美国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也拿过奖牌,本来是可以保送的,他主动放弃了然后来的亦辰和我抢饭吃。”

“就是多会使用点工具而已,但是在设计灵感面前,工具还是只能起辅助作用的的,你看柏渝的感觉和天分我就用再多的工具也赶不上”牧一摇摇头,把柏渝的画摊开来给大家看看。

陶酒酒仔细看研究了下柏渝的画作,虽然进度慢了很多,但是精确度并不受影响,工笔画的细致干净一下子就让人入迷。

“不能这么说,我画图已经画了很久十多年了,而你接触这个并没有多久,但是你马上做的东西就可以做受力分析做数据模型。效率真的高很多。”陶酒酒看到柏渝也一脸真诚的望着牧一。

“嗯,确实效率是高了很多,但是有的时候我也很迷茫,因为如果没有核心目标的支撑,效率越高走得越远错得越快。我其实放弃计算机当专业就是我还想去找找别的核心目标”牧一还是有些羞赧。

“效率确实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但是效率提升节省出来的时间能让我们去思考真正重要的东西。日积月累就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陶酒酒看着柏渝笃定地说道,一下就被他脸上的诚恳打动。

“我第一次在亦花崖看到你画图的时候就被惊到了,我也想学,但是可能就是要慢慢练习,牧老师教教我呗”柏渝走过来捶了捶牧一的胸口。

“哈哈,当然,这样我就有更多机会和你一起做设计了,你每次的灵感都能激发我让我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果然智慧是需要碰撞的。”牧一也回撞了下柏渝。

陶酒酒静静的看着两个男孩子的对话,她越来越觉得柏渝是一个特别的人。在她以前的印象里,有些才华的男生眼里总是容不下别人,做艺术工作确实天分很重要,于是很多被称为有天分的人只会放任自己的不羁并自诩为天性。

而柏渝却知道怎么样尊重别人,不断看到别人的闪光点,不断学习又不断去把自己的天分最大化。

而且,还长得这么好看,陶酒酒确认,自己心动了。

大家收拾好东西开始下山。路程中,笑笑提到:“酒儿,你以前不是说,你最想做的事情是集齐大江南北的日出么”,陶酒酒看着前方柏渝的背影,提高了声量:“是啊,现在多了一个奢望,要是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再千山万水走遍,迎接每日的朝阳那应该很美好吧。”

可是好像柏渝一直在和牧一讨论建筑的受力。陶酒酒实在不甘心,叫住他们俩问他们的感受,牧一又有些害羞的说:“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很浪漫。”

而当陶酒酒一脸期待得望向柏渝,柏渝就只是说:“日出和日落景色其实差不多,都是看太阳嘛,日落不用早起为什么要折腾自己”然后接着拉住牧一接着讨论地形和受力关系,陶酒酒被一句话堵得也不知道怎么接才好,闷闷不乐地坐上了车。

早上出发的时候是牧一开车,笑笑早上吃多了有些不舒服所以需要在前排。

于是后面是阿染柏渝和陶酒酒,而柏渝说女孩子坐两边可以有头枕可以靠着休息而自己坐了中间,陶酒酒当时觉得很温暖。

现在坐上后,太阳从陶酒酒这边来,就有些晒。

柏渝看出来了陶酒酒的不适,于是把自己的外套拖下来给陶酒酒挡阳光,那件外套捂得陶酒酒手臂上都是汗,陶酒酒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到下一个加油站的时候,大家都开始下来做做伸展运动,在女生去上厕所的时候柏渝和牧一两个人去买了酸奶和简易的食物,回来的时候柏渝快速把东西递给他们:“刚才没来得及问,我只知道阿染要草莓味的,其他的我就是随便选的,你们不喜欢就再换吧”,然后就去向了厕所。

阿染赶紧接话,问大家想要什么,她去给大家换。陶酒酒看了手里的酸奶。摸了摸,可能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吧,特别透心凉。

她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还是调转了头说:没事的,挺好的。

阿染很好很漂亮,做事又细致又耐心,还在尽力照顾每个人的感受。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艺术上也能彼此欣赏,能了解关心对方再正常不过了,可是怎么,还是有些难受呢。

等大家匆忙吃完一顿果腹午餐陶酒酒再准备上车的时候,柏渝叫住了陶酒酒:“我坐旁边吧,我喜欢晒太阳。”陶酒酒突然觉得雾霾散开了,好像窗外的阳光终于照进了自己的心里,刚才那些作怪的小情绪也都消失了。

边出发的时候,黎君灿边打来电话问情况怎么样,还专门强调要看看一车人的照片,陶酒酒事无巨细地答了,挂了电话,然后把大家山顶的自拍给哥哥发了过去,然后就听见阿染在旁边问:“呀,你哥哥真的好关心你”。

笑笑立马在旁边接话说:“他们兄妹可有意思了,我记得我们刚画素描的时候提起过说铅笔不好削,每次要弄铅笔弄好久,君灿大哥可能是想体贴酒儿,就趁酒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打开她的画箱给她削铅笔。”

“那么贴心呀,削笔真是我小时候最讨厌的部分了,又花时间又弄得手脏兮兮。”阿染接话,神色好像温暖了许多。

“不是这么回事,哈哈。他不会用刀削,就用自动削笔机给酒儿削得整整齐齐一排。”笑笑已经笑出了花,这个笑话无论说多少次她都那么津津有味。

“第二天酒儿上课打开画箱就傻眼,然后又花大半个小时吭哧吭哧蹲在垃圾桶旁边削,还被老师骂说为什么不准备好。”笑笑接着吐槽,可能这是她为数不多能吐槽君灿哥的地方,所以每次抓住机会就要开黑。

“不过酒儿也是奇怪,也就让君灿大哥给她每天这么削着,然后自己就每次都提前半个小时到就为了重新削铅笔。酒儿妈妈还问老师怎么酒儿画画那么费笔哈哈。”

陶酒酒想起来自家大哥呆萌的神情,不禁笑了笑然后开口说:“哎呀,我哥他又不画画,不知道素描笔不能用自动削笔机,后来他听你说了立马给我买了一大盒素描笔赔罪呢。”

边说着,陶酒酒就发现阿染似乎笑得格外开怀,整个人都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所以君灿大哥有女朋友了吗?”笑笑忍不住八卦脸上线。

“没呢,或者至少没有往家里面带来给我们看过吧。” 陶酒酒摇摇头。

“我可是不同的聚会都看到他身边不同的人,当然最常见到的是小鸟姐。” 笑笑又接着说。

“小鸟姐确实有些不同,但是我不是特别懂我哥感情方面的事情,他身边太多人了,连我都快被那些女生烦的不行。我都不知道他怎么能够永远都和颜悦色。”陶酒酒仔细想了想。

“也对,我记得小的时候好多女生为了能和君灿大哥讲话,经常装作是酒儿的朋友去找酒儿玩儿,酒儿直接就把门一关,说我哥不在,再也不让他们去她家了哈哈哈”。

笑笑大笑一场转过头来刚好看到阿染,“说到这个,酒儿生日会那天,君灿哥给我发微信问我腿伤的情况的时候,还专门问了阿染怎么回去的,还说让我们互相照顾。”

“哎呀,那天只想到给酒儿发信息,还没来得及给君灿大哥打招呼,是我失礼了。”阿染的神色一惊,突然慌乱了起来,手足无措,双手扶额看起来非常懊悔。

“没事的,我哥就是有点管家婆似的啰嗦。你给我发的信息我看到了,你不用这样的。”陶酒酒抓住了阿染的手,轻轻拍着安抚她。

“是的啦,君灿哥不会在意的的。不过君灿哥眼光不错,一眼就能瞧中我们阿染。”笑笑在前排也宽慰阿染。

“笑笑你说的什么话,人家就只是非常周到而已,怎么就瞧中瞧不中的啦。”陶酒酒看到阿染突然一下子激动得连耳根都红了,不由得多看了阿染一眼。

被阿染发现陶酒酒在看着自己以后以后,阿染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抬眼望向了窗外。

而当陶酒酒把视线转回到前方的时候,发现开车的牧一正从后视镜里面观察阿染。陶酒酒还从透视镜里看到柏渝也在看透视镜里的阿染。

途中,大家在用自己的手机看刚导出来的图片。不得不说,牧一的拍照技术非常过硬,照片出来效果都非常好看。

他抓拍了大家很多细微的神情,看日出时候的兴奋和激动光从看照片都能再感受一次。大家的合照沟通也很合理,在他的调整下,就连陶酒酒这种其实不爱给自己照相的人那些和朝日以及大桥互动的搞怪照片都显得活泼有趣。他们画画的时候也有一些抓拍,显得他们每个人都专注又认真。

这其中陶酒酒发现有一张比较特别的:刚好自己脚下一滑踩到一小滩泥塘,泥水溅到脸上,自己当时是一脸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而左侧的柏渝带着难掩的笑意伸手去虚扶自己,眼神温柔而又专注。

陶酒酒赶紧把图片保存下来还按住了Iphone的那颗心,然后抬头心虚的看看车子里的大家,尤其是自己右侧的柏渝,大家似乎都在做自己的事,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笑笑也刚好选了好几张图片问大家可不可以发朋友圈,这张照片就在里面,陶酒酒心里暗暗的涌起一阵甜蜜,说当然好。

这张照片确实是最有动态感最自然的。陶酒酒反反复复仔细看了很久自己和柏渝的互动,脑补了一整出偶像剧以后,把目光移向别人发现照片里面的每个人都笑得十分好看。

右侧的笑笑看着自己的脸,大笑出来了后槽牙,光看她的表情就觉得特别开心,就是那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她也想跟着笑出来的开心。

笑笑左边是也在捂着嘴笑的阿染,含蓄温婉,哪怕是捂着嘴只露出小半张脸都能让人看得入迷。

“你们看,牧一的手!”笑笑突然说,于是大家才看见图片里牧一笑的同时伸出了右手在后方远远护着阿染。

牧一站在后方,脸上也带着阳光明媚的笑意,只不过他的目光说不清是在看被泥溅了的自己还是在专心护着身前的阿染。

大家身后有着山川水雾,初升的太阳四周晕染着暖橘色的霞光,背后的大桥缥缈绚烂。年轻的男孩女孩误入了某个仙气氤氲的圣地,一切都十分美好。

“哎哟,牧一很绅士嘛,刚才阿染的照片那么多说明牧一很关注阿染哟。”大家开始起哄。牧一抓拍的照片虽然每人都有,里面阿染的照片尤其得多。照片里阿染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那么扣人心弦,陶酒酒觉得就像画一样,摄影的人当时的心情完全能反映在作品上,自然也起哄了起来。

“牧一确实很绅士,一直都能照顾身边的人,笑笑你的东西也是牧一下山帮忙提的你忘记了吗”,阿染赶紧撇清,把刚刚燃起来的暧昧氛围打散得烟消云散。

陶酒酒再打量柏渝,发现柏渝没有什么反应,陶酒酒若有所思的低头,给笑笑刚发的朋友圈点了赞。

笑笑最新的一条朋友圈配图就是刚才那张照片,文字是:“山明水秀,一切故事都有了起点。”

延伸阅读

Soliteint莎丽汀护肤品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uyd9.shtml
SOLITEINT莎丽汀护肤品八十年来备受欧洲女性喜爱,拥有欧盟GMP认证的,在现代

优满惠火锅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s1e.shtml
优满惠火锅食材超市,所有火锅食材,烧烤食材一应俱全,各地特色火锅底料,足不出户,吃遍

沐色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s6dd.shtml
领航绿色生活馆是领航全程(北京)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以推动家庭绿色生活用品的广泛应

阳光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dyu0.shtml
阳光塑胶生产PP环保胶片,拥有很过十年丰富生产经验。目前已拥有“福建阳光塑胶”、“东

云付通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gm4p.shtml
选择云付通pos手机支付理由:1、一机三费率,0.49/0.78/1.25/35封顶

帛酷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xvxx.shtml
帛酷婴儿用品总部是纱布纯棉浴巾、方巾、儿童毛巾、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玉有啊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bhza.shtml
珠宝玉器加盟是个不错的行业的,毕竟珠宝首饰是越来越升值的啊。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

百岁宝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xs6o.shtml
百岁宝环保设备涉及净水器、空气净化器、消毒器,并在筹划开发多项新科技产品以及申请多项

乾安茶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u5ul.shtml
乾安茶加盟乾安茶是深圳市乾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一款面向全国及海外连锁茶饮品(如:

密丝佛陀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pg09.shtml
莱妃娅化妆品自成立以来销售各品牌化妆品产品包括各种护肤品、彩妆、香水、洗发水、沐浴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后成了我家大人的掌中花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危机前的宁静休静区……这是整个穿梭机中唯一有绿色植物的地方,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有植物。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清香,清新的空气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放松感。房间不大,一百平米左右,位于一号机的第一层前端,穿梭机一共分三层,第一层为休息区第二层后半部分是仓库用来储蓄食物和武器,前端是准备区,至于第三层

  • 黑天咖啡屋之古蜀遗踪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你你……骗人的吧!我妈说我爸早死透了,你怎么可能是我爸。”徐浩这句话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脸上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男人被他吃惊的模样逗笑了,可是笑着笑着却又落下泪来。“这些年她一定吃了很多苦,她一个小丫头是怎么顶着压力把孩子生下来的啊!难怪她会跟你说我死了,的确,我在她心里真的死透了,早在十八年

  • 猫妖南央传在线阅读第1章

    天启大陆,天凤国,凤鸣城,茶家。“啊!”一间废弃的柴房内传来一声尖叫,“那废物不会死了吧?真没用!”一位长相清秀的少女用脚狠狠地踹了下面前倒地不起的女孩。衣衫褴褛的她果然体内没有了生机。“好姐姐,死了就死了呗,没了这样丑陋的脸,心情都变好了呢!”旁边一个穿着黄色长裙身材高挑的女子,用手掩了掩红唇,嘴

  • 刺客联盟逍遥录之乡下妖怪

    那飞出的身影本是个姣美机灵的狐族少年。只见少年的身影在半空中拉长,随着灵力的鼓荡幻影消散,露出个须发皆白的皮包骨老头来。老头使一对白骨魔剑,剑影带着血浪簌簌破空而来,疾若闪电。北辰君尚还有闲工夫同身边的佛修说话:“看,我就说好丑吧。”“还不都是你当年造的孽,灭门不灭干净,放跑了一具老骷髅。”“那今天

  • 讨厌的生物老师第十章在线阅读

    现在皇后区,第一大道至第四大道,已经被感染者占领,通往外界的路可以说没有了。有一些幸存者逃亡向里士满区,但即使海上交通,也已经结束了。军方勒令宣布禁止,任何空中与海上的救援,否则当叛国罪论处,而里士满区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没有撤离。不过里士满区还有两座军事基地驻守跨海大桥,必要时刻可以炸断桥面,并且

  • 仙坟场在线阅读第二章

    她忙松开晏娘的手,上前拉住苏母道:“娘,您这又是在做什么,家中大弟、二弟正在备考,咱们应该欢快些。再说,等大弟和二弟都考上了秀才,您还用担心我嫁不出去?!您也不瞧瞧,您将女儿生得多美,到时候啊,您就等着咱家门槛被踏破吧。”苏晏娘在一旁拍着小手,咯咯附和:“大姐姐美!大姐姐最美!”苏母听着满娘一通不要

  • 异世养夫郎第九章在线阅读

    雷吉诺特听到妻子那春风如意的声音,却感到脊梁骨一阵阵的发寒。雷吉诺特差点想要上去揍乌利亚一顿,因为乌利亚在妻子过来时竟然没有提醒他。但是,雷吉诺特不知道的是,乌利亚事先也不知道奶奶会过来,不过,乌利亚就算说了,雷吉诺特照样会把所以的过错都推到乌利亚身上。不过现在,雷吉诺特现在已经顾不得责骂孙子了,眼

  • 薄情前夫靠边站第五章在线阅读

    凌宇说着,眼前出现另一个蓝色方块——状态栏【凌宇等级:初级武力灵魂师一星(等级分化:初级、中级、高级、觉醒、二次觉醒)魂技:蓄意轰拳】“这意思就是,我和E级虚空异兽一个等级呗!好歹我也是虚空之子,怎么可能这么弱!”凌宇心中虽然高兴,自己激活了灵魂之力,又莫名学会武力魂技,嘴上可不谦虚。【接受任务倒计

  • 大唐之万古厨圣之浣衣女侍(8)

    宁卿几乎本能般要去抓那明晃晃的刀锋,却为褚勐的杀气震慑,鲜血遮住了她耀目的容颜,她变得和这里任何一个妓子一样,胆怯而又卑微,泯然于众人:“大人。”“说。”冰凉的刀刃照出宁卿苍白的脸色,她的身子微微颤抖:“回大人的话,是,是一位小姐送我的。”“送你的?”宁卿惊恐的点点头。朱新城站在数步之后,心头升起一

  • 正派都是魔鬼六尾康复

    陆天晴淡淡的看着这只长着六条尾巴的白狐,点了点头,道:“你便是六尾魔狐吧,三尾妖狐用玄火鉴作为交换,让我出手救你。”六尾魔狐眼中闪过惊诧之色,望了三尾妖狐一眼,三尾妖狐忙道:“大哥,这位公子是陆天晴,陆公子修为深不可测,有他出手相助,大哥的寒毒必定可以逼出,那玄火鉴我们留着也没用。”闻言,六尾魔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