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末世之疾风武神之第一章(1)

作者:唐朝好男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天路葭在q上给叶修发信息问他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叶修忙着刷副本,飞快的回复一条“现在没空。”路葭收到这条回复后有些不开心,只得怏怏的把手机搁到一边去换衣服。

她刚开完一场个人独奏会,身上的某牌高订黑色小礼服裙贵得惊人,仙气袅袅,但在御寒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尤其深秋时分的杭州地区气候阴凉,路葭弹琴的时候一度觉得场馆里的空调只是个摆设,冻得她下台时小腿直哆嗦,差点在众目睽睽之下栽倒在台阶上。

本来按照计划,在演出结束以后她刚好能空出时间来去跟旧友约着吃个饭谈谈人生,眼下却被对方残忍的拒绝,路葭叹了口气,实在想不到应该做点什么,干脆自暴自弃的拿出手机开始玩开心消消乐。(但路葭对这个**十分苦手,她玩这个应该叫做愤怒消消乐)一局下来她理所当然的没能过关,路葭撇着嘴关了**,打算转头去尝试消灭星星,正巧这会儿她的助理确认完今晚的行程笑吟吟的跑过来,手上攥着两张门票:

“葭姐葭姐,我这里有蓝雨对嘉世的现场赛门票,一起去看吗?”

路葭作为一名在国际上都享有一定名气的钢琴家,其个人履历表堪称精彩。她十六岁留学,十八岁登台,大大小小的演奏会从纽约开到维也纳。古典音乐界对她的评价甚高,各界媒体当然顺水推舟变着花样的在报刊上夸她,今天说她应该是“钢琴公主”明天就把她写成“古典仙女”……这些人信口开河的本事让路葭自己看了都心慌慌。

每次看着有关自己的报导和采访出来,路葭都觉得自己牙疼。她的天赋确实过人,托天生一副好皮相的福气在各个圈子里都还算吃得开。她混血,五官精致轮廓突出,稍微上点妆就更加不得了,哪怕是跟一众以美艳闻名的影星站在一起都毫不逊色,如果说她不是走古典音乐路线而是转战影视圈,可能会是下一个“艳压”小天后。路美人正经打扮起来实在是有模有样,很拿得出手。然而私下里路葭其人除了练琴以外,偏偏爱好玩**撸串儿打**斗**,路葭的助理不知道多少次看到这女的穿着一身高订礼服在各种乌烟瘴气的场合里神采奕奕的败坏形象,真是替她操碎了心。

听到有事可做路葭马上情绪就多云转晴,也不再跟手机死磕,她喜笑颜开的从助理手中接过票研究了一会儿,有点茫然:“这是……让我去看别人打**?”

也不能怪路葭意外,她平时被公司管束得很严,休假时拿PS3玩个单机都要被助理苦大仇深追着念“你要保护好双手,**不要玩太久”突然间这助理转性了要带着她一起去看别人打**的现场赛,难免会让路葭有一种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不真实感。

助理比路葭小六岁,刚毕业不久,年级虽然轻却能力相当不错,主要是被这祖宗操练出来了,她带着一脸与实际年纪不符的慈祥拍了拍路葭的肩膀:

“入乡随俗,主办方特地送的票,你坐在那儿就当自己是镇场子的,别真跑去玩就好。”

路葭听完这句话才松了口气,对她来说不管怎么样有事做总比闲着发霉好。对着镜子重新补了补妆后,她老老实实的跟着助理去了场馆。

这场比赛路葭看得兴致缺缺,主要是因为饿了。她对荣耀不陌生,留学之前叶修那货就为了玩这个闹了回离家出走,要认真算的话她那会儿还算是半个帮凶。那会儿她也被叶修带着下过副本打过竞技场,不过到底是时隔太久,现在她看到这款**时已经只剩下怀念,同时觉得蓝雨在嘉世的主场上这么抢风头,实在是一只拉仇恨拉得十分卖力的队伍。

“我在看蓝雨对嘉世的比赛,嘉世情况好糟。”

她对两支队伍都谈不上有多关注,还能留出心神来跟叶修闲聊,原以为要再过几小时才能收到回信(她还以为这厮是因为工作才不跟她约饭,于是打算表现一下自己的不满)结果不出三秒就收到了回复。

“呵呵,应该的。”

路葭想不通这句“应该的”是个什么意思,更不能理解叶修工作时间怎么还玩忽职守,手上飞快的给叶修发过去一个问句

“怎么回事,我记得你明明是嘉世的队长吧?”

她等好久没等到回复(某人正在副本里厮杀)只能怏怏不乐的抬起头接着看比赛,这时候正好进行到擂台赛的收尾阶段:台上蓝雨战队的王牌夜雨声烦大放异彩,一挑二送下去两个嘉世队员,现场一片嘘声,用脚趾想都能猜出和是嘉世粉在表示不满。

路葭不是一个**小白,虽然荣耀之于她而言已经是很久远的过去式,可这并不妨碍她欣赏别人的技术。她拽了拽旁边助理的袖子,小声问:“夜雨声烦的操作者叫什么啊?”

可是助理这会儿正忙着看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对于这种跟她工作圈完全不相关的问题也毫无头绪,干脆挥挥手让路葭自己上网找答案。

路葭没办法,只好自力更生的求助万能的百度,她偷偷摸摸的拿出手机输入“夜雨声烦”,刷出来一大片相关网页,她统统点开来,一目十行的看。几分钟后不仅知道了夜雨声烦的操作者真名叫黄少天,是个比她小两岁身高176的狮子座,还意外看到了叶修退役的新闻。

她大惊失色,很想打电话过去问个清楚,但是这人没有手机(对此路葭已经不满很久了)她只能选择在q上敲他

“你退役了?退役还不回家?叶秋知道这事儿不,他没来找你吗?”

这下叶修已经从副本出来了,给面子的回了她。

“是,不想回,没来,我暂时不想看见他。”

之后不论路葭再发什么他都不再回答,气得她愤怒的把叶修拖进了黑名单,五分钟后又拖出来,想了想又拖进去,简直是个死循环。

这场比赛最后胜出的是谁她没注意,毕竟后半场压根没在看比赛,她正被某个老相识气得牙痒痒,哪里有心思在场馆里待下去。好不容易捱到散场,她的小助理忙着去接洽一个杂志封面的拍摄工作不得不先离开,这姑娘临走前再三嘱咐路葭“不要吃路边摊”“不要去**厅”“不许去酒吧”路葭被她念得头疼,拍着胸脯保证道:“好好好是是是不去不去你放心!”

助理一脸凝重的看着她,一步三回头的坐上车走了。

路葭从上午十点过后就没进过食,这会儿已经饿得要命,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可以吃下一头烤全羊。人生地不熟的时候她一般用大众点评来觅食,路葭靠着路灯杆,在一溜儿列表里认真的挑挑拣拣,最后选了家距离不远的港式茶餐厅。

实际上这家看着很近的店的位置实在有点不好找,路葭举着手机,对着地图定位一路七拐八拐,中途还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对地方。大概是已经错过了用餐高峰期的缘故,此时店里的人数只是寥寥。

路葭去看比赛的时候穿的是便服,也没带墨镜,只在头顶压了顶棒球帽。反正她刚回国不久,走的也不是全民偶像路线,公司并不干涉她在公众前曝光的自由,路葭对公司在这一点上的开明很是感恩。

虽然确实是饿得厉害,可真到了点餐的时候,她对着菜单又十分愁苦。路葭作为一个天秤座,患有十分严重的选择困难症——每一样都想吃,哪一个都不想放弃。她磨叽老半天,好不容易最后决定要一份咖喱鱼蛋和一个菠萝包,又在原味奶茶和红豆奶茶里难以取舍,幸好店家以红豆奶茶售空的理由帮她做了最终决断,不然她又不知道要在点单时耗多久。

等餐的时候门口又进来一个人。这人穿一件连帽卫衣,脸上又是墨镜又是口罩,兜帽压得极低。路葭盯着他看了会儿,心中猜测是不是哪家公司偷溜出来的新晋偶像。她有些同情的看着他,一面想这人实在是有些傻,打扮成这个样子跑出来简直是明晃晃的告诉大家“我很有问题”,一看就是个新手,一面又有点暗爽的想幸好自己签的不是偶像合约。

路葭跟黄少天的初见就是在这家餐厅的角落里。

两个人站一块儿等餐。路葭用余光观察坐在旁边的那人——这位的伪装水平实在菜的抠脚。她的眼神在他身上扫来扫去,欲言又止,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诶,你哪个公司的啊?”

这突如其来的搭讪让黄少天措手不及。他有些惊慌的缩一缩脖子,扭过头来看向她,整个人如临大敌,像是随时都能夺路狂奔的样子。

这反应也太猛了点吧,我有这么可怕?

路葭被他这一惊一乍的反应唬住了,没敢接着刺激他。她冲他笑笑,这是她示好的行为。她进门时就顺手摘了帽子,长长的黑发松松拢到耳后,脖颈白的像雪,唇色却又艳得撩人。

“吃饭的时候就不用打扮这么过了,会适得其反的哦——我说真的。”

黄少天没想到她居然是说这个,呆愣愣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末了也顺从的摘了自己的墨镜,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

“真的吗?我可是做了好多研究才敲定了这一身的,看起来很奇怪?……啊真是好丢脸……”

他的一双眼睛很好看,瞳仁是浅灰色,皱着眉头嘟嘟囔囔的样子看着居然有几分可爱。

“其实也不会,艺人嘛,保持神秘感是分内事,你挺敬业的。”

路葭对这位小“偶像”态度很温和,她自诩前辈,在同行面前不由得开始装相,这大概是条件反射的一种。说话间她的餐点已经送了上来,路葭伸手去端餐盘,随口组织语言跟这小子不着边际的瞎聊。天南地北的侃了一通后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再度转回到他的脸上,这次带了点审视的味道。

“等等,你这张脸我怎么看着感觉有些熟悉……黄少天?”

那人被认出身份倒是也不尴尬,眉毛一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Bingo!你总算是认出来了!没错,我就是黄少天,怎么样,需不需要剑圣大大给你一个签名?”

原来夜雨声烦是这种类型。

路葭沉默半响,低头吸了口奶茶,她打交道的人里很少有这么活泛性子的人,该夸奖他很有自信吗?她心思几经流转,很配合的两手一摊,摆出一副“我也很无奈”的样子。

“久仰大名,可惜今天没带纸出门啊,好难过哦,感觉失去了全世界!”

接下来的发展就很意料之中,路葭性子外向,她索性端着餐盘招呼黄少天一起坐会儿。两个人坐在桌子两头,你一言我一语,京片子同广普噼里啪啦的唠,路葭虽然刚归国不久,但确实是打小在皇城根下长大的北京人,骨子里能贫得很,什么都能拿来说上两句——瞎几把扯谁不会,,她没在怕的。至于黄少天,他根本就是个人形自走收音机,难得棋逢对手,更何况路葭还是个漂亮姑娘,更是兴致一来越发不可收拾。

他们从这家餐厅的小吃口味正不正开始唠起,这一点黄少天很有发言权,他们战队来打比赛都是在这家订餐。再往后聊着聊着就说到了方才的比赛,路葭说我刚刚在场馆里,就是没看全,后半截走神了。黄少天批评她用心不专一,路葭虚心接受批评,然后说我看了你的擂台赛你发挥的很好。黄少天十分满意,表扬她这句话说的很是中听。

后来路葭不知怎么的就提起了叶修,她咬着吸管神色淡淡的对黄少天说起这位传奇色彩很是浓郁的嘉世前队长——这人莫名其妙的退役也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神经。黄少天在一旁脸色看起来也有些奇怪,最让人吃惊的就是他居然都没有接茬。

闲聊一阵黄少天点的打包餐点也上齐了,路葭听见自己手机提示音在响,她拿过来看了眼屏幕,是叶修。

“见个面吧,我在兴欣网吧,就在嘉世对门,来的时候帮我带包烟过来谢谢。”

她顿时无语,心里再次有了见面要把叶修暴打一顿的念头,想一想后,转过头来对黄少天有些歉意的开口:

“那什么……我突然有点事可能得先走了。”

这个聊天搭子听见这句话还有些遗憾,他手上拽着卫衣的系带,眼神好似被主人丢在家里的大型犬类,瞅着可怜兮兮的。

“就走了吗?真的不考虑再多待一会儿?这里的鸡蛋仔其实也挺好吃的哦,真的要走啊……那,要不留个电话以后再联系?”

路葭被他这么盯着看哪里招架得住,她对长得好看的人天生硬不起心肠。干脆直接递给他自己的手机,看他速度飞快的输入了一串号码。实话说她也有点舍不得,她跟他确实聊得来,平心而论黄少天从长相到性格是她喜欢的那一型——长得俊,眉眼生得尤其好看,带点难以驯服的野劲儿,经过考察可以敲章成聊天逗趣儿的好对象。就是偶像包袱有些太重,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大毛病。

挺有趣的小狼崽子。她在心里这么给黄少天下定义,顺手编辑了备注把对方存进联系人里。

“行吧,那就再见啦,祝你接下来的比赛顺利。”

路葭大大方方的跟他道别,沿着来时候的路回去,途中顺便找了个超市买了条烟。

她嘴硬心软惯了,跟叶修吵了无数回的架,每次都说要绝交,气得狠了的时候数不胜数,但最后都会愤怒的跑回来接着给他欺负。叶修逗她跟逗自家傻弟弟一样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这两人从小在一起长大,往好听了说可以是青梅竹马,实际不然,这俩人在彼此眼里可谓是里子面子都掉干净了,只能说是最佳损友那一类。

叶修说的兴欣网吧确实很好找,路葭一眼就看见了只跟嘉世俱乐部隔了条马路的这家店面,她气势惊人的走进去,先把装烟的袋子甩到叶修怀里,这一招式是为了先发制人。净身高173的长腿美人一手拍在前台的桌上,居高临下的瞪着坐在电脑前满脸写着无欲无求的某人。

“快点解释!”

叶修对她风风火火的性格习以为常,不慌不忙的先扒开袋子验货,看完以后眉开眼笑,拆了一盒抽出根叼在嘴里。

“哇,这么大手笔,这条烟都能抵我一个月工资了。”

路葭被他气得想打人,她这幅想撒泼又不得不憋着的样子让叶修心情很好,连同从嘉世离开的阴霾都散了些,他伸手胡撸一把她的头顶,声音一如既往的懒洋洋。

“行啦,没什么了不得的事儿,等我把想做的都做完,自然就会回家了。”

路葭狐疑的看看他,反应过来他又趁机转移话题,只想呵呵他一脸。

“我才没有在担心你,我是问你怎么会退役……嘉世那边的人排挤你?”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测很有可能,看着叶修这一脸那都不是事儿的样子又觉得恨铁不成钢。路葭自顾自的气了会儿,突然抬起头一本正经的对叶修说:“反正我现在也回国了,你要是有事就来找我,你家老头确实是很顽固没错啦,不过我帮你说说搞不好他会松口也说不定……”

叶修像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她的话,问道:

“缺烟抽的话你帮不帮忙啊?”

路葭觉得她对着这人再心软就是猪,她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说:“我帮你去死。”

她跑来网吧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这时候网吧里早已经不剩几个人,路葭站在前台跟叶修闲聊这空挡,从里面走出来个长得挺漂亮的短发姑娘。叶修指着给路葭介绍:“这我同事,小唐。”

唐柔很客气的对路葭笑笑,看她两眼后觉得有些眼熟,有些不确定的问:“你……是不是姓路?”

路葭没想到在这地方还能有人认得出她来,一时间也有些意外。

“是这样儿,我叫路葭,你认识我?”

唐柔对着她伸出手:“我听过你的演奏会,很精彩。”

路葭一被夸奖就有点害羞,她虽然意外在网吧还能遇到听演奏会的网管,但很快就调整了表情,对着唐柔友善的笑了笑:“那就谢谢你的夸奖啦。”

她们俩也不避讳,直接站在前台就聊了起来。唐柔知道她要回国发展明显挺开心的,至于叶修——这人在一边玩**玩得非常忘我,路葭已经懒得跟他计较了。

过了会儿兴欣门口走来个鬼鬼祟祟的人,唐柔觉得此人行迹很是可疑,招呼了一声后就追了出去,路葭落后她半步也跟着跑出了门,看着那个身影一溜烟的消失在街角时还觉得有种诡异的熟悉感,后来总算想起来。

……这个诡异的身影分明就是刚刚在店里遇见的黄少天嘛!他怎么还变本加厉的戴上围巾了,这样看起来更加不正常了好吗?

路葭觉得实在不可思议,唐柔已经被叶修打发回去继续加油练级,她闲着也是闲着,干脆爬进前台里坐着等着看这个不速之客到底是不是黄少天。

没过多久那个鬼祟的身影又回来了,叶修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一把将路葭的脑袋按到了台子下面,对着那人点了点头。等人走进了才问:“你一个人啊?”

路葭被他没轻没重的手按得脖子痛,一脸愤怒的从叶氏魔爪下把自己的头拯救出来。

“姓叶的,你下手敢不敢再没轻没重一点!”

这下吃惊的就是黄少天了,他一脸懵逼的看着路葭从柜台下冒出个头去暴打叶修的脑袋,活像是在打地鼠,他跟她“久”别重逢,自然是喜悦的情绪更多,嘴角快要咧到耳根上去,傻得可爱。

“果然是你啊,我就觉得我没看错人……又见面啦,你也是来找这家伙的?”

路葭阴恻恻的一把掐住叶修的脖子,还不忘扭过头来对黄少天笑一笑。

叶修在旁边白眼已经快翻到天灵盖上面去。

“快咳咳咳松,松手咳咳咳咳咳……”

黄少天莫名的觉得看得很痛快,他简直想把这一幕录成小视频发到联盟的群里,全联盟第一脸T终于得到制裁,多么可歌可泣的一幕!真应该被载入史册里!

“呃,算是吧……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该说我们果然很有缘分吗?”

路葭一击得逞以后也就不再揪着叶修不放,她灵活的从柜台里钻出来,迅速的跟黄少天站成同一阵线。这俩的起始好感度很高,三言两语就重新搭上话。叶修一见这两个本质话唠居然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感觉耳边有一千只苍蝇,被吵得头都大了,赶紧把黄少天赶去网吧里头上机干活儿,路葭也被他一起赶过去,眼不见心不烦。

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跟着叶修走,一路上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路葭对黄少天有好感,黄少天对路葭也很有兴趣,他在和尚庙待了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遇到过跟他志同道合(可能是对抗叶修以及唠嗑)的女性生物。他们蓝雨俱乐部性别严重单一化,就连食堂里都清一色的性别男,这种不欲与外人道的苦逼只能压碎牙往肚里咽。

叶修走在最前面,身后噪音绕梁三尺绵绵不绝,他满脑子只剩下一句话在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延伸阅读

思慕巢婚礼企划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uqxq.shtml
思慕巢婚礼企划聚集了大批可信的行业精英,引入现代化的运营管理模式,公司秉承“亲切,专

伊俪莎干洗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6vfu.shtml
重庆伊俪莎一直引导着中国洗染业的潮流,致力于在中国推广风靡世界、享誉全国的重庆伊俪莎

杰艺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nkgu.shtml
深圳市杰艺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正规工商注册的装饰公司,且拥有施工、设计资质装饰

山谷车载MP3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ds6i.shtml
山谷车载MP3是车载免提、蓝牙耳机、车载MP3/4、蓝牙免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迪港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6mn4.shtml
迪港汽车生活馆成立于2001年,公司总部地处重庆市,现有连锁加盟店11家。直营店4家

天使之媚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y6hb.shtml
天使之媚面膜总部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恒星九点珠宝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u72l.shtml
恒星珠宝国际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旗下广州众星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产、加工、贸易为一

锦和珠宝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sk79.shtml
锦和珠宝拥有20年珠宝行业的成功运作经验,立足珠宝电子商务的新型营销模式,省去传统中

非格式皮具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xm21.shtml
广州非格式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研发、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现代化皮具企业。旗下LO

聚和源快运加盟  http://www.flipcoingame.com/un6a.shtml
聚和源快运严格走标准化、品牌化、信息化的道路、坚持系统运用统一、操作标准统一、服务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倚天+末世]天上掉黄金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次很是幸运叶陵从四个尸体里面摸出来了两个晶体,这下终于能完成新任务了。郭天恒他们几个,回味了一会就想着加油站里面走去,看看里面还有没有可以用的汽油。明白了一件事这个世界已经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险,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身边不发生意外,大家都精神集中的去探索。加油站已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亚亚费力地推开那些

  • 最强装逼师父第9章在线阅读

    “爷爷,”李九运哭喊着,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看着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李布清,不知所措。李布清望着满是泪水的九运,忍住疼痛,慈祥地抚摸着他的头,道:“孩子,不哭。爷爷八十多岁了,也活够了,该去陪你爹你娘了。”“爷爷......”九运不知该如何安慰爷爷,只是哭,“你不要丢下我,你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

  • 平地起座孤儿院第八章

    第八章近日以来,郝闻珞因为奇特优美的舞蹈在皇宫中的名声大噪,甚至都传到了民间和他国。因为在皇后的寿辰上郝闻珞跳了的那一支舞蹈,司舞阁的人全部都在模仿。根据自己记忆中的样子来跳,倒是学的有模有样的。郝闻珞由于自己非常的闲,还会来教司舞阁的舞姬跳舞。皇宫没有什么重大的宴会,她们司舞阁的人每天做的就是练练

  • 重生九零做学霸在线阅读第1章

    告别秦岭山,只身来西安。逼出一身胆,迎难也向前。大客车在312国道上向北飞驰,早春的太阳缓缓的照耀着贫瘠的大地,沿途两岸的山坡上的松树披着灰蒙蒙的外衣,山坡的高处还有零星的积雪。随着车辆的移动,不时有太阳光被反射到车窗上。经过黑龙口服务区后即将离开商洛,离开生我养我、十八年从未离开过的丹江水,离开朝

  • 学霸Online在线阅读第10章

    姜云蓉走上舞台,满脸璀璨的微笑,一身红色长裙,随着她的步伐,裙摆摇曳生姿。“大家好!主持人好!”她落落大方。主持人微笑着向大家介绍她,以及她要演唱的曲目。最后说:“感谢我们的赞助商,远洋科技集团!”远洋科技,这让姜珮瑶想起了萧白,想起了今天是他和姜云蓉结婚的日子。她的大脑一下就一片空白,连自己是在做

  • 深山猎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悠悠天地,芸芸众生;吾心之所思,情之所系,唯汝一人也!四天后小乞丐悠悠醒来。“此乃传说的幽冥界吗?”小乞丐好奇的打量着房间,发现自己正躺在干净而整洁的床上,他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只见那房屋躺椅,书桌,案台,屏风陈设样样俱全,同时也多了股浓浓的药味,显然是这几天为小乞丐用药所留下的气味。嘶……小

  • 乾坤画道在线阅读第六章

    转眼,张锦程手中的红榜已经念完,桃杏将攥紧自己的衣角,还是没有小姐的名字。她侧身小心的看一眼容文清,容文清还是同以往一般表现的极为淡定,她慢悠悠的喝着茶,举手投足之间尽是摄人的风采。桃杏想起容夫人说过的话,容夫人说女子就应该找个男人依靠。可像小姐这样风姿卓著的人,世间有哪个男子能配的上?曹智渊看着底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之忘不掉(8)

    第二天我主动提出要带孩子出门玩,詹东自然是高兴,还说让我们在外面玩久点回来,就算在外面吃饭都没关系。可我婆婆有点不太开心了,在我们出门的时候还叮嘱我一定要带好孩子,千万别出什么差错。对于她对我的不放心,我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这种怪异自然是婆婆和詹东对孩子如此的关爱,所以在对于孩子安全的问题上让我起到

  • 论数学与体育老师的友谊长久性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3章洛绵绵自闭了。思想简单的她怎么也想不到,明明是在做好事赚功德,怎么会遇见碰瓷这种事情。尤其听系统说,那个可恶的人类竟然向洛启要了十万赔偿费,换算了下能买多少瓶可乐的凶兽,闷闷不乐地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彻底自闭了。外面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而此时洛启正站在门口,脸色阴沉地放下手机,关于“富二代嚣张撞

  • 古代的洗浴中心姨!

    相对于那边苏家的波澜不惊,医院这边就热闹了,要说头天晚上楚卿醒了一会儿便又昏睡过去,直到日上三竿才又醒过来,这时候发现孙彦裳两口子和晓君两头子都在,孙彦裳两口子明摆着一副吃瓜群众的态度,那便是像往常一样,不,是比往常更甚的凶凶模样,像是被踩到尾巴炸毛的猫咪一样,而周哲只能无奈的捏着眉头在一边护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