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邪魅王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泗夕诺诺 来源:飞卢小说网

红叶抱着红芽喂她兑水压碎的玉米面窝窝粥。

这小半个窝窝,是刘有根拿回来的,属于红芽的口粮。

红芽已经七个多月了,孟氏的奶本来就少,根本就不够她吃,所以,自红芽四个月之后,细粥和窝窝粥就成了她的主食。

不管婴儿娇弱的胃能不能承受这样的粗粮,也不管这东西拉不拉嗓子,她都必须得吃进去,因为,不吃这个,她就得饿着。

细面,鸡蛋这些东西,用刘老爷子的话来说,不是红芽这样的小丫崽子能用的,他宁可每天给年轻力壮的刘才下面条煮鸡蛋开小灶,也不肯舍些给他最小的孙女活命用!

也是,他都能直接下令让人把刚生出来的红芽按马桶里溺死,又怎么舍得把这样精贵的东西,给红芽这个他最不待见的赔钱货享用。

就这半个窝窝,他给还的不情不愿的呢,甚至,最开始,他想给的还是红叶她们吃的这种玉米渣子窝窝,这细筛过了,他都舍不得给。

孟氏直接去要过,也闹过,可除了一通骂,什么也没得来!

最后,还是余氏私底下,偷摸的给换了细筛的,要说,余氏虽然小气抠门,恨不得媳妇孙女们每天光干活不吃饭,但是,在一定范围内,对比于媳妇,她还是会对孙女们表示出一些关心的。

比如,刚才,她虽然抢了红珠的好窝窝给六凤,但还是把李氏的那块给了她,再比如,她虽然不会给红芽细面鸡蛋,但还是会把婴儿根本咽不下去的玉米渣子窝窝换成好一点的细筛窝窝。

“来,芽儿,张嘴,多吃点!”又兑了点温水,红叶尽量把玉米面调成膏状,太绸了孩子咽着费事,太稀了又不饱肚,搅活了两下,红叶舀了半勺子,吹了两下,递到红芽嘴边,哄着喂她。

红芽靠着被垛坐在坑头,被一堆补丁叠补丁的破被子围着,有些歪歪斜斜的,她虽然已经七个月了,可营养不良,坐的就不太稳当。

在大堆被子的映衬下,当中的红芽显然异常瘦小,半点没有这个年纪婴孩该有的白胖。

现在正是七月末,天热的很,红芽只穿了一个肚兜,靠着被子歪在坑头,她伸长脖子,大张着只有一颗牙的小嘴,两只小手紧紧的纂着被面子,努力的把勺子里的膏状玉米面子糊糊咽进去。

玉米面子粥,没盐没糖,半点滋味都没有,可红芽还是吃的很香甜,一口接着一口的,直着脖子往下硬咽,哪怕被噎的直翻白眼,也没停。

虽然只有七个月,可她已经展现了刘家三房女人特有的韧性。

看着红芽那细细的胳膊和一巴掌条的小脸,在想想现代那些荷花脸,莲藕身的小祖宗们,红叶心里觉得很是酸楚。

一喂一吃,没多大工夫,一碗玉米面糊糊就吃进去了!

“朵儿,我把碗送厨房去刷了,你也抱着芽儿出去溜溜儿,免得她积食!”红叶把碗里剩下的糊糊用手指刮下来,塞嘴里舔干净了,只觉得心里异常悲凉,看看她现代一大好女青年都混成什么样了!

“叶儿姐,让花儿抱出去吧,我留屋子多绣儿一会!”红朵拿着一块碎布头,坐在炕头上,借着外头透进来的光,非常认真的缝着。

她的刺绣手艺是五凤姑教的,学了没多长时间,练手的东西又不多,那个速度,确实是不咋地,所以,但凡得点空,她就会绣两针。

刘家是开布铺的,要说碎布头子那是海了去了,一麻袋一麻袋的装,可这些东西,却轮不到她们手里,要知道,那大块的碎布头也是能卖钱的,有的是那没钱的人家,买回去做个鞋面,缝个补丁,糊个鞋底子啥的。

就是留下好的,给家里女人做针线挣钱,也是给大伯娘,五凤姑或红珍这些人,是不会给她们这些小丫头练手的,家里需要女人做针线补贴家用,也需要有人干活,做家务,喂鸡,跑腿送布料。

大伯娘她们是长辈,红珍她们年纪不小了,要准备嫁人了,总之,这样那样的理由,让她们可干干净净的在屋子里做做女红,收拾收拾屋子。

而孟氏,红朵这些人,就得大早上起来生火,做二十多口子的饭菜,剁鸡食,搬布料,挑水,扛着死沉的布,走街窜巷的去买布,或来染布的人家送。

就是五凤姑,要不是她绣花的手艺好,一样的时间和布料,她每件东西能比红珍她们多挣回几个大钱,怕也是跟她们一样的命!

刘氏布铺从不雇伙计,长工之类的人,就是因为有她们这群不花钱的女娃!

现在,红花身旁的那些碎布头,或许不该叫布头,应该叫布条,全都是些只有**半个巴掌大的布片,全是她早起烧饭时候,从柴火垛上偷摸拿的。

这种大小的碎布条,连鞋底子都没法糊,自然是没法卖钱的,因此,这些碎布就全堆在柴火垛上,留冬天引火用。

红花等人就是用这些练手,等手艺能见人了,就挑这些碎布里头,料子好,颜色鲜亮的拼在一起,做点小荷包啥的,拿去集上卖。

正常的女红荷包,视手艺和布料的好坏,能卖上十个到二十五个大钱不等。

她们这个碎布拼的,也就卖个二,三个大钱,虽然一般人瞧不上,但也有那贪便宜的大姑娘,小媳妇会买。

这小荷包卖的便宜,就用不着太复杂的绣花,弄得平整,锁上边,在绣些福字花,万字花什么的就成了!虽然对她们这个年纪来说,还是有点难,但是贪点黑,两三天做上一个也是可以的!

“咱仨一起去吧,你也歇歇眼睛!”红叶收拾好碗勺,去拉红朵。

“叶儿姐,我不累!”红朵不动,她不想出去。

因为叶儿姐生病,她已经把所有积蓄都买的那死贵,死贵的麦芽糖,现在手里已经精光了,她想赶紧多做些东西,等过两天集上开了,她在去摆摊。

想想她就恨的慌,那可不是一个大子儿十块的小怡糖,那可是整整五个大钱一块的啊,要是全让大姐吃了,她不心疼,可六凤姑……

红朵的眼睛里冒着蓝光,不是她小气,舍不得那一块糖,可是六姑平时躲屋子吃细点的时候,也没让过她们一口。

红叶看了眼一直没动静的蓝布帘子那头,微微皱了皱眉。

“朵儿姐,赶紧收拾起来,一起走吧,我刚才扒窗户边上看见二伯娘在院子里溜达呢!”红花看了看叶儿姐的脸色,又想了想自进屋后就一直没动静的爹娘,便转了转眼珠子,找了个借口。

“啊,是吗?赶紧抱着芽儿出去,可别让她看见,万一让她看见了,肯定得告诉奶!”红朵脸色一变,就动了起来,先轻手快脚的把针线放进萝筐里,弄平整了,在把做了一半的荷包和碎布全塞进被垛里,拿起扫坑的小条帚,把线头和剪下来的布渣子全扫到柳条筐里,行动异常麻利。

开玩笑,这点小东西,可是她们瞒着奶偷摸做的,要是二伯娘知道了,肯定得告诉奶,那她们还能有个好,别说卖钱了,连布头子都剩不下。

“赶紧走,赶紧走!”红花笑眯眯抱起红芽塞到红朵怀里,拽着她往外走,嘴里还说:“你抱着芽儿,她可沉呢,我可抱不动。”

边走,还边给红叶使了个得意的小眼神!

红叶就笑了笑,她真的很喜欢这个机灵的妹妹,拿起碗勺,在端起要往外倒的垃圾,她对着蓝布帘子那头扬声说:“爹,娘,我们几个抱着红芽去消消食!等一会儿才会回来!”

“知道了,去吧!”孟氏的声音低哑,没像平时那样说早点回来。

“唉!”红叶应声,几步跟上红朵她们,走出了屋子!

她们几个闺女躲出去了,孟氏也能帮着刘有根检查检查,刚才,那一大群人围着乱轰轰的说了半天,也没人给请个太夫啥的,别在真撞出什么毛病来!

孩子们出去了,孟氏和刘有根在屋子里面面相觑,虽然是多年的夫妻,可这个时候,这个场景,多少还是有些尴尬。

“她爹,脱了看看吧!”终于,还是孟氏发挥了大无畏的精神,首先开口。

“没事,没事!”刘有根低眉顺眼,面红耳赤的摇头,声如蚊蝇。

“老夫老妻的了,也不是没见过,你还有啥磨不开的!”看见刘有根这样,孟氏到是放开了那点不好意思,直接上手去脱,刘有根百般不愿,剧烈挣扎,直到孟氏有些不耐烦了,皱眉说:“别挣巴了,一会闺女们该回来了!”

刘有根这才不在动,默默的让孟氏得称了!(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啊!)

孟氏扒下裤子仔细看了看,发现除了有点红肿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大事,碰了碰,刘有根也说不疼,这才放下心来,这要是真碰坏了,莫说这家里能不能花钱给请太夫,就是请了,这也不好往出说。

“她爹,是我对不住你,没给你生个男娃!你要是有个儿子,他们也不能这么对你!”孟氏把刘有根收拾妥当了,便不言不语的垂着头,半响,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延伸阅读

长城游乐机械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a5xp.shtml
河南省荥阳市长城游乐机械厂成立于1992年,是中国游艺机协会会员单位.是一家研发、生

泸州大曲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d116.shtml
泸州大曲酒业于中国浓香白酒的发源地泸州。是古老的历史文化名酒。据史料记载,泸州大曲酒

永尚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n0e8.shtml
永尚电磁炉经导师精心设计研发制成,升温快、热效率高、无明火、无烟尘、无有害气体,而且

视力健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pmhj.shtml
视力健儿童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儿童家具及其他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眼员视力康复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6lys.shtml
青少年正处于生长发育阶段,眼球组织和视觉功能尚未定型完善,只要方法得当,通过视觉功能

刘太太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g9hm.shtml
互联网洗衣——刘太太,它隶属于安徽赢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总部位于安徽芜湖广告产

一帆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xhpx.shtml
一帆木门是澳洲一帆公司设在中国大陆的生产基地。成立于一九九八年,产品主要出口欧洲、北

金乾坤软件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gy2j.shtml
我们研发的产品《金乾坤》系列软件已投入市场稳定运行,安全、可靠、稳定、易用,并取得了

醉潮楼潮汕菜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xsq.shtml
醉潮楼隶属于上海潮园管理有限公司,打造品质潮汕菜馆,精选优质潮汕地区当地原材料,保证

力天珠宝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skxk.shtml
义乌力天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座落在国际小商品城——义乌。近年来力天更是职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医大魔头在线阅读第六章

    最后,在瑞秋的坚持下,布格斯和她达成了协议。「在奥菲莉亚正式收到霍格华兹的入学通知书前,绝对不会让她知道布格斯是她的舅舅,也不会告诉她任何关于魔法世界的事情。」一个不平等条约──如果不是看在她照顾小奥菲那么多年的份上,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妥协的──布格斯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但布格斯怎么可能是那么循规蹈矩的

  • 万道毒神在线阅读第九章

    “恩,你认识我?”麦兜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当然啊,我是你的粉丝啊!上一次你在真皮网咖打联赛的时候我就是参赛人员,说来惭愧,你最后一人灭队的那一队里面,就有我呢。哈哈哈哈哈,当时就感觉粉上你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你。”“哦,我也是来这边打比赛的,呵呵。”麦兜笑了起来,但是却是看着牧风笑的,就好像

  • 夜岚游(综漫)在线阅读一剑破万法!【求鲜花,求评价,求收藏】

    “嗯?”荒古魔皇眯了眯眼。周围那些来自各个大域的强者也一副看死人的表情看着他!身为十万年前纵横神圣世界,凶名滔天的古老魔皇,他的名字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恐怖传说。就算是仙尊,妖皇,半圣级的强者,也都不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在本座面前放肆,你当付出代价!”荒古魔皇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蝼蚁,那上古吞星魔人感应

  • 温长林是我老爸在线阅读第九章

    希尔达的那只被阿黛拉握着的手就陡然一僵。感觉到这人的情绪变化后,阿黛拉又笑了笑:“算了我只是问问而已,你不要在意。”“毕竟不管你以前姓什么——”她陡然凑近了希尔达的面颊,身上淡淡的玫瑰和白茶的气息传来,一闻之下乍有些发涩,却又在后味留下馥郁的芳香:“反正你现在跟我姓斯佩德。”希尔达垂下眼睛,很轻很轻

  • 山海天师录之修真之路就在脚下!

    心机尊者说道:“对了,小友,我帮你的时候如果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就和我说一声,要不然我这破记性总忘”沈子墨现在哪里有时间去听心机尊者絮絮叨叨,只是没听清心机尊者说了什么,便点了点头。嗯,孟子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没戳,就

  • 向往的生活:敲山掌门人回忆

    颜玉16岁以前一直过着很幸福的生活。自己的爸爸是军区司令,而妈妈是书香门第,她是颜家的大小姐,地位崇高,被自己的家人疼爱,本来可以一直可以这么生活下去,但是……那一天,颜玉照常练完古琴去休息,走下楼梯时,眼角看见天空闪过一道红色流星,回头看去,却也是什么也没有,便以为自己眼花了,却不知道灾难已经开始

  • 海贼王之拯救艾斯第八章

    香奈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怒火有什么不对,但事实上,她对上弦贰这个鬼执念太深,就连自己都没发现这一点。这不是什么好事。“上弦?!”炼狱杏寿郎的声音猛地拔高,“你碰见过上弦?!”香奈乎微微一愣,眼中的怒意消失了些许:“嗯。”炼狱杏寿郎脸色瞬间严肃,回想起刚才香奈乎说的话,把声音放柔。“虽然可能会让你很痛苦

  • 带着核武当大侠第9章在线阅读

    待到达慧光寺时己是午后,洛雪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带着小碧小竹去进香。洛雪凝视着慈悲的观音菩萨,盈盈下拜:观音菩萨保佑,洛雪无故枉死,请保佑爸爸妈妈平安健康。菩萨宝相庄严,俯视着芸芸众生。如今,洛雪心中唯一不放心的便是父母,生前还未来的及尽孝,死后还累得父母伤心难过。只愿弟弟能够好好照顾爸妈,一生平安顺

  • [综]料理巫女第10章在线阅读

    范雅青病了。脸疼,发烧。叶青手书的三页纸,就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可是她已经没有勇气再拾起来看第二遍了。万万没有想到,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神技,她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九震聚魂术,却是以这样的方式摆在自己面前。直到现在,她还有些难以置信,看着面前一脸无所谓的妹妹,更是怀疑道:“把他说过的话仔细再重复一遍,想想你

  • 意中人树魔来袭

    锻练村是一个全村村民都打造装备的村,这里的人生下来开始就不许做其他的事。我们的父母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工匠。罗伯特·瑞格拉本来也是想成为一个锻炼师的。直到他四岁的时候。母亲出门寻找种特殊的矿石。父亲带着他出去挖矿,回来的时候遇上了山贼,父亲害怕罗伯特有危险就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给他山贼,可是山贼并不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