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火影之最强大脑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楚门的世界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望到他的一瞬间,白东东直接喊道:“清清!”

下一刻他就从树上跳了下来,快步挪到了莫澜清的身侧,打招呼道:“你怎么来这里了啊?”说着就想从口袋中摸糖,却发现都给那些学生了。

怪不好意思地露出个笑容,还想说话时,连忙捂嘴打了个喷嚏。

这是刚才冻出来了。

在他揉鼻子时,一件衣服盖到了他的身上,莫澜清的声音温润如玉:“昨日,谢谢了。”

白东东摇了摇头,连忙披上了,身体顿觉暖和了不少。

在两人交谈间,那群侍卫已经将他们包围了。

祝院长和中年男子同时走了过来。

中年男子率先道:“把他给我拿下!”一旁的祝院长也说,快将这人带下去,先生快来了,不能让他产生不好的印象啊。

白东东当然不想连累莫澜清,正想解释这人和他没关系,对方却先他一步开口了:“能否问下,白东东犯了什么事吗?”俨然家长的作态。

“你……”

不待白东东说话,莫澜清便温声道:“放心,我会解决的。”在对方肯定的语气下,白东东点了点头。

其实刚才祝院长和中年男人就注意到这位男子了,毕竟此人长相俊美、气质卓然,即便身有残缺,但也绝非等闲之人。

见此人和白东东关系如此亲密,便下意识认为这人是白东东的长辈。中年男子冷哼道:“这人重伤了我小儿!你今日若不能给我个说法,那就县衙见吧!”

他另一个儿子可是县丞,只要到了县衙,还怕解决不了这人!

“是吗?”莫澜清道,“可否看下令郎的伤口?”

“你、你!”中年男子气愤道,“你难道以为我骗你不成!”他指着钱有势道,“你看看我儿的脖子,都被伤成什么样了!若不是治疗及时,说不定我就见不到他了!”

从刚才开始就有三三两两的人围观了过来,此刻听到这话,纷纷指着白东东骂道这人下手狠毒,若真是如中年男子所言,那这少年可是要坐牢的,不然放任他在外,得有多少人受伤啊!

面对众人的流言蜚语,莫澜清却只是笑着说道:“都绑着呢,我怎么看得到呢?”

他语气温润如玉,似乎只是在表达自己的不解,但却让中年男子听得面红耳赤,冷笑道:“好啊!你要看是吧,有势,把绑带拆了,让大伙看看,你伤的有多重!”

钱有势冷冷看了白东东一眼,拆下了绑带,就见他脖子处乌黑一片,看上去渗人极了。

众人看到后全部惊呼出声,这也太严重了吧,全都目露惶恐地望着白东东,如同望着杀人凶手。

白东东望到后也很惊讶的,他昨天下手没这么严重啊,如今怎么满脖子一块啊?

别人的言语他倒是不怕的,但他担心给莫澜清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他怎么刷对方的好感度啊!

“这不是我干的”,白东东很直白地说道,双眸清澈见底。

身侧的莫澜清听后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我知道。”

明明只是很简单的三个字,但白东东听后却很开心,清清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啊!左边嘴角的梨涡深了好多,“谢谢。”

中年男子可不管两人到底有什么互动,他转头望向莫澜清,眼底是一片得意,看他还能说什么?就见对方勾了勾唇,温声道:“当归、枣树皮、汉三七。”

众人没听懂,中年男子听后却面色凝固了。莫澜清问道:“这不就是寻常膏药的配方吗?涂抹后会造成伤口严重的假象,但只要用清水擦拭干净,就会发现伤口早已结疤。”

“普通世家子弟以之来处理划伤,严重伤口绝不敢这般处理。若是血流不止的伤口,当以烈火烧焦,以防失血过多。”

“可我看令郎脖颈平袒,面色红润,想来失血不多吧?”莫澜清温声道。

听到这话,众人也才反应过来,可不是吗?这位伤患如今也不像是重病在身,伤得不重啊!

中年男子听后脸瞬间涨红了,钱有势更是破口大骂道:“那又如何!就是他伤了我,他就该去坐牢!”

听到这话,原本都动摇的众人再次明确了立场,不管怎么说,伤人都是不对的,纷纷劝道,让这位少年快去县衙一趟,大人们自有定论的。

中年男子听到这话,嘴角扯出冷笑:“听到没有,把他给我带去县衙!”

侍卫们正要上前,莫澜清却道:“你只知令郎受伤一事,可知他为何受伤?”

“不就是因为这人才受伤的吗!”中年男子道。

莫澜清摇了摇头,温声道:“白东东,你来说。”

终于有机会说话的白东东笑着说:“哦,昨日你儿子钱有势带着一群人私闯民宅,把我家的东西砸的稀巴烂,我让他住手,他却不听。出于自卫,我只能动手让他停下了。”

“你胡说!什么民宅?那房子我早就买下了!”钱有势吼道。

白东东干脆从胸口取出了契约,摊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是我的租赁,明日才到期。”

其实他是看不懂的,但系统看得懂啊!

众人看到这确凿的证据,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原本站在弱势一方的大伙纷纷用质疑的目光看着钱有势,议论声不断。

“按照我朝法令,令郎私闯民宅,砸破他人物件,问罪当拘留三月有余”,莫澜清道,“要不如今我们去趟县衙,看到底如何是好?”

周围的百姓听到这话,纷纷说去县衙解决。

中年男子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差点没翻白眼。他之前只以为白东东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庶民,才敢当众质疑,却不想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居然从律法下手,让他根本没法否定,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身边的白发老人。

想到县丞的好处,祝院长笑眯眯道:“这位公子,钱有势是我们求才书斋的学子,更是这一届的推免生,几月之后便要去京都求学,怕是没有时间去县衙一趟了。”

当朝对读书人即为宽容,更遑论钱有势如今已是板上钉钉的推免生,不日将去京都求学,前途不可限量。

祝院长的意思不过是暗示这人,即便去了县衙,也不一定会处理,更何况得罪一个仕途一帆风顺的读书人,这并不合算。

果然听到这话,莫澜清皱了下眉头,面露为难。

“不如我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祝院长道。

莫澜清便问他打算如何化了,中年男子开口说可以赔偿一定金额。

“白东东,你怎么想?”莫澜清问道。

有钱拿自然是好的,白东东当然点头说好啊,更何况他也听明白了,即便去了县衙,也不一定能让钱有势吃到苦头。

“好,那我们就赔偿……”中年男子刚要开口,莫澜清先他一步道:“不用太客气,百两白银就够了。”

本来想说一两白银的中年男子听到这话,差点没吐血,连一旁的钱有势都惊骇道:“你怎么不去抢!”

听到钱有势的这话,白东东才惊觉,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昨日才说过,今日就轮到钱有势了!

“堂堂钱氏商会,不会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吧?”莫澜清笑着说,“据我所知,钱氏煤窑一年的收入就达这个数量了,更不用说其他的产业了。我大致估摸下,年入五百是有的。”

“当然,若你们不乐意,我们也可以走流程”,莫澜清轻描淡显道,“不过到时候就不是县衙,而是省衙了。”

“就凭你?”钱有势气笑了,他可不信这人能行。

莫澜清只是淡淡道:“你可以试试。”

“爹,我们走,让他去告!”钱有势转头朝着中年男子道,却见他面色全白,肥胖的脸上是恐惧,磕磕绊绊道:“好,我给。”

“爹!”钱有势根本不敢相信,他爹居然同意了?他爹不是最为吝啬吗?而且居然将这钱给这个垃圾?怎么可以!

他还想说话,中年男子却吼道:“闭嘴!”

这话让钱有势愣在了原地,中年男子说:“如今我手上没有这么多的银两,待我回去后,再来算清。”

莫澜清点了点头,嘴角是温润的笑意:“自然。”

看到这人嘴角的笑意,中年男子对心中的猜测更是确信了几分。这人一定不是普通人!连他的对家都不清楚他产业的年收入,为何这个男子可以轻描淡显地说出?

若只是一次他还可以以为是巧合,但他不止知道钱氏煤窑的收入,更让他恐惧的是,之前他进行了笔投资,手上能活动的金额正好是百两……想到这里,中年男子背后就是一身冷汗。

祝院长看他们已经达成了一致,便笑眯眯道:“既然事情已了,公子可否离开了?”虽然先生如今还没来,但这么围着总是不好的。

莫澜清笑着说:“这是要赶人了吗?”

“这倒不是,但公子毕竟不是我们书斋之人,一直围在这里总归不好”,祝院长回道。

莫澜清点了点头,温声道:“既然求才书斋不欢迎,那走便是了。”而后告诉中年男子,银两筹全后,交到千书阁就好。

千书阁……听到这名字后,祝院长隐约觉得有些耳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而另一侧,莫澜清问白东东是否跟他一起,得到认同的答案后,两人便离去了。

直到两人的背影快消失在人群里,祝院长才想起一件事,他记得那位先生就住在千书阁!

若真是这样,那刚才的男子,不会就是先生吧?!

想到这里,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快步赶了上去,喊道:“先生请留步!”

延伸阅读

好再来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yupe.shtml
好再来家具总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南康区娟娟家具经营部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

凤凰王毛衫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ykne.shtml
凤凰王毛衫有限公司隶属山东省海阳市,本地区西邻青岛,东靠威海,北接烟台,南频美丽的黄

唛呵哆汉堡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6i2f.shtml
唛呵哆汉堡主要经营的产品有汉堡、炸鸡、奶茶、快餐、饮品等系列西式快餐美食;自成立初就

一品鱼悦烤鱼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n3yg.shtml
烤鱼美食在市场上的销量还是很高的,我们的烤鱼品牌众多,选择其中的一品鱼悦烤鱼就是一个

航星洗涤设备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6v4f.shtml
航星洗涤设备隶属于上海航星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1986年,航星洗涤机械产

羽之翼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a6qv.shtml
羽之翼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康富乐净水器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523.shtml
康富乐净水器所属公司是具有丰富的设计制作塑料模具及注塑经验的溢泰,是集产品设计、模具

润步皮革清洁养护连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nd00.shtml
北京润步皮革清洁养护连锁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是北京市同类行业创新推出正

金福生珠宝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69tf.shtml
金福生•品牌文化/BrandCulture一生福气,从这里开始,金福生珠宝。金福生珠

肯德制冷设备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gxsf.shtml
湖南肯德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专职研发、制造及销售制冷设备的企业。本公司已顺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星天狗传之谢婉婉的谋划

    随着苏氏回到了顾家三房嫡母住的安然院,苏氏一进院,就搂着顾佳苑,直呼心疼。顾佳苑在苏氏怀里,心中一阵阵的暖流涌过,这苏氏是当真爱极了顾佳苑啊。顾佳苑思量了一番,决定还是向苏氏透露自己灵根变异的事情,也省的到时候拜入宗门的时候不好应付。察觉到了女儿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苏氏忙关心地问:“苑儿,可是身子有什

  • 天才相少贾瑞发誓悔前生

    贾瑞提及祖父代儒,想起昔日里谆谆教导,当时认为是如何唠叨如何令人烦恼,现在想来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可惜现在已经听不到了。想着想着,悲从心来,更加的哀嚎不已。“大人大发慈悲,救我一命!”贾瑞有病乱投医,遇到谁也是这句话。他身子爬行过来,一把抱着贾文的一条腿,如同抱着一棵树,抱着满满希望一般。贾文眼圈早已

  • 月上星第五章在线阅读

    慕容雪从房间走了出来,大声说道:“现在我要看电视,请你按照条款避让。”杨逸晨没想到报应来的那么快,刚签下条款还没有几分钟就开始施行了,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信,杨逸晨顺从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我的房间在哪?”慕容雪手指一个房间,杨逸晨就从他身边走过,然后进入房间,开始整理,房间只有一张床,和一

  • [火影]来不及解释,快上车!在线阅读第六节

    看到众人不再是昏昏欲睡的样子余湛松了口气,吴浩和余淼已然被汗水浸透了衣服,只是吴浩没这么明显而已。众人没想过,睡个觉居然睡出生死相隔的感觉。啊!!!正当众人准备松口气时隔壁传来惨叫声。与此同时还有各种打斗声。“怎么回事?”这莫名的惨叫声搞得众人一阵恐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余爸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做的第

  • 重生的异界之路第6章在线阅读

    马里斯比利的脸上的微笑一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完全属于时钟塔君主的营业式假笑。“言峰……绮礼,是主持本次圣杯战争的教会神父吗,请问您和本次裁判言峰璃正神父有何关系?”“正是家父。”言峰绮礼毫不犹豫地回答,两眼却直勾勾地盯着对面正吃得嘴角都是蛋糕渣的所罗门王。大概是因为今夜战斗已经结束的缘故,所

  • 独生浮华之再遇盛安志

    纪晴跟着工作人员到了酒店,对方拿出已经打印好的合同让她签字,又问她是否签了什么经济公司,纪晴摇了摇头。她不过是个刚刚出道的新人,还没来得及和经纪公司签约就得罪了韩总、被全面封杀了,事到如今也不知算是幸还是不幸。她拿过合同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对方收好合同后又帮她办理好了入住手续,领着她去了房间,给她介绍

  • 斗罗大陆之龙盘虎踞之求救

    天阳在电脑上的系统代码的海洋中游荡,他的大脑在疯狂的吸收这些数据,然后过来大约3分钟终于全部游览完毕电脑里面的系统架构和代码架构。天阳大脑的记忆深处充满刚才吸收的知识然后快速消化并化为己用。天阳的大脑内出出现了一个有电脑代码的一道道线条。中国某科技研究中心一个大约30多岁的中年人问道:“组长,我们被

  • 都市之万界最强店主在线阅读第3节

    因为陆宝宝生性有些胆小的原因。这栋别墅是没什么佣人仆人的,都是隔三差五的才有人来清洁护理别墅。所以一般都是陆宝宝的妈妈,也就是陈静雅在负责陆文豪与陆宝宝的饭食!我是看见妈咪一直在忙活,本来是准备去帮忙来着。但是老妈却说,宝宝你就在客厅等着就好了。不一会儿老妈就端上来了香喷喷的饭菜。这种温馨的场面,我

  • 妄想系日常卜事道士

    长安城热闹非凡,不管任何一个时节从来没有影响到过这里的人流量。张云清从一个角落走了出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能也没人想知道。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是自由的味道。倒不是说之前他没有自由,他所说的自由是心灵上的自由,任何一个人背了五十亿债务估计都难以自由吧?虽然是五十亿冥币,但也不

  • 特种兵:我,安然老祖!不知羞耻

    是谁?徐熙然的脑海里闪过一些什么,但是快得让她来不及抓住,陆晋学就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大步走向了浴室。听着从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徐熙然有些彷惶。“进来。”陆晋学的声音响起。徐熙然立刻慌慌张张的翻身下床,忙不迭的推开了浴室的门。朦胧的水雾包裹着一具比例完美的男性身躯,而这个身体,前不久才和她翻云